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久违芦文了。才子文章,花团锦簇,见识却有限得很,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小看可喜多读无益。有网友拜读了芦笛《也谈中共的“气数”问题(一)》,大叹高见,非让我品尝一下不可。略予浏览,不禁发笑。老芦此文犯的还是老毛病:把小径当作大道、以树木概括森林了。简析几句吧。

   

    芦文洋洋洒洒,罗里八嗦,无非是要证明一个真理:失去民心不一定会丧失政权。拳头越硬,镇压越狠,位子坐得越稳(唐村语)。这在某种情境下、某种程度上、某个阶段里当然不无道理,但毕竟只是“局部真理”,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的终极真理,不论举出多少事例,亦无法用来证伪“政权存亡取决于民意”这句话。老芦笑别人武断,自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剑走偏锋以偏概全,才是真的武断呢。

   

    君主专制的合法性诉诸于“天意”、传统及历史文化,现代政权的合法性诉诸于民意民心。社会愈是发展,人类愈是文明,民心民意的重要性愈呈水涨船高之势,直到成为政权存亡的决定性力量。芦文也承认如有外力介入或致命内讧,旧政权可能被推翻,却不知外力也好内讧也好,都得通过民心而起作用,外力或内讧的产生,根本原因还是在民心的向背。

   

    失去民心的专制一定会、必然会垮台,这是普遍规律,“最高真理”,但什么时候垮台,垮的过程长短、速度快慢,取决于许多因素的综合,与政权自身是否足够稳固有关,与有无内讧发生或外力介入有关,与民众和知识分子的素质优劣有关。所以,“不得民心的政权必然要垮台”“敢于屠杀青年的政权必定会垮台”,却不一定屠刀一举、民心一失立马垮台,它有滞后效应,有一个过程。

   

    胡平认为广大民众的犬儒主义、曹长青认为知识分子的“寻找好狼”思想提供了极权中共今天的“稳定”,不无道理。当今中国是有史以来民风最劣、士气最衰的时代,是民众和精英眼光最浅、品德最坏、膝盖最软、脊梁骨已断的时代,是知识分子最没有文化,责任感、正义感、羞耻感最低而容忍度最高的时代。还有些人将中共腐而不败、死而不亡部分归咎于西方政府的“姑息纵容”、海外商人的“图利忘义”以及海外民运的不成气候,万润南则从中共统治术中寻找原因:共产党之所以气数未尽,是它该硬的部分更硬了,该软的部分又更软了。所有这些分析都有一定道理,是这许多因素综合在一起,让中共在八九屠城之后坚持下来,民心尽失仍“岿然独立”。

   

   但中共的岿然、稳定仅仅 是表面现象和暂时现象。不确定、不可控的因素太多,中共就象一头疲于奔命的骆驼,任何意外事件都有可能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中国就象一个火药桶,任何意外事件都有可能成为爆炸的导火索!中共固然心狠手辣,具有血腥镇压人民的铁的意志并能控制并投入镇压暴力,但也只能收效于一时,焉能持之以恒?中共解不开的死结太多了,只好强力把各种抗争、骚乱事件压制下去,把各种危险压制在萌芽状态。仿佛"我自巍然不动",实则抱薪救火、扬汤止沸、掩耳盗铃、饮鸩止渴。但暴雨不终朝,飘然不终日,暴力效用有时而尽。何况暴力也是要靠一部分“人民”去实施的。这些掌握了暴力的人就那么可靠或永远可靠?

   

   老芦将“气数”译为“独裁统治集团敢于使用暴力镇压人民的主观意志和能力”,实在粗陋不文,遗笑大方。气数,天理也,天理不外乎人心。我在枭文《为中共送行》中早已指出:现在是普遍的人心厌党,人心思变,民怨沸腾,仿佛烈火干柴,一触即燃。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体制内人都已从心灵上、精神上、思想上告别了中共,宣判了中共的死刑!

   

   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说过,当社会陷入高度紧张时,不需要多少东西,只要一次意外事件,就会引爆问题。例如2004年10月重庆万州事件,两个行路者偶然的矛盾,竟然演变成数万人的大规模冲突。在当今中国,类似事件,所在多有。在咱们这个严重畸变、严重分裂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任何微不足道的事件都有可能小事化大化成大问题,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演变成烈火燎原,让中共灰飞烟灭,就象一些极不起眼的甚至和贪官本人并无太大关系的小事,却让巨贪落马一样。

   

   对于中共这样毫不合法又罪恶滔滔的政权的持续存在,中国人民已经容忍得太久太久,随着各地抗议事件的规模逐年扩大,参与抗议的人数不断增加,随着觉醒过来、奋起抗争的民间和体制内的有识有志之士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大,中共的“气数”不是如芦笛所说的如日中天,而是越来越衰,奄奄一息,不是彻底转型,就是突然崩溃。亡于偶然,实乃必然,偶然中包含着天理、气数、民心的必然。“凡是不得民心的政权,都必然要垮台。共产党不得民心,所以共党必然垮台。”这个三段论不是惊天动地的弱智笑话,而是改天换地的普遍规律和最高真理!

   2006-4-3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