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山海新经》笫二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小诗写怀并与天水兄及广大同道共勉
·佳景五唱(附江婴、王中陵、葛红兵等点评)
·忙里偷闲回老芦
·忙里偷闲回老芦(二)
·遥呈蒋庆先生
·雄起!
·关于《大复仇论》的重要说明
·说中共则藐之
·家国兴盛,野老颦蹙"
·帮闲漫谈(一)
·保先喽保先喽
·再为李大侠喝彩
·东海一枭整理:众手拾柴火焰高-----"林樟旺案"文章集萃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平书之九十五:上海老警求救无门,哀恳老枭“主持公道”!
·敢向风尘期慧眼
·我的梦想
·光明颂-《火----软工程十六号》
·枭鸣虎穴,剑啸龙泉!--林樟旺案初审漫记
·永不言退
·屈死别告状!
·别人用不得,老枭用得
·颠覆者──声援郑贻春君
·找呀找呀找情人
·与星水、兆勇君游遵义会议旧址
·东海十八手
·莫论人间第几流
·“震旦”依然不自由?------我被自己的网站封杀了!
·助警察维权,应不应该?----欢迎争鸣
·消灭共产党!
·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蛋是王八,人尽乌龟,大联一副,看懂者谁?
·这个地方太下流了!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谁能读通《泰山颂》?笑煞中土诗盲多!
·老虎-猫儿-狗
·讨中共檄
·不求名来名自扬
·给李教主上座!
·为李hz先生改诗的罪过有多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笫二部
   
   邀日
   站在哪儿不重要
   重要的是面向东方

   诗人们都喜欢邀月
   我只想邀太阳共饮
   把太阳融进酒中喝下去
   或者让太阳把我干掉
   就象它干掉女丑一样
   
   《海内西经》:蛇巫之山,上有人操柸而东向立。一曰龟山。
   《海外西经》: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以右手鄣其面。
   
   
   夸父
   需要追逐的东西太多了
   美女野兽美玉黄金美誉嘉名
   各种知识各种荣华各种享受
   以及时尚的风,物欲的浪
   曾经怎样的让我
   眼花缭乱而疲于奔命
   是那个耳挂两蛇手握两蛇的
   高大汉子,让我想起
   远方还有值得用整个生命
   去追赶的大圆满
   
   追赶太阳去!
   追不到手也要追
   越追越远也要追
   喝干了黄河再喝大泽
   最苦最累也不放弃
   直到意志融入太阳
   纵然渴死在路上,头颅
   依然朝着太阳的方向
   
   《海外北经》: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大荒北经》: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成都载天。有人珥两黄蛇,把两黄蛇,名曰夸父。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夸父不量力,欲追日景,逮之于禺谷。将饮河而不足也,将走大泽,未至,死于此。
   
   
   浴日
   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人给太阳洗澡了
   沾满泥巴落满灰尘的太阳
   一睡就是几千年
   几千年来一些大人物
   喜欢自我镀金冒充太阳
   在天上招摇
   
   只有发自肺腑的真言
   才能唤醒大梦沉沉的太阳
   只有理想主义的热血
   才能洗涤日神身上的污秽
   羲和已死我们就是羲和
   甘水已涸
   甘淵或者汤谷
   就在我们心头…
   
   《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
   
   
   迷谷树
   黑色的身子
   迸放的是华丽的光
   邂逅我的人或羔羊有福了
   别管断枝处流出来的
   是泪还是血:请向我枝头
   采一朵花或摘一片叶子
   好好收藏
   幽幽迷宫中请你拈起
   重重迷梦里请你捧起
   迷途的时候请你举起
   迷魂的时候请你祭起-----
   不论流落何地迷失何时
   哪怕九霄之遥千秋之远
   你都可以找到
   回家的路
   
   《南山经》:有木焉,其状如谷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谷,佩之不迷。
   
   
   浴月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忙于洗劫洗钱
   忙于洗日光浴桑拿浴鸳鸯浴
   自己的手都不愿洗
   自己的心都不肯洗
   还有谁能想起为月亮洗浴呢
   还有谁能想起浴月的女子
   神驰万古
   
   《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
   
   
   枭阳
   笑脸来当然笑脸相迎
   怒目来便是横眉冷对
   如果来的是拳头刀枪
   tmmd!我操家伙就上!
   
   《海内南经》: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亦笑,左手操管。
   
   
   金
   金子从来是好东西
   我要把你往高层带
   把你从淘金者守财奴暴发户
   流氓强盗恶棍暴君们手里或梦里
   从大大小小黑箱子里
   夺下来抢回来
   带到书房为你洗礼
   带到天上教你歌唱
   
   如果抢不回来
   如果你回来不听话
   我就把你点成石头点成铁
   
   《山海经》中有许多关于山水“多金”的记载,如《东山经》:又南三百里,曰泰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
   
   
   羽民国
   此国在阳光公寓601室
   以尺量之仅百余坪
   以翅膀
   量不尽中外古今三千大千
   太阳神后裔
   羽民国唯一的国民和王
   想飞就飞
   不用振羽不用御风
   甚至一动不用动
   便是万里千年的迢杳
   
   《海外南经》:羽民国在其东南,其为人长头,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鸟东南,其为人长颊。
   
   
   夏耕之尸
   战土自有战士的活法与死法
   活,当然立着活
   并操戈盾而战
   死,也要立着死
   仍操戈盾而立…
   隔了四五千年
   翻开大荒西经
   那具名叫夏耕奴隶的无头尸
   依然飘香
   
   《大荒西经》有人无首,操戈盾立,名曰夏耕之尸。
   
   
   刑天
   我要的我必要争到
   我恨的我必要打倒
   上求下索入地狱也要找到
   变牛变马变虎变狼变鬼
   也要得到
   或者打倒
   
   一切我说了算
   谁敢得罪我谁敢挡我的道
   谁敢让我看不惯
   是鬼杀鬼是神杀神
   天兵天将又怎样
   帝又怎样
   打得过要打
   打不过也要打
   失败了重新来过
   断了脑袋又何妨
   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操起武器照样战斗
   
   人们只知道丑陋凶恶烈性好战
   却不知我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在仇人敌人看不惯的人面前
   烈性好斗丑陋凶恶无限
   在爱的人面前
   英俊无伦温柔无比
   
   《海外西经》: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你请便
   梏我于山桎我右足反缚我两手与头发系我于树上吧
   把我变成一臂人独目人贯胸人吧
   射杀我吧
   用十日来炙杀我吧
   把我的脑袋拿走吧
   把我两手两腿胸脯脑袋都分裂到不同的地方去吧
   让各种恶兽怪鸟细细品尝我吧
   你请便吧
   
   
   凤凰
   届时,我不仅自歌自舞
   狼来我与狼舞
   羊来我与羊歌
   小鸡小犬小猪小丑
   小雀老枭小巫大巫
   都可以下场来
   与我自由起舞自由歌
   直到大巫不再跳神
   小丑不再跳梁
   鸡犬把天空还给大小鸟儿
   狼羊共舞鸟兽联欢
   天下安宁…
   
   另一只似我而非我的五色鸟
   已先我而去预言死亡
   而我是去宣告新生的
   一百年前就已经起程
   无奈山重水复
   至今仍在途中
   
   《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东海一枭2005-12于邕州边经文街阳光公寓定稿《山海新经》并自题曰:
   美言信言,诞言真言!
   狂言寓言,微言重言!
   卮言箴言,危言誓言!
   恶言婆言,预言宣言!
   
   再题《山海新经》二律
   其一
   吾华多怪异,山海出新经。
   恶兽仍人面,高冠尽兽心。
   无人司落日,众志逐黄金。
   劝汝休深说,免教大地沉。
   
   其二
   欲将兰芷采,一采恶之花。
   不见凤凰舞,难逃鬼蜮沙。
   皇皇三足鸟,衮衮九头蛇。
   忙里凭谁问,灵魂何处家。
   
   首发北京之春 网址是http://www.bjzc.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