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关于深圳示范区(外四则)
·东海态度(九)
·极权主义四民
·防民如贼即民贼
·正见的来源
·关于不谈政治(二)
·东海态度(十一)
·东海态度(十)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去年八月,以《国家主席竞选书》的形式,吐露了我积郁已久的对国家、民生的深重忧思,以及对我党的深切期望,文尾幽了一默:凡投我一票者,皆有望获一顶乌纱之帽。本主席言出法随,绝不失信于天下云云。该文一出,轰动网络,几个月来,通过跟贴、伊妹儿收获了大量的支持和“投票”,得到了包括余杰在内的大批知识分子的声援,不论自由主义还是民族主义,左派还是右派,对我的“竞选纲领”,都是赞同的多,反对的少。据说此贴还引起了安全部门的关注,暗中对我进行了调查(近几个月来,信件常迟到、电邮常出故障,电话、手机也有被窃听的嫌疑。昨夜澳门友人来电,就无故断了两次,且杂音很大)。还为此挨了一位老前辈一顿好“骂”。

   支持声中,网友憨豆先生的意见,颇有代表性。他在《东海一枭竞选国家主席?我投一票!》中写道:

   “看了老枭《国家主席竞选书》,老憨大加赞赏,有志献身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热血青年,都是中华好儿女,何况老枭德才兼备,有治国雄才大略。为什么老憨要投他一票,而且号召国人投他一票?因为老憨看得出,如果老枭当选,至少有几大好处:

   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由于老枭邀请台湾各党派参政,台湾各党派也有当选国家主席、上台一展身手的机会,大家都是中华民族的主人,对台湾人来说实在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美事,鬼才闹台独!连阿扁都有机会到大陆当总统,除非阿扁是变态鬼,否则赶快声明:“俺是中国人”。 二、中国历史杜绝了农民起义。老枭对农民好,农民真正享受国家主人的待遇,体会到当家作主的甜滋味,虽然一时穷了点,心里也是热乎乎的,还谈什么官逼民反,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三、贪官少了。由于财产公开,新闻自由,舆论监督,监察机构齐备管用,大大减少了贪官,人民气顺了,国家有希望了。 四、中日美三国真正友好了。小日本和美国对中国不会另眼相看、指指点点,和民主的中国拉近了距离,中国将得到西方发达国家大力的援助,中国不再是民主世界的孤儿,有了很多同道者。 …… 虽然老憨投老枭一票,但要声明,老憨不希望老枭当选后封我什么长之类的头衔,只要求老枭当平民主席,不要一朝发达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就看不起当初的难兄难友了,如果真是这样,老憨可要游行示威静坐罢工,你老枭也动用不了军队镇压,坦克也压不到俺,俺怕啥?”。

   仅仅在网坛上,多数时候旋贴旋删(国内),就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如果此贴能在传统媒体公开发表,如果我真有机会参与竞选,支持率一定非常可观。撇开政治观点、竞选纲领不谈,凭老枭雄辩的口才、广博的学识、青春的活力、英俊潇洒、虎视龙骧的风采,就将风靡九州、尽占上风。哈哈。至于海外民运头子魏京生等,纵有机缘,也非对手。盖他们对台独、疆独、藏独的同情、支持以及帮联制等主张,为大多数国民所反感,而且经我党多年来无微不至的丑化,他们的名誉、品格早已破产,要恢复,大非易事。

   当然也遭到了不少网民的嘲讽,被戴上“政治狂人”、“一代狂人”之类帽子。猫眼看人的波罗网友一针见血地指出:“太狂,太疯,个人英雄,老子天下第一。由此肯定不能成为一定组织。有关部门认定你疯疯颠颠,会叫的并非最厉害。品牌名字就带有精神病倾向。既然是一枭,谁都不怕,则别人都怕你。读者也可能有同感。如此看来,东海一枭,怪诞侠客,会阻挡你成为领袖人物,自毁前程”。

   好在我绝无政治野心,无意成为什么“领袖人物”,所以就谈不上自毁前程啦。我想起了米卢。从媒体上看到,在“十佳球员”颁奖典礼上,当米卢接过专门为他订做的玉石国际象棋,见他的形象被做成国际象棋中的国王时,脸色大变,大叫“NO.NO”、“这个玩笑开大了”,一脸惊恐,甚至愤怒,并质问央视主持人,幸亏主持人灵活,岔开了话题。

   在民主、法治社会,在现代文明人眼里,专制的“国王”,不是什么好角色。而平民主席,则极不好当---要看人民脸色啊。象克林顿,玩个把女人,弄得天下人笑话,多没面子。我有书有酒有时间有自由,不必愁衣食,不必看人脸色,想找什么女人就去找(只要瞒着老妻就行),何必去遭那份罪负那份沉重的责任? 写到这里,有网友qq响起,告我奸坛又有人含沙射影地“骂”我,要来其文一看,大翘拇指:骂得好骂得妙骂得呱呱叫:

   “近来不断有政治狂徒叫嚷要当国家主席。国家主席这捞什子有什么值得念念不忘的?中国的国家主席早被一帮子臭虫给玩臭了,臭得不可近前。第一个主席诛人数千万,诛心十多亿,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权势专坑朋友,值得我们这些人效法么?第二个主席靠拍马屁起家,却落个不明不白的死,他的惨死证明了,主席这玩艺其实贱得很。第三个主席充其量是个摆设,是别人捏在掌心的一颗棋子,傀儡而已。第四个主席证明当主席是反熵的,只要会扎堆,低智商的、半白痴半奴才照干主席不误。第五个虽有吕布战三英的帅哥劲儿,但那满嘴谎言,配个皮笑肉不笑的熊样儿,只叫人恶心。综上所述可见,国家主席这事,政治流氓干过,马屁精干过,弱智儿干过,伪君子干过,已经堕落成一标准娼妇名牌,一恶人骑,值几个小钱?”-------杜导斌《作泼皮,不作主席 》

   我不讳言艺术野心,若无意外(被诬被抓被关被蒸发什么的),二十一世纪的民间诗林(诗词界)思林(思想界)双料盟主,非我莫属。眼下嘛,无事可干,躲到网上说几句真话实话,总可以吧。

   居然,似乎,也不太可以。首先受到网管限制,老是被删被改。咋天一篇《我为啥未遭“封杀”》的贴子,在天涯关天茶舍就被删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两首有关时事的七律,在某网站被砍后还遭恶毒冷嘲:“比如枭兄,完全可以冲上街头派些传单爽一下,负责的是你个人。网站和你不同,对你们网上言论负责任的,是网站…”。

   我为给网站监管人员带来恐惧和麻烦(删贴的麻烦)致歉。老枭天生胆大,却不鲁莽傻冒,不至于拿两首诗上街派发,既使不遭警察干涉,也将受到路人笑话。而且,以此逻辑,我也可以斥问鲁迅为何要躲在租界写文章?可以指责孙中山、黄兴等等等为何逃亡海外?他们为何不冲上街头派些传单爽一下?同时,我并不认为冲上街头派传单比写文章效果一定更好、影响一定更大。我有贴文权,你有删文权,确有不妥,删去就是了嘛。

   其次老受一些人的嘲笑指斥。有人以为网上空话,无济大局,无补现实,无用于老百姓。或劝我深入农村工厂了解民生民情,或责问我,既然那么同情弱势群体,帮哪位老区农民、下岗工人解决过什么具体困难、送过多少温暖、做过哪些实事?

   很惭愧,我都没有。无力为国家、为底层民众解决什么具体的问题,无力也不敢抢过各级领导的“专利”,逢年过节送温暖。我只是一介布衣,一个小小的自由知识分子,我只是不愿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写违心的文章,同时,努力发出真实、内心的声音来。有没有用,大用小用,尽人事听天命吧。但我还是相信,真话,对改良社会、建设国家,对执政党,都是有用的。真话是有力量的,有时,真话真言本身就蕴含了行动的品质,就有“行”和“做”的意思。历史上,只有最专制反动的独裁统治者,才害怕人民说真话,才会对胆敢说真话者千方百计打压、封杀,从精神到肉体进行迫害、消灭!

   对于我这个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的人,对金钱欲望渐趋淡漠、对权力的龌龊极端厌恶的人,只对美酒、美色、奇书、奇石兴趣浓厚的人,不论是专制国王还是平民主席,两个头衔都缺乏大引力,如果要为此奔走呼号冒险犯难,就更不值得啦。请老江、小胡、小曾等现任以及下任下下任主席们,也请国家安全部门放一百万个心。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精力和民脂民蒿啦。哈哈,哈哈,老枭这就去也…

   2002、5、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