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东海一枭(余樟法)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庄子哲学推崇逍遥物外、超然尘俗,讲究无名、无功、无己。在诸侯征战的战国时期,学者们热心政治,奔走游说于诸侯豪门,庄子却安于贫贱,曾拒绝楚威王为请他去当宰相而奉上的厚礼,理由是:别用名利来诱惑我,我宁可在贫困中自在,也不愿受到束缚。佛道禅均主张超脱世俗名利。基督教教义也反对求名:

   “谨慎你的心!不要容求名的意念存在你的心中。基督徒一有求名的意念,便要离开神,走入歧途,讨人的喜悦,不顺服神的命令,并且要作许多违背神命的事。贪财的意念与我们有害,求名的意念害我们也不在贪财以下。每逢你想要求名的时候,就当记念主耶稣的警告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六章二十六节)”。

   那些超脱物欲的高人和只讲奉献的圣人,令人景行景止,高山仰止,那种淡泊风骨和崇高境界,非世间绝大多数普通俗人所能望尘。

   好名、求名,乃正常的人性。出名的好处太多、出名的诱惑太大啦:名利名利,有名就有利,有名就可以成为白领阶层、成功人士。有人总结出名的好处曰:

   “出名能出书,不论你是什么文化层次,知不知道写文章的一般规律,只顾大胆写就是了,实在写不成还可以让三流作家捉刀,反正名人的书不愁销;出名能当教授,只要你有名,你就有水平,你就能当教授,写小说的可当文学教授,写武侠的可当历史教授,演小品的可当德育教授;出名能赚钱,在电视、杂志上做做广告托儿,拿着某种药品说一句“确实不错”,就有十万、几十万进帐;出名能当官,说相声的能当县长,当作家的能当各级作协主席;出名能在各方面抬高自己,可以为别人的书作序,可以给报刊当顾问,可以到电视台当嘉宾,可以去名利大奖赛当评委……”

   难怪美国有句名言:宁可臭不可闻,绝不能默默无名。难怪许多人为了出名,什么稀奇古怪、卑鄙下流的招术都使出来啦。有钱的化钱买名,没钱的费心骗钱;可以骂名人傍名人,可以和名导演闹点真绯闻假绯闻;古希腊有人为出名,可以放火焚烧神庙,美国有人为了表示勇敢,一举成名,可以开枪行刺总统;中国有博士生导师为了求名可以盗名------漂窃他人的学术成果;一些港台明星以“脱”成名、以脱为荣;…

   据(1月9日《大河报》)报道,在成都一家摄影棚里,当着众多摄影家和记者的面,20岁的川妹子静静(化名)毫不羞涩地脱去所有衣物,对记者说:“我不怕同学、邻居议论,不怕男朋友分手,更不怕作品公开展出。你一定要把我的名字写出来,我想让同学明天吃一惊。明天我会因此而出名。”

   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传统十分悠久。战国时的吴起吴大将军,堪称其中的千古典范、无耻之尤。 吴起卫国左氏人,曾拜鲁国曾子为师,之后,在鲁国为将。齐国人攻打鲁国,鲁国国君想拜吴起为元帅,抵御齐国。由于吴起娶了齐国的女子为妻,鲁君心生疑虑。吴起想为了成就功名,杀了妻子,以表白自己与齐国没有关系。他是一个雄才大略的军事天才,与孙子齐名。仕魏期间,与诸侯大战七十六次,全胜六十四次,平局十二次,无一败绩。但是他啮臂誓母、杀妻求将,是一个迷失本性,惨忍寡恩的人。一生可谓求名得名、要权有权、轰轰烈烈、波浪壮阔,但他已彻底丧失人性,沦为禽兽,最终落得个乱箭穿身的下场……

   在一个注意力经济、眼球经济的时代,好名求名,原没什么不好。有的人倒不要名,不害羞,不怕臭,为了争权夺利,什么人间丑迹、恶迹都干得出来。那才是该受唾弃的。明朝吕坤说得好:“今之人只将好名二字坐君子罪,不知名是自好不将去。分人以财者实费财,教人以善者实劳心,----试着渠将这好名儿好一好,肯不肯?即使真正好名,纠为却是道理。彼不好名者舜乎,跖乎?果舜邪,真加于好名一等矣;果跖邪,是不好美名而好恶名也。愚悲世之人以好名沮君子,而君子亦畏好名之讥而自沮,吾道之大害也,故不得不辨。凡我君子,其尚独,复自持,毋为哓哓所撼哉”。

   当然,君子爱名,取之有道,不能为此失去羞耻感、正义心和原则性,搞旁门左道。所谓事有本末,男人重事业,但事业不等于名利。名利应该是道德文章、功名事业的副产品,是“末”。如上述例子,皆是舍本逐末,便沦为邪魔外道野狐禅了。

   万事可忘,难忘者名心一段。有朋友嘲笑老枭好名,然也。我确实一向重名甚于重利,且珍惜自己的名字。堕地今将四十年,名虽不大,但“自豪依旧书生气,师友圈中姓字香”。近有数家报刊约稿,要求:笔下不能太尖锐、太激进,我都一概回绝。如魔鬼教官,既是网上名家,又是某大报副刊掌门人,就曾来函指责:“枭兄:----- 如前所言,枭兄文章无一可用为报纸,枭兄桀骜若此,难道不肯为报纸迁就么?”

   我当然愿意在传统媒体上发文章开专栏出书出名传我大法,但我的笔头不会拐弯,我的观点不容遮瞒,我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不会迁就。“位我上者辽阔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康德)。

   东海一枭2002、3、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