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面对汪精卫,我不能不低头!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考考你的眼力:这是汪精卫的绝笔吗?
·除却精卫不是鸟!-----兼向痛斥汪精卫的朋友致敬!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山海新经》笫一部
   《女神》
   少年时我来到姑射之山,无草木
   更无那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的女神
   青年时我来到北姑射之山,无草木
   更无那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女神
   中年时我来到南姑射之山,无草木
   更无那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的女神
   于是我下到了海中,不断呼唤
   那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的女神
   你在哪儿?
   便有半裸的按摩女郎款款走过来
   暖昧地笑着说:
   先生,我为你服务好吗?
   《东山经》又南三百八十里,曰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又南水行三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海内北经》:列姑射在海河州中。射姑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
   注:姑射之山即庄子里的藐姑射之山
   《尸国》
   有尸鸠,尸水,尸山,尸胡之山
   有方齿虎尾的祖状之尸
   有蛇身人面的窫窳之尸
   有人面兽身的犁霝鬼之尸
   有以右手鄣其面的女丑之尸
   有折颈披发无一手的据比之尸
   有人面而一目或人而蛇身的贰负之尸
   有两手两股胸首齿皆断异处的王子夜之尸
   有人面犬耳兽身珥两青蛇的奢比之尸
   又叫肝榆之尸
   有马状无首的赤兽叫戎宣王尸
   还有黄姖之尸女丑之尸
   更多的是无名尸…
   满街满台满城满乡的尸
   就是没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的相顾之尸
   没有无首也要操戈盾立的夏耕之尸
   更没有断了首也要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操干戚以舞的刑天!
   注:袁珂《山海经校注》:“山海经所谓尸者,大都遭杀戮以后之景象”。《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名曰相顾之尸。今译为:北海之内,有反缚着戴着桎梏身怀武器谋反不成的,名叫相顾之尸。
   《丈夫国》
   衣冠下什么都有
   有太监,有恶棍,有贼寇匪盗
   有蛆虫,有鸡犬,有豺狼虎豹
   有你想象得到和想象不到的假恶丑
   就是没有丈夫
   更没有大丈夫
   《海外西经》:丈夫国在维鸟北,其为人衣冠带剑。
   《君子国》
   把尾巴藏好
   把虎奴挥开
   把唇吻间兽血和人血擦干
   阳光下要谦谦的彬彬的
   台前要温良恭俭让的
   这里是君子国
   不能胡来
   《海外东经》:君子国在其北,衣冠带剑,食兽,使二大虎在旁,其人好让不争。
   注:君子国,即经中大人国、丈夫国也。
   《长臂国》
   他们的大手特别特别长
   可以伸向可以插进任何地方
   例如文化,例如宗教
   例如国人的心灵、脑袋
   乃至夫妇的床上
   乃至普通人想象不到的地方
   他们的脏手都可以自由进出
   至于政治,原属他们的禁脔
   至于国库,早成他们的私房
   只要他们想要,没有他们的手
   伸不到插不进的地方
   没有他们的手操不到的东西
   他们两只手可以在不同的地方
   同时操他们想操的任何东西
   就象操美人鱼一样
    “长臂国在其东,捕鱼水中,两手各操一鱼。一曰在焦侥国东,捕鱼海中。”------《海外南经》
   《鼠国》
   可以毒死却没人去毒
   或者毒了但没毒彻底
   遂纵容老鼠从西山经从诗经
   千秋万代传下来
   越传越大越传越神越传越离谱
   把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彻底变成了老鼠世界
   成精的鼠辈
   不仅食黍而且吃人
   万化千变百毒不侵
   岂但皋途之山上的白石和无条
   以及历代老鼠药奈何不了它们
   便是剧毒杀鼠剂
   也无能为力了,呜呼!
   《西山经》:有白石焉,其名曰囗,可以毒鼠。有草焉,其状如稿芨,其叶如葵赤背,名曰无条,可以毒鼠。
   《犬戎国》
   从人面兽身进化为人面人身了
   犬依然是犬
   我常常在报刊电视大大小小会议上
   在街头田头枝头案头花间云间
   乃至太平间
   听到各种吠声
   狼犬猎犬警犬军犬牧犬疯犬恶犬
   癞皮犬哈巴犬变色犬看家犬丧家犬
   各种犬不仅互相撕咬
   而且吃人,而且不吐骨头
   吃人越多飞得越高
   有的还飞进了中南海
   犬装神
   人成犬
   甚至人不如犬
   《大荒北经》:有犬戎国。有神,人面兽身,名曰犬戎。
   《海内北经》:犬封国曰大戎国,状如犬。
   《怪兽》
   有兽焉
   见则其邑有火但不叫猗即
   见则天下大旱但不叫獙獙
   见则天下大水但不叫蛮蛮
   也不叫合囗,长右,化蛇
   也不叫夫诸,軨軨
   见则螽蝗为败但不叫犰狳
   见则其国多狡客但不叫峳峳
   见则其国大疫但不叫跂踵
   也不叫犭戾
   见则其国有大恐但不叫朱獳
   也不叫雍和,酸与
   见则其国有大兵但不叫狙如
   也不叫梁渠,朱猒,天犬
   行水则竭行草则死
   见则天下大疫但不叫蜚
   食人但不叫窥窳
   也不叫诸怀,犀渠,穷奇,猲狙
   也不叫蛊雕,合窳,狍鸮,土蝼
   也不叫蠪侄,鬿誉,马腹,如犬
   也不叫彘…
   它改称党了
   注:獙獙…蜚等等,皆山海经中恶兽名。
   《蜚》
   蜚
   行水则竭行草则死
   行乡则贫行城则困
   乃劫掠无度的匪帮
   乃诽谤美好的蜚语
   乃文明抛弃的废渣
   乃破坏和平的狂吠
   乃吾族飞来的横祸
   乃吾民非常的恐怖
   变真为伪变美为丑变善为恶
   霸占一切污染一切毁灭一切
   走到哪里就愚弄到哪里捣乱到哪里
   活到何时就瘟疫到何时破坏到何时…
   《东山经》:有兽焉,其状如牛而白首,一目而蛇尾,其名曰蜚,行水则竭,行草则死,见则天下大疫。
   《菌人》
   不是普通的侏儒
   而是菌人
   小眉小眼小心眼不断细化
   仿佛要用高倍放大镜
   才能发现他们的存在
   仿佛一粒芥子
   可纳其人三千
   但见他们
   成串结队成群结党
   无孔不入无穴不钻
   无时不有无处不在
   霸占一切腐蚀一切
   相挤相拥相拉相推相友相斗
   楚楚的衣冠里
   下流着浊浪滔滔的欲望
   一旦发现比他们高大的人
   则会一拥而上把他打倒
   把他消灭
   《大荒南经》:有小人,名曰菌人。
   《海外南经》:周饶国在其东,其为人短小,冠带,一曰焦侥国在三首东。
   《儋耳之子》
   头总是深深垂着
   腰总是低低弯着
   腿总是久久跪着
   尔等颈骨脊骨膝盖骨
   都被抽掉了压折了粉碎了融化了
   尔等都成了儋耳之子
   无骨歪种
   尔等说的话写的诗文
   都象鼻涕一样
   尔等就是一摊鼻涕
   《大荒北经》:有牛黎之国。有人无骨,儋耳之子。
   《鴸鸟》
   猪猪猪
   猪猪猪猪…
   此声出现之处
   开始是异议之士遭放逐
   然后是才智豪杰之士遭放逐
   再后来,凡象人的皆遭放逐
   剩下只有大大小小的猪
   随着如痹之音
   蠢然起舞…
   《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痹,其名曰鴸鸟,其名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土。
   《穷奇》
   以人为食
   从眼晴耳朵鼻子开始
   先吃掉人的脑袋
   最疯狂时,近十亿脑袋
   只剩下一颗
   接着
   所有青春血汗创造权利自由
   尊严理想道德灵魂乃至生命
   一切一切
   都是它饕餮的对象
   它骑你在胯下称你主人
   吃你肉挖你心喝你血
   说是为了你好
   遇上奸邪之徒
   却会送上厚礼…
   这穷奇
   如牛如虎音如獆狗
   毛如刺猬还有翅膀
   不土不洋亦土亦洋
   非古非今又古又今
   毁信恶忠崇饰恶言
   专吃好人好事好物
   穷尽了人天的奇怪凶恶
   乃自居和被奉为神
   注:又名伟光正或三代表
   《西山经》:其上有兽焉,其状如牛,蝟毛,名曰穷奇,音如獆狗,是食人。
   《海内北经》:穷奇状如虎,有翼,食人从首始。所食被发。在犬北。一曰从足。
   《鹦鹉》
   纵然披上虎皮或换上猫头
   纵然睡去亦睁一眼
   摆出一副很嚣的样子
   却没有枭的目光和智慧
   发不出一声金刚的枭唳
   经不起轻轻一吓
   更经不起三两米
   你看它摇身就缩回了洞穴
   或温暖的笼子
   依然人云亦云聪明乖巧
   好一只开心鸟
   《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枭,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
   《巴蛇》
   青脸黄皮红眼黑心
   颜色还是那些颜色
   胃口已非那时胃口
   食象算什么
   三岁而出其骨
   更是老黄历了
   已成君子心腹之疾的
   现代化巴蛇
   噬食数以万亿计生灵
   吞下整个中国
   五十多年了
   也没见它吐出一根骨头
   《海内南经》:巴蛇食象,三岁而出其骨,君子服之,无心腹之疾。其为蛇青黄赤黑。一曰黑蛇青首,在犀牛西。
   《明星》
   最明,也不过星罢了
   怎么就象日月甚至日月的爹妈了呢
   而许多人追起星来
   就象夸父追日一样
   《大荒东经》:大荒中有山,名曰明星,日月所出。
   《奇左》
   曾经举国奇左
   以左为善为美
   与右为敌为仇
   恨不能将右臂右脚都砍了
   转眼间
   左成了丑恶象征
   剩下极少数伪左
   挣扎台角
   流窜网上
   人称愤青或愤老
   《大荒西经》:有人名曰吴回,奇左,是无右臂。
   奇,郝懿行注引《说文解字》“孑,无右臂也。”道奇即孑,即无右臂之意。
   《鬼国》
   这里是阴曹鬼界
   时髦的是鬼混
   流行的是鬼话
   才是鬼才计是鬼计
   民是鬼民官是鬼官
   鬼头鬼脑鬼眼鬼脸
   到处都是鬼嚎阵阵鬼火幽幽
   阳光下也鬼气森森鬼影幢幢
   公仆尽鬼蜮
   领导皆阎罗
   还有牛头马面僵尸罗刹
   瘟鬼厉鬼色鬼伥鬼魔鬼
   吸血鬼法西斯鬼
   都拥挤在官场上
   下面是穷鬼怨鬼
   饿死鬼冻死鬼吊死鬼跌死鬼
   虎伤鬼血糊鬼落水鬼哑巴鬼
   无头鬼讨厌鬼孤魂野鬼…
   这里是阴曹鬼界
   社会主义奈河桥
   马列主义孟婆汤
   人民政府无常殿
   司法机关鬼门关…
   《海内西经》:鬼国在贰负之尸北,为物人面而一目。一曰贰负神在其东,为物人而蛇身。
   《秃山》
   柢山,多水无草木。
   擅爰之山,多水,无草木,不可以上。
   长右之山,无草木,多水。
   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无草木,多蝮虫。
   瞿父之山,无草木。
   句余之山,无草木。
   夷山,无草木,多沙石。
   咸阴之山,无草木,无水。
   区吴之山,无草木,多沙石。
   鹿吴之山,上无草木。
   漆吴之山,无草木。
   发爽之山,无草木,多水。
   阳夹之山,无草木,多水。
   令丘之山,无草木,多火。
   时山,无草木。
   黄山,无草木。
   马鬼山,无草木。
   薰吴之山,无草木。
   轩辕之丘,无草木。
   章莪之山,无草木。
   翼望之山,无草木。
   上申之山,上无草木,而多硌石
   申首之山,无草木,冬夏雪。
   求如之山,其上多玉,无草木。
   谯明之山,无草木,多青雄黄。
   石者之山,其上无草木。
   蔓联之山,其上无草木。
   单张之山,其上无草木。
   小咸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
   大咸之山,无草木。
   少咸之山,无草木。
   浑夕之山,无草木。
   北单之山,无草木。
   罴差之山,无草木。
   狐岐之山,无草木。
   白沙山,广员三百里,尽沙也,无草木鸟兽。
   尔是之山,无草木,无水。
   狂山,无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
   敦头之山,其上多金玉,无草木。
   梁渠之山,无草木。
   姑灌之山,无草木。是山也,夏有雪。
   敦题之山,无草木。
   龙侯之山,无草木。
   天池之山,其上无草木。
   彭囟比之山,其上无草木。
   沮洳之山,无草木。
   敦与之山,其上无草木。
   空桑之山,无草木,冬夏有雪。
   泰戏之山,无草木。
   饶山,无草木。
   乾山,无草木。
   雁门之山,无草木。
   帝都之山,广员百里,无草木。
   勃垒之山,无草木,无水。
   番条之山,无草木,多沙。
   犲山,其上无草木,其下多水。
   竹山,无草木。
   曹夕之山,无木,多鸟兽。
   葛山之尾,无草木,多砥砺。
   葛山之首,无草木。
   杜父之山,无草木,多水。
   耿山,无草木,多水碧,多大蛇。
   卢其之山,无草木,多沙石
   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
   碧山,无草木。
   缑氏之山,无草木。
   姑逢之山,无草木。
   中父之山,无草木,多沙。
   胡射之山,无草木,多沙石。
   无皋之山,无草木,多风。是山也,广员百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