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庄子哲学推崇逍遥物外、超然尘俗,讲究无名、无功、无己。在诸侯征战的战国时期,学者们热心政治,奔走游说于诸侯豪门,庄子却安于贫贱,曾拒绝楚威王为请他去当宰相而奉上的厚礼,理由是:别用名利来诱惑我,我宁可在贫困中自在,也不愿受到束缚。佛道禅均主张超脱世俗名利。基督教教义也反对求名:

   “谨慎你的心!不要容求名的意念存在你的心中。基督徒一有求名的意念,便要离开神,走入歧途,讨人的喜悦,不顺服神的命令,并且要作许多违背神命的事。贪财的意念与我们有害,求名的意念害我们也不在贪财以下。每逢你想要求名的时候,就当记念主耶稣的警告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六章二十六节)”。

   那些超脱物欲的高人和只讲奉献的圣人,令人景行景止,高山仰止,那种淡泊风骨和崇高境界,非世间绝大多数普通俗人所能望尘。

   好名、求名,乃正常的人性。出名的好处太多、出名的诱惑太大啦:名利名利,有名就有利,有名就可以成为白领阶层、成功人士。有人总结出名的好处曰:

   “出名能出书,不论你是什么文化层次,知不知道写文章的一般规律,只顾大胆写就是了,实在写不成还可以让三流作家捉刀,反正名人的书不愁销;出名能当教授,只要你有名,你就有水平,你就能当教授,写小说的可当文学教授,写武侠的可当历史教授,演小品的可当德育教授;出名能赚钱,在电视、杂志上做做广告托儿,拿着某种药品说一句“确实不错”,就有十万、几十万进帐;出名能当官,说相声的能当县长,当作家的能当各级作协主席;出名能在各方面抬高自己,可以为别人的书作序,可以给报刊当顾问,可以到电视台当嘉宾,可以去名利大奖赛当评委……”

   难怪美国有句名言:宁可臭不可闻,绝不能默默无名。难怪许多人为了出名,什么稀奇古怪、卑鄙下流的招术都使出来啦。有钱的化钱买名,没钱的费心骗钱;可以骂名人傍名人,可以和名导演闹点真绯闻假绯闻;古希腊有人为出名,可以放火焚烧神庙,美国有人为了表示勇敢,一举成名,可以开枪行刺总统;中国有博士生导师为了求名可以盗名------漂窃他人的学术成果;一些港台明星以“脱”成名、以脱为荣;…

   据(1月9日《大河报》)报道,在成都一家摄影棚里,当着众多摄影家和记者的面,20岁的川妹子静静(化名)毫不羞涩地脱去所有衣物,对记者说:“我不怕同学、邻居议论,不怕男朋友分手,更不怕作品公开展出。你一定要把我的名字写出来,我想让同学明天吃一惊。明天我会因此而出名。”

   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传统十分悠久。战国时的吴起吴大将军,堪称其中的千古典范、无耻之尤。 吴起卫国左氏人,曾拜鲁国曾子为师,之后,在鲁国为将。齐国人攻打鲁国,鲁国国君想拜吴起为元帅,抵御齐国。由于吴起娶了齐国的女子为妻,鲁君心生疑虑。吴起想为了成就功名,杀了妻子,以表白自己与齐国没有关系。他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军事天才,与孙子齐名。仕魏期间,与诸侯大战七十六次,全胜六十四次,平局十二次,无一败绩。但是他啮臂誓母、杀妻求将,是一个迷失本性,惨忍寡恩的人。一生可谓求名得名、要权有权、轰轰烈烈、波浪壮阔,但他已彻底丧失人性,沦为禽兽,最终落得个乱箭穿身的下场……

   在一个注意力经济、眼球经济的时代,好名求名,原没什么不好。有的人倒不要名,不害羞,不怕臭,为了争权夺利,什么人间丑迹、恶迹都干得出来。那才是该受唾弃的。明朝吕坤说得好:“今之人只将好名二字坐君子罪,不知名是自好不将去。分人以财者实费财,教人以善者实劳心,----试着渠将这好名儿好一好,肯不肯?即使真正好名,纠为却是道理。彼不好名者舜乎,跖乎?果舜邪,真加于好名一等矣;果跖邪,是不好美名而好恶名也。愚悲世之人以好名沮君子,而君子亦畏好名之讥而自沮,吾道之大害也,故不得不辨。凡我君子,其尚独,复自持,毋为哓哓所撼哉”。

   当然,君子爱名,取之有道,不能为此失去羞耻感、正义心和原则性,搞旁门左道。所谓事有本末,男人重事业,但事业不等于名利。名利应该是道德文章、功名事业的副产品,是“末”。如上述例子,皆是舍本逐末,便沦为邪魔外道野狐禅了。

   万事可忘,难忘者名心一段。有朋友嘲笑老枭好名,然也。我确实一向重名甚于重利,且珍惜自己的名字。堕地今将四十年,名虽不大,但“自豪依旧书生气,师友圈中姓字香”。近有数家报刊约稿,要求:笔下不能太尖锐、太激进,我都一概回绝。如魔鬼教官,既是网上名家,又是某大报副刊掌门人,就曾来函指责:“枭兄:----- 如前所言,枭兄文章无一可用为报纸,枭兄桀骜若此,难道不肯为报纸迁就么?”

   我当然愿意在传统媒体上发文章开专栏出书出名传我大法,但我的笔头不会拐弯,我的观点不容遮瞒,我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不会迁就。“位我上者辽阔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康德)。

   东海一枭2002、3、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