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在命运之上(组诗)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 遥
   
   是漫漫苦役之后
   镣铐自动脱落
   仰天一笑

   蓦地发觉
   大地就在自己脚底
   天空就在自己头顶
   命运就在自己手上
       
   
   诗 神
   
   无论陋室 华堂
   无论十字街头 孤峰顶上
   我都是站在你的圣殿
   随时听从召唤
   
   纵然所有的信徒都已离去
   纵然大潮淹灭了你的脚踵
   无论富甲天下或一贫如洗
   遍历人世风霜
   
   让我留下来
   终生侍奉你的身旁
   成为你的箫和笛
   向未来传播你的芬芳
   
   那是根据永恒的秘方
   配制而成
   只有少数高贵而宁静的心灵
   才能畅饮的生命琼浆
   
   坚 持
   
   在苍茫风雪在长夜
   在酒杯书丛在苍蝇结队的市场
   坚持 在世界的边缘
   在漫过所有头颅的浪潮中
   在最繁华也最荒凉的环境
   在最深的地底最高的山顶
   坚持 不回头也不流泪
   
   淡淡的 不论富贵还是贫困
   悠悠的 不论衰老还是青春
   深深的 在血液在骨髓
   在一颗小小的石子里
   静静的 不论千万年后
   会不会有一二掌声响起
   坚持: 不出现也不出声
   
     悄 悄
   有一阵风
   悄悄改变了方向
   有一个沉睡多年的
   梦 在远方某个角落
   悄悄破土
   
   什么时候
   案头的石子 墙角的碎纸
   悄悄变成了宝石 锦缎
   嘴唇未张 有一支歌
   已从心底 悄悄升起
   
   画下一枝花
   春天 就悄悄地来了
   
   把春天的火 一朵一朵
   用纸包起来
   装订成集
   供老了以后
   取暖
   
      梦中一生
   
   怀我的时候 母亲梦见了什么
   生我的时候 红光异香满屋
   从小调皮捣蛋 与流氓地痞为伍
   书剑无成荡尽祖传家业
   只好贩布卖鞋
   去当和尚乃至乞丐
   小酒馆里纵论天下英雄
   大撒酒疯 把儒冠当尿壶
   直到有一天做梦斩了一条白蛇
   醒来 已逃过鸿门宴
   好香啊 怎么天下的鹿
   就落入了我这口破锅
   
   另一段岁月 我在某座名山
   或无名山中 读尽五车书
   野心如草疯长 独坐渭水
   钓一条大鱼 或者高卧茅庐
   等一位大老板三顾
   不然就率三千弟子周游列国
   请高力士脱鞋 杨贵妃磨墨
   至于在哪一丛花中梦见蝴蝶
   或蝴蝶梦见我已记不清楚
   最后当了几天七品官 挣足酒资
   即挂冠归去 千秋万代
   做隐逸派诗人的典范
   
   时间到了公元一九九六年六月
   无边暑热中 一缕苍凉
   如暗器袭来 蓦然回首
   剑已锈笔已秃 我已面目全非
   堕落在南宁某套公寓里
   乃一介商人小小小小的
   
   暴风雨将临
   大街上尘埃不起 树的队伍
   肃立如故
   我身上某条电线
   已开始颤动
   天色阴沉如上帝的脸色
   阵云翻涌
   雷声始而隐隐继而隆隆
   预告暴风雨的确凿
   
   阳台上衣物开始飘动
   我的头发开始扬起
   许多物体将倒向地面
   许多物体将飞上天空
   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
   期待大自然的雄威席卷
   只是不知那低洼处的蚂蚁
   是否已迁移到安全地带
        
   
      瞬 间
   
   所有凋谢的花朵重返枝头
   多少隐蔽之象美妙地裸现
   一只酒杯装下汹涌的海
   一个眼神浓缩万语千言
   千年古树重新焕发青春
   万里荒漠忽然喷涌甘泉
   光明从身体深处升起
   令日月也失去或增添了光彩
   失踪已久的神就这样翩翩而来
   永恒在瞬间显露神秘的脸
   
   
    闲提妙笔开生面,独具慧眸观世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