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象挣扎于浊浪狂涛的落水者碰到了一根稻草,就紧紧抓住;象跌撞于黑暗旷野中的失路人,发现一点渺茫星光,也情不自禁地发出欢呼;又象饿得脸皮发绿、双眼发青的乞丐,见到野树根观音土,明知毫无营养,甚至有毒,也会狼吞虎咽吃了再说…。

   日前偶从《羊城晚报》看到山西长治市委书记吕日周的事迹,空谷足音,令我大失常态,颤抖着迎上去抛出一篇《热烈欢呼吧:中国有救了》的短文,那稚态十足、傻气万分的样子,成了网上笑柄,有人对老枭的眼光、学识乃至品格起了疑,有人还提出要为学贯中西的我在社会学经济学法学等等方面补课。

   枭眼被当成兔眼,豹子胆被当成老鼠胆,鸿儒硕学千秋国士被当作傻蛋庸才三流文人。数月清誉、一代高名,毁于一旦,痛心哪。

   我岂不知媒体习惯作假、领导擅长作秀?岂不知报禁不开,没有新闻的独立、法律的保障,所谓新闻监督,终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我岂不知出现一两个好官对改变中国命运是没有希望的,要改变中国的运命只有希望中国的制度的改变;岂不知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才是人民之幸、国家之福?但是,在这些都还停留在纸上、空中和民主精英们的幻想中,还离中国的现实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在黎明到来之前,我仍愿为那怕一点点星光而欢呼。

   有人问,给点星光就灿烂,值得吗?答曰:值得的。那样,光明会受到鼓励,越来越多、越盛、越大胆;就会让黑暗知道人心向背,从而不敢太放肆,并渐渐后退、避缩…

   长治,只是大中国山西境内一个小市,作为一个小地方长官,老吕毕竟无法超越整个体制环境,无权对新闻立法。平心而论,在现行体制、政策所允许的范围内,吕日周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他强调:只有人民决定干部命运,干部才会对人民负责。他所推行的党内党外一齐公开监督政府工作的方式,全国罕见。对于监督对象和领域这一敏感问题,他明确表态:除涉及国家安全、军事机密,从市委书记、市长做起,任何人、任何单位都必须接受舆论监督!

   而且,老吕没有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而是付诸实际行动,体现在他一则则铁面无情的批示和当地媒体一篇篇揭丑揭恶揭阴暗面的报道上,体现在被监督对象大骂“糟得很”和人民群众的高呼“好得很”上。

   因此,我才会说,如果推而广之,“在整个中国,不允许有不接受新闻监督的单位,不允许有抵触的个人”,如果真能那样,人民有福了,国家有望了,共产党也有救了---它就真的无愧于三个代表了!

   既使是做秀,是炒作,也值得肯定,也好过地方专制一手遮天,毕竟也要秀点事情炒点东西出来嘛。大富豪施舍一万元不希罕,小气丐拿出一毛钱,值得称赞和鼓励呀。再说,老吕自身若不清白,敢如此“炒作”吗?左左右右网友说得好:“他若明哲保身,他有必要如些得罪官场的人吗?对一个为民办实事的人,一个敢为天下先的官员,我更多的是敬意,因为官场若有多些人这样,民众便还有地方可诉说,一些事情还有可改观的一日”。

   “幼稚”、“愚昧”之讥,所不敢辞。实在是害怕自己和子孙在这黑暗的垃圾箱和大粪坑里生活下去啊。见到一丝亮光,不管是真是幻,忍不住欢呼出来了。象人说的,三年没见女人,老母猪也迷人。算旷得太久,自慰一下吧。呵呵

   一官廉洁没有用或作用有限, 但一千个, 一万个呢。我是改良派,非常希望体制内老吕(日周)、老朱(镕基)之类的人能多一些,与体制外知识分子和全社会共同来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

   常恨自己人微言轻能小力薄,无法冲冠一怒拿云起,手挽天河洗神州,彻底改变可恶可怕的现状,还我朗朗乾坤。一想到自己要在这种虫蝇纵横的粪坑里生活下去,我就忍不住“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但我总是不甘逃避、独善,不忍袖手旁观,总想为清污除臭呐喊几声,做点什么。我仍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如果体制内外愈来愈多的人,都来呐喊几声,做点什么,或许,会起点作用吧。就象《汉语文学》黎正光兄在《致一枭先生》中所写:“我们应该关心生存环境,就象关心我们的写作环境一样。每个公民都有自己的权利与义务为社会的进步与文明做点事。唯有如此,中国的国民素质才能进一步提高,中国各方面令人不满意的现状才会得以改变。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虽然漫长,如果加入到量变过程中的人越多,质变到来的时间就越快”。

   数月苦搏,好不容易收获网上的一点名望,毁在吕日周这小官儿身上了。不过,我无怨无悔。呵呵。

   东海一枭2002、4、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