[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又到莫谈国事时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诗、人】
·枭眼看世之二十一:坚持自己
·眼看世之二十三:狱中补读未完书
·梟眼看世之五十二:怕死者說
·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枭眼看世之六十:宝盖下面一群猪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到莫谈国事时

   电影中,解放前我党干部与地下工作者的接头地点常常定在茶馆酒楼戏院等大众场所,墙头常常有“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标语字条,说明在国民党蒋介石的独裁领导下,人民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力,国统区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当今中国,号称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而报刊电视等传统媒体垄断经营,处处设禁,动辄犯忌,而且在“象风和水一样自由”的网络虚拟世界里,几乎到处都有“莫谈国事”的规矩。如刚才在著名的故乡网站就见到了这么一条告示,主题是:请大家留意言论尺度:

   “时近某个特定日子,又加上十六大在即,论坛压力陡大,故乡有请大家配合,言论上多多克制,多多包涵,谢谢大家。下面几个论题的贴子请大家不要再提:一、文革。二、国家领导人,无论是否在世。三、言论自由(很多论坛开始帖子审核制度,必须审过才能发出去)。四、政治体制、合法性。大家还是多放松些吧。故乡谢谢大家的爱护了。另外,为保证安全,通过检查,有些以前贴子可能会被删除。请大家原谅”。

   看得我直冒冷汗,不知今夕何夕,仿佛时间倒流到了解放前,倒流到了清朝、明朝、乃至“群儒噤声”的秦始皇、“道路以目”的周厉王时代!

   提醒一下故乡管理员,“六x、xx功”也是犯忌话题,不宜多提的哟。

   固知眼下非说真话之时,中国,非说真话之地。而老枭天生倔脾气,不让说偏要说,想骂就骂,该赞就赞,字字句句,皆从肺腑中流出。原因嘛,有激于诗人正义感社会责任感的一面,也有好玩好斗的一面。

   小时候也曾经那战天斗地的峥嵘岁月,又在江湖上闯荡了大半辈子,交友无数结怨也无数,与人斗,其乐无穷啊。而今老了,不想惹麻烦了,但真有麻烦要惹我,那也不怎么怕:老子只不过说说真话,表达内心的思想,犯了谁家王法?生平待人接物为人处世,只认定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八个大字。既使是错,也错得光明磊落,既使是恶,也恶得堂皇正大!

   不料,未犯王法,却犯了某些人的忌,居然诬我以此谋求“名利”呢。剑虹君仗义出手:“以他的智商,想来不至于如此缘木求鱼——这些文字在现政条件下,除了可能给自己惹来麻烦(早30年,早成“右派”或“现反”了),能带来什么实际的利益?”。

   在现实世界求各求利,却并非“忽驰鹜以争逐兮”,夸父逐日,欲火焚心,而是“缓步从直道”,步态如秋,正道直行,顺其自然,似追非追。钱虽无多,生活逍遥无忧虑;名虽不大,师友圈中姓氏香。无论怎样愚蠢,不会为网上虚名,作扑火飞蛾吧。

   又有沈略先生,鹦鹉学舌,祭起“莫谈国事”的老招牌,指我的杂文“没有建设性意见”。网民剑虹与和尚之花等,出来代为辨护。几位攻防招术,颇有意趣,略录于左,一供共赏,二为纪念:

   剑虹:高明也好,幼稚也好,大家都有发言的权力。如果因为“没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就不能说,那么世上人多要装哑巴做文盲了。当街强奸的歹徒之所以得手,大约就是因为观众们自忖未必是歹徒的对手。但是如果所有人都能够简单又低级地大喝一声:“住手!”,虽然不是什么“建设性意见”,也未必多么”彩笔独存”,那歹徒总不至于那么顺利地实施阳光下的罪恶吧?如果因为自己准备拿出一点“建设性的意见”而在积极准备着,也还值得敬佩。如果自己用沉默昭示着自己可耻的自私,还要拎着棒子告诫别人闭嘴,那么。。。。。。。那么我该说点什么好呢?我又不会骂娘。

   和尚之花:知而不言,言而不尽,不是中国人值得骄傲的优良传统。让所有人把自己的想法都亮出来,让真理和谬误在阳光下对垒,这才是一个民主的现代的国度所应该拥有的精神。难道十四亿人一个声音一个脑袋,竟然是好现象?文革,不正是从压制不同声音的“阳谋”开始的吗?

   沈略:挂块“国事莫谈”的牌子难道就真不关心国事了?若改天我签上“人民救星”,就真成人民救星了?背上插根“我很清高”的草标的人不见得清高,他若真清高,视一切为浮云何必在论坛上窜下跳,把一篇帖子发的满地都是?有人当众强奸,比起沉默的多数来,大喊一声住手倒也算勇气可嘉。但若这个人在暴行结束后(暴行是自然结束的,并走完了全过程,这点是可以肯定的,从未见暴徒有惧怕喊叫的),逢人便吹嘘,自己如何如何清高,歹徒邀请他一起强奸,他都一一拒绝了;并说自己是多么多么的勇敢,喝止了暴行(在他看来或许是喝止,但说不定在暴徒耳朵里就是种美妙的充满刺激的伴奏也说不定),自己是个勇士,而且是见义勇为的天下第一勇士,谁谁都比不上他。这种行为难道不比吃条粪龃恶心么?

   芹圃居工:说得好。其实东海一枭以骂来出名的本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其中数沈略最为有趣。他关于“莫谈国事”的狡辨让我想起《墨子》里一个故事:

   “有人问墨子:‘你总是强调互爱博爱,世人也没得到你啥好处。我不讲,世人也没受到我什么坏处。你虽嘴上说个不休,却无实用。这样,不见得你好在哪,我又也不好在哪。’墨子答曰:‘例如一家房子着火了,张三打算提了水去救火,李四喊着要拎油去浇,让火烧旺些。他们两人之言虽然还未变成行动,可你说说看,哪个对,哪个不对?’那人说:‘当然张三对,李四不对’。墨子笑了:‘你我两人,不就象张三、李四一样吗’”。

   从这个故事可见,思想和语言是行动的基础。而且,有些时候,语言就是一种行动。签上“人民救星”,当然成不了人民救星。在论坛上窜下跳,与是否清高关系不大。茶馆论坛高挂“国事莫谈”的牌子,有他们的难处。而一个自由身份的网民四处大喊:莫谈国事,纵非帮腔,说你“不关心国事”,不过分吧?

   至于暴行结束、老枭争功什么的,只能说此君脑袋已彻底酱糊、不可救药矣。呵呵

   2002、6、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