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东海一枭(余樟法)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人的适应环境的能力是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在封闭型的小屋子里呆久了,感觉就会渐渐麻木、迟钝起来,进一步更会视阴暗为光明、以窄小为宽大,甚者大小不分,黑白颠倒。我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铁屋子里,虽然读书多、交际广、眼界颇宽,也能了解不少外面世界的信息、屋内事物的真相,却也没感觉怎样的窒息和痛苦,而且经过十余年海上风涛的历练拼搏,在物质金钱、人生经验、处世能力、人际关系诸方面有所积累和“进步”,自我感觉有时还挺不错的哩。

   堕地今将四十年,就这么稀里糊涂过下来了。尽管一直对那些肥头大耳凸肚的所谓款爷充满鄙视,但自己入仕无途从军乏缘,在老妻和弟兄、亲友们的鼓励下,还是准备在商场上真正施展拳脚大干一番-----不干无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呀。

   忽然间鬼使神差触了网,仿佛触电,仿佛睁开了第三只眼睛,仿佛体内某种沉睡千年的东西忽然间惊醒过来、尖叫起来…。感谢互联网,为我打开了一扇暂新的窗口,不但让我更加深入地了解、感悟外面世界的光明和精彩,也让我真正发现了屋子里远远近近大大小小许多事情的真相----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有社会的也有个人的。我常常一瓶烈酒,独坐深夜,面对网络,如饥似渴地移动着鼠标,并常常感受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喘不过气来的窒息!尽管早就知道自己与许多平头百姓一样,被蒙蔽被欺骗被强奸,随着目光和思考的不断深入,一种耻辱和愤怒的感觉还是愈来愈强烈!

   在这个物质至上、欲望泛滥、精神堕落、信仰崩溃的时代,如果还有所谓的希望的话,只能在网上了。新闻、舆论的真实,事物、时代的真相,思想学术的真诚,在网上。网上代表民间,网坛就是江湖。

   由于种种原因,包括有关部门恶意的误导、对新生事物的恐惧和反感,许多人对网络抱有一种可笑的偏见,老妻就曾一言定罪:网上的东西,假多真少,不可信!一些名家也颇有微词,日前读到甘阳文集《将错就错》中一篇《狗而屁之》的短文,引用梁启超讲过的一个“狗屁分三等”的故事,奋勇砸网:

   “粱任公如果活到今天,看到兴旺发达的网上文化,必然大开眼界,因为这网上文化实在把他说的所有三种狗屁都发展得淋漓尽致。前两天右边黄粲然专栏谈作家莫言的上网经验,妙不可言。莫言说:“短短的上网经验使我体会到,人一上网,马上就变得厚颜无耻,马上就变得胆大包天”。因为上网写作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借助网络厚颜无耻地吹捧自己,就是要借助网络胆大包天地批评别人”,不过莫言又说“当然我也知道,下了网后,这些吹捧和批评就会像屁一样消散──连屁都不如”。

   其实应该说,虽然都是屁,也还是有等级的。例如那些偶尔上网厚颜无耻自我吹捧的人,大概相当于粱任公说的“放狗屁”,亦即到网上“偶放一狗屁耳”;另一类是不断上网胆大包天攻击别人的,这就是粱启超说的“狗放屁”一类了;最后一类则是天天上网散布流言蜚语、专事造谣中伤泼污水的家伙,这些大概就属于职业性的“网上放屁狗”了。”

   这个甘阳似乎是“新左派”的代表人物,其实学术上是个糊涂虫大草包。因为他认为,官僚的腐败和社会的不公,其根源在于“国际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扩张”。这话与贪官落马后将自己的问题归功于“资产阶级腐朽享乐思想的影响和糖衣炮弹的袭击”一样妙不可言。

   甩句套话: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随着网络时代已经的到来,不免产生了一些负作用,如网络垃圾、网络色情、网络暴力等。一些少男少女或成人聊天室、不入流的情感、文学类论坛,确实文学成分不高,甚至垃圾成堆,但网上许多以思想性取胜的网站、网坛、网刊,则是五彩缤纷、精华荟萃,远非国内传统学术刊物所能望尘。

   常有网友要我推荐论坛,这里就我记忆所及介绍几个个性文学性思想性比较强的吧。网站:中国哲学网,中评网、魅力网、故乡文学网,汉语文学、华文网络文学联盟,凯迪网络,榕树下,世纪中国、哈酷、方舟子网站、蛮昆仑等;网坛:北大论坛、天涯杂谈、关天论坛、猫言无忌,不寐论坛、民主论坛、王怡论坛、说东道西、罕见论坛、青梅煮酒文化论坛等,网刊:中国、鹰翔、思想者、议报、槟榔园文学报、关天等,这些网上媒体,都是值得擂三通金鼓隆重推荐的。遗憾的是不少海外优秀中文网站被屏蔽了!----有关部门如此严防死守,实在是可笑复可耻!须知奇士不可辱、真相不可蔽、民众不可欺、历史不可蒙呀。

   还有网上的政论、思想名家,人数太多,数不胜数,论文采之飞扬、文笔之优美、见解之超卓、思想之新锐,许多人都达到了一流水平。他们论事则实事求是,论理则入木三分,论人则抽筋伐髓,论世则一针见血!与传统刊物上大多数隔靴搔痒、隔雾看花、半遮半掩、欲说还休的文章,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正如王怡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所说:“上网之后,我看到网络的意义并不在文学的园地,而在思想的传播。我在网上的写作迅速从文学性转向思想性甚至是学术性的写作,也是部分的出于这种理解。对文学爱好者而言,网络除了提供了一个新的成名渠道之外,没有更大的价值。至少我看不到更大的价值。网上的写作,和网下的写作没有丝毫品质和尺度上的差异。但思想性的写作就不一样了。今天的中文网络世界,我觉得已经形成了一个迥异于传媒也迥异于正规学术体制的思想空间。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以网络为主的写作者和研究者群体,和旨在寻求传播与表达的一大批民间的网络媒体。网络文学老实说拿来给传统文学提鞋都还不配。但今天网络上的思想和学术水平及其自由的品质,可以反过来说,中国绝大多数的所谓学术刊物包括各地所谓的中文核心期刊,拿来给学术网络提鞋,那也是不配。网下的所谓学术,人文社科类的,少说有60%都是垃圾。但你到世纪中国、公法评论和思想评论这样的网站去看,基本上已经没有垃圾了。”

   王怡所言也不免偏激,网络文学就比传统文学精彩高级的也不少,例如旧体诗词,网上名家辈出,精品纷飞,许多网下名家和精品,倒是“提鞋都还不配”。

   就新闻的真实性而言,其实莫言、甘阳之流的话反过来说才对:传统媒体-----从中央到各地市县的电视、广播、报刊、杂志,大部分是垃圾。不是有人说嘛:宣传部是假话批发部,电视台是大话转播台,记者站是空话中转站。

   互联网,堪称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的代表,也将是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代表,挡不住、阻不了、蔽不成,一切逆时代潮流而动的举措都是愚蠢和徒劳的,纵然一时成功,必将付出更加高昂的代价。

   感谢网络!互联网万岁、万岁、万万岁!欢迎参观东海一枭网页http://www.ehawk.org/yixiao/东海一枭2002、4、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