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久违芦文了。才子文章,花团锦簇,见识却有限得很,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小看可喜多读无益。有网友拜读了芦笛《也谈中共的“气数”问题(一)》,大叹高见,非让我品尝一下不可。略予浏览,不禁发笑。老芦此文犯的还是老毛病:把小径当作大道、以树木概括森林了。简析几句吧。

   

    芦文洋洋洒洒,罗里八嗦,无非是要证明一个真理:失去民心不一定会丧失政权。拳头越硬,镇压越狠,位子坐得越稳(唐村语)。这在某种情境下、某种程度上、某个阶段里当然不无道理,但毕竟只是“局部真理”,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的终极真理,不论举出多少事例,亦无法用来证伪“政权存亡取决于民意”这句话。老芦笑别人武断,自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剑走偏锋以偏概全,才是真的武断呢。

   

    君主专制的合法性诉诸于“天意”、传统及历史文化,现代政权的合法性诉诸于民意民心。社会愈是发展,人类愈是文明,民心民意的重要性愈呈水涨船高之势,直到成为政权存亡的决定性力量。芦文也承认如有外力介入或致命内讧,旧政权可能被推翻,却不知外力也好内讧也好,都得通过民心而起作用,外力或内讧的产生,根本原因还是在民心的向背。

   

    失去民心的专制一定会、必然会垮台,这是普遍规律,“最高真理”,但什么时候垮台,垮的过程长短、速度快慢,取决于许多因素的综合,与政权自身是否足够稳固有关,与有无内讧发生或外力介入有关,与民众和知识分子的素质优劣有关。所以,“不得民心的政权必然要垮台”“敢于屠杀青年的政权必定会垮台”,却不一定屠刀一举、民心一失立马垮台,它有滞后效应,有一个过程。

   

    胡平认为广大民众的犬儒主义、曹长青认为知识分子的“寻找好狼”思想提供了极权中共今天的“稳定”,不无道理。当今中国是有史以来民风最劣、士气最衰的时代,是民众和精英眼光最浅、品德最坏、膝盖最软、脊梁骨已断的时代,是知识分子最没有文化,责任感、正义感、羞耻感最低而容忍度最高的时代。还有些人将中共腐而不败、死而不亡部分归咎于西方政府的“姑息纵容”、海外商人的“图利忘义”以及海外民运的不成气候,万润南则从中共统治术中寻找原因:共产党之所以气数未尽,是它该硬的部分更硬了,该软的部分又更软了。所有这些分析都有一定道理,是这许多因素综合在一起,让中共在八九屠城之后坚持下来,民心尽失仍“岿然独立”。

   

   但中共的岿然、稳定仅仅 是表面现象和暂时现象。不确定、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中共就象一头疲于奔命的骆驼,任何意外事件都有可能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国就象一个火药桶,任何意外事件都有可能成为爆炸的导火索!中共固然心狠手辣,具有血腥镇压人民的铁的意志并能控制并投入镇压暴力,但也只能收效于一时,焉能持之以恒?中共解不开的死结太多了,只好强力把各种抗争、骚乱事件压制下去,把各种危险压制在萌芽状态。仿佛"我自巍然不动",实则抱薪救火、扬汤止沸、掩耳盗铃、饮鸩止渴。但暴雨不终朝,飘然不终日,暴力效用有时而尽。何况暴力也是要靠一部分“人民”去实施的。这些掌握了暴力的人就那么可靠或永远可靠?

   

   老芦将“气数”译为“独裁统治集团敢于使用暴力镇压人民的主观意志和能力”,实在粗陋不文,遗笑大方。气数,天理也,天理不外乎人心。我在枭文《为中共送行》中早已指出:现在是普遍的人心厌党,人心思变,民怨沸腾,仿佛烈火干柴,一触即燃。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体制内人都已从心灵上、精神上、思想上告别了中共,宣判了中共的死刑!

   

   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说过,当社会陷入高度紧张时,不需要多少东西,只要一次意外事件,就会引爆问题。例如2004年10月重庆万州事件,两个行路者偶然的矛盾,竟然演变成数万人的大规模冲突。在当今中国,类似事件,所在多有。在咱们这个严重畸变、严重分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任何微不足道的事件都有可能小事化大化成大问题,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演变成烈火燎原,让中共灰飞烟灭,就象一些极不起眼的甚至和贪官本人并无太大关系的小事,却让巨贪落马一样。

   

   对于中共这样毫不合法又罪恶滔滔的政权的持续存在,中国人民已经容忍得太久太久,随着各地抗议事件的规模逐年扩大,参与抗议的人数不断增加,随着觉醒过来、奋起抗争的民间和体制内的有识有志之士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中共的“气数”不是如芦笛所说的如日中天,而是越来越衰,奄奄一息,不是彻底转型,就是突然崩溃。亡于偶然,实乃必然,偶然中包含着天理、气数、民心的必然。“凡是不得民心的政权,都必然要垮台。共产党不得民心,所以共党必然垮台。”这个三段论不是惊天动地的弱智笑话,而是改天换地的普遍规律和最高真理!

   2006-4-3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