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河南省嵩县车村乡车村镇有关干部必须受到严惩!

   老枭生于山村,长于江湖,深深了解和体会底层民众的艰难困苦,老家的父老乡亲,至今仍然困在重重大山脚下,受着无穷尽的压迫和煎熬。每当看到听到贫苦百姓受欺受辱的消息,我感同身受,常常气得象老朱一样拍桌子捶板凳,恨不得大权在手,对那些作威作福欺民辱民的混帐东西王八羔子实行公平报复,让他们也尝尝老百姓的滋味!

   上午在青梅煮酒论坛看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怒,随手跟贴:杀掉他们!连写七杀字。杀人魔头张献忠的七杀碑曰:天以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以报天。这些号称公仆的大大小小的贪官恶吏,贪墨、挥霍着大量的民脂民膏,不但不思报答,反而以欺辱人民为乐,实在是太该死了!

   有人宣扬网上虚假信息太多,我不以为然。无论如何,比起报刊电视,可信度总要得多吧。例如这篇贴子,凭直觉和经验,我相信百分是八十,不是空穴来风。不过,冷静细想,我的跟贴是过于激愤了。怎么能杀得完?那又要杀多少人?杀,除了解一时之气,解决得了什么问题呢?

   同时,在指责那几个小镇干部的同时,我们更应该问几个为什么:为什么大大小小领导干部都成了坏的或比较坏的?为什么党纪国法约束不了他们?是谁纵容他们为非作歹,连无品级不入流、稍有点权力的小官就管得了的小小乡镇干部都可以如此为所欲为?那些位高权重、无人能管的封疆大吏、朝廷重臣,岂不是更可以无法无天了吗?

   总有人以为上头经文包括老和尚大都是好的,是下面小和尚把好经念歪了。岂不知,和尚级别越高,嘴越易歪、心越易坏。而某种经文总是允许甚至鼓励小和尚往歪里念,经文本身肯定有问题。

   大大小小的官帽儿,都是上面封赏、恩赐、委任的,或者凭金钱女色贿赂从上面买来的,当然不可能真正为百姓着想、为人民服务,只要对上面负责、把上面哄好就行了嘛。

   只要老百姓没有权力选择自个公仆的现状一天不改变,公仆们欺民骗民辱民压民的卑劣行径就一天得不到有效的制止。杀掉旧贪又有新贪,除掉旧恶又生新恶,前腐后继,无穷无尽。

   在根源不绝、制度未改的情况下,贫弱人群蒙冤受屈了,如果不愿触犯国法武力报仇,又不甘忍气吞声,只能踏上漫漫上访路,寻求法律、舆论以及更高级别的权力的同情和支持。伸冤的希望还是存在的,如果反方位不高钱不多势不大的话。

   贴中反方不过是几个小镇干部,好说。如果是我,先想办法摘掉他们的官帽儿,待他们成了平民或罪犯之后,再找个机会,或破其家,或亡其人。至于具体什么办法,多得很,或利用金钱或利用权力或动用关系或诉诸法律,还有美人计呀意外事故呀,自个想去吧。

   拙见仅供贴主参考。免费再送一句话: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东海一枭2002、5、28

   附:在光天化日之下 (2千字)发信人:愤慨

   昨天上午一上班,便接到同学电话,声音急切:“家里出事了,你赶快下来,我在你单位门口等你。”我心里一惊:会是什么事,莫非小兰跳楼了?我赶快起身,向同事交待了一下,拎起包就下楼来了。 小兰是我同学的老婆,两个人过日子一向磕磕碰碰的。有次两个人吵了嘴,小兰爬上窗台要挑楼,被我同学拦腰抱住,未能如愿。 我急匆匆地到了单位门口,看到同学在那里来回走动,拿个手机在不停的说着。等他停下来,我问:“出了什么事?”“小兰回娘家被人打了,现在送到了人民医院。”“怎么回事?”同学愤慨地说了大致情况,接下来我也愤慨了。我们马上打的到了人民医院。 我们在一辆车里看到了小兰。小兰躺在车座上,赤着双脚,衣衫凌乱,面色由于极度悲伤和激动变得凄惨不堪。小兰的腰被打坏了,不能动弹,胳膊和腿上都是淤伤,左耳的听力也损坏了,两只脚的大拇指居然被两根长刺横穿而过,现在还牢牢地扎那里!内伤,还不清楚是不是有内伤!我们把小兰抬下车,用医院的床车把她推到了外科急救室。这时候小兰哭了,浑身开始抽搐。 小兰的娘家在河南嵩县,久居了省城,前些天回家探望。刚好当地一个镇子开物资交流大会,小兰的妹妹做服装生意,小兰无事便和妹妹在镇子里支了摊位卖服装。 前天是星期天,到了下午,镇子的党委书记、镇长等一帮领导,浩浩荡荡地从县城度完两天假期打道回府。镇上的大部分领导家都在县城。车队路过了小兰妹妹的摊位,事情就出来了。 当时小兰的妹妹可能因为心情比较好吧,也可能闲着无事,在用手拨弄路边新栽的银杏树苗,她用手把树叶拨过来又拨过去,觉得挺好玩。这些银杏树苗大概是镇子里的绿化树。小兰妹妹的这些动作被车里的人看到了,车子就停了下来。然后是所有的车都停了下来。镇子的一群领导就围住了小兰和小兰妹妹。这些领导里有镇书记、副书记、镇长、副镇长、派出所所长、副所长等等。 副书记手指着小兰妹妹厉声吼叫:“住手!不准动这些树!” 小兰妹妹很惊讶:“我只是用手拨拉了几下啊!” “那也不行!这是破坏!” 小兰妹妹是个倔强的女人:“我没有破坏,我又没有折树苗!” 大概这个副书记气势汹汹:“还敢顶嘴,把她拉到派出所去!” 于是一帮人推搡着小兰妹妹,要把小兰妹妹拉到车里。小兰妹妹高声喊:“我没有犯法,你们干吗要让我去派出所,我不去!” 小兰当然要去护她妹妹,“你们还讲不讲道理,我们犯什么法了?” 两个女人居然顶撞了这些土皇帝,这还得了。“打!”副书记一声令下,父母官们一拥而上,对两个女人打出手。可怜的小兰,就这样被打的皮肤青肿,三次被抛到路边坡下的荆棘窝里,两只脚大拇指上都被半寸长的荆刺一穿而过;而她的妹妹,被那一帮镇上的父母官生是摁着头捆住脚塞进了车子,拉到了派出所,被罚跪,被恐吓,被拘留,被逼着写检查。 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围观的群众约有500-600人,头顶上是光天化日,镇书记站在人群外在那里冷漠的看着,看着他的属下疯狂殴打两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 这就是一群父母官的作为吗?落实“三个代表”的精神,他们天天都在说,电视上天天都在讲,他们就这样代表老百姓的利益吗? 围观的群众愤怒了!他们围住车队长达5个小时。至深夜,他们仍然聚集在镇政府院内,为小兰和小兰的妹妹呐喊。小兰的妹妹被放出来了,在小兰亲属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派了辆车把小兰拉到了郑州。 小兰现在正检查治疗,伤情还有待进一步检查。

    因为我心中被愤慨充满,所以就写出来这件事情,发在这里,让大家讨论。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发生的时间是2002年5月26日下午5点左右,地点是河南省嵩县车村乡车村镇,参与殴打小兰和小兰妹妹的是车村镇副书记马跃伟等乡镇一群领导。 输入时间:2002-5-3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