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围城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围城

    近几年来,感觉与周围人们的心理距离愈来愈远,包括一些以前极要好的友人,包括自己的亲人乃至爱人。

    在这个时代,一个优秀的、有思想的男人,注定是孤独的。有人告诉我。

    人们都疯狂地奔走在充满魅感的钱途上,处心积虑、千方百计挣钱、挣大钱,然后或潇洒或吝啬地化掉,化在房子、车子、位子上,化在歌厅舞榭酒楼里,化在小蜜小姐二奶身上。

    老枭也勉为其难当过多年小老板,持筹握算,日与孔方兄打交道,可就是对它爱不起来。袁枚诗曰“解用何尝非俊物,不谈未必定清流”,钱这玩艺,确实缺它不得,老枭出身贫苦农家,深知何堵物的可爱可宝贵。可要我为追求它费尽心机,视之为人生唯一而终极的目的,实在做不到。

    物质享受是无止境的,既使拼命成了国内富豪,与发达国家富人比,依然普通小市民耳。世人为物欲所驱,终生孜孜兀兀驰逐不休,不亦悲乎。乃于去年底急流勇退,移居hz,当起了隐士。读书、写作、喝酒、出游、接明访友,忙得不亦乐乎,学会电脑后,常常网上一逛就是几个小时,日子过得飞快。

    已置了三套房子,手中也有不少余钱,如相机作点妥善的投资,一家三口,过普通小市民生活,绰有余裕矣。老枭于物质生活向无奢求,衣食丰足,书酒无缺,足矣。既使在商场摸爬滚打那几年,除了必要的应酬,我也不涉足那些高档的娱乐消费场所,对风尘女,更是远而避之。

    如此隐居生涯,真乃神仙之福啊

    然而好景不长,家庭战争也开始并逐步升级了。

    爱人yz氏,是在闯荡天涯时相识的。她出身于工人家庭,不会歌不会舞,二十五岁了,还没真儿八经谈过恋爱,令我惊叹:这时代居然还有如此纯情的姑娘?而且是在声色犬马的大特区。遂一拍即合。我到特区二年,钱也赚了一些,可左手来右手去,一人饱全家不饿。而现在不同了,要结婚,总得有房子吧。乃携女友和余款,到广gx办了一家小公司,夫唱妇随,朝出暮归,齐心合力干了几年,房子、票子都有了。

    老枭是个设出息的汉子,在老妻督促下勉为其难,为金钱奔波多年,心血已耗尽,该退出江湖,享把清福了吧。

    到hz后,也申办了个wh公司,原定交由老妻经营。不料她作作助手敲敲边鼓可以,上弟一线,份量尚嫌不足,半年多来,一事无成。乃逼着老枭重新出马。老枭走投无路,乃策划了一个筹建zhdsy的方案呈交有关部门和领导,却泥牛入海无消息。我也就顺其自然,懒得刻意再去官府仰人鼻息看人脸色了。

    夫妻予盾因此而起。老妻事事与我唱反调,给小孩买个小玩具,意见也无法统一。

    她反对我上网。我不是那些中学生,上网是为了玩游戏看小电影黄色图片闲聊瞎侃。我是为了读书写文章与网友交流思想心得呀。这与老妻设有自已的爱好和精神生活有关。我芷书几万,她未翻过一二;我创作了大量新旧诗、散文、杂文,她从来不屑过目。有时我想,她就是喜爱看小说搓麻将也好呀。

    她反对我谈政治写政论文章。我无意从政,但对于社会上官场上的丑象和弊端,对于现存体制存在的诸多问题,无法保持高雅的沉默。抨击时政、抨击假恶丑,是因为热血未冷,希望犹在,是因为我对真善美、对我们亲爱的祖国和人民爱得真诚,爱得深沉。我希望我披肝沥胆、血泪交凝的声音,能汇入自由、民主的时代大潮中去,为社会的进步、文明的弘扬、民族的富强略尽绵簿。而且,我相信经历了八十多年风风雨雨的执政党的政治智慧,文字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然而老妻无法理解,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

    常常中宵独坐书房,一盏灯,几瓶酒,真乃: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事事伤心啊。

    我不明白,同床共枕十几年了,老枭的豪迈豁达、谈泊孤高,竟不能影响最亲近的人?

    老枭自诩当代一流人物,商海十年,未沾染一点大多数商人难免的奸作、圆滑和庸俗。可谓:“处世何妨一点傻,持身能葆十分真”。为了远方那束信念和理想之光,我不怕与整个世界对峙。只愿枕边人能敬我爱我支持鼓励我。

    我真羡慕鲁迅,在那凄风苦雨的时代,暗箭频飞、荆棘处处,却有志同道合的许广平,携手并进。我甚至羡慕北京的lxb、贵州的hx,尽管他们历尽风霜,却有一个红颜知己,站在他们身边,做他们最坚强的支撑。

    从前那个贤慧乖驯的好妻子哪儿去了?代之以一个蛮不讲理、自以为是、目光短浅、凶狠俗气的小市民。从前她笑我小农民,我也笑她小市民,没想到一语成真。

    钱仲书将婚姻喻为围城,这段日子里,老枭是充分领教了这围城的恐怖了。然而我已无法突围了,因为,“小皇帝”已逐渐懂事了,因为为夫为父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我曾深深爱过依恋过这个三口之家。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祈求,时间你走快些,让我们早点老去吧。

    心痛欲绝,心痛欲绝! 输入时间:2001-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