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俗话说,少可看老,少年流氓老混蛋;孔子曰,唯上留与下愚不移。一个人从小本质不好,长大变好就难了,往往变得更坏。一个组织也是如此,中共之坏,其来有自。它在苏俄扶助下诞生以来,鼓动"最凶恶阴险龌龊的分子,质言之,强盗、小偷、土棍、流氓之类","把社会上最下层的人翻过来握最高的权"(梁启超评中共语),杀人放火,奸淫掠夺,穷凶极恶,坏事做绝。

   但是,由于马列主义、"革命"思想的影响,别说社会上普通人是非混淆,便是孙中山、汪精卫那样的先进人物一时也未能认清中共的真面目,以为真是"革命同志"呢。孙中山去世后,汪精卫谨遵孙中山定下的联共联俄的政策。1924年,中共元老周佛海声明脱离中共,声称:"攻击共产党,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汪精卫不悉内情,以为周佛海翻云覆雨朝秦暮楚,对一位朋友说:"周佛海真拆烂污,他以前是共产党员,现在却又攻击起共产党了,他退出共产党就算了,还要来反诬,真不是东西,你们以后切不要和这种人一起做事。"

   汪精卫不顾国民党内多数元老的反对,坚决联共容共,以致自己在国民党内大失权威,让蒋介石有机可乘,逐步坐大。1926年3月18日,蒋介石认定共产党要搞暴动,下令逮捕了中山舰长共产党员李之龙,包围苏联顾问公馆,收缴工人纠察队的枪械。汪精卫时任国民政府主席和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对蒋介石擅自行动非常愤怒,为了维护国民党的整体利益,辞职出国,让蒋介石接任国民党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

   1927年3月,北伐军进入南京后对外国领事馆、教堂、商社等进行了武装袭击,打死英美法意等国6人,打伤数十人。特别是英国领事被北伐军士兵拉到市中心用青龙刀斩首示众,英国领事夫人被27名北伐军士兵轮奸至重伤,此外还有上百名外国妇女被北伐军士兵强奸!蒋介石认为这一切都是共产党的煽动造成并为幕后主导。梁启超《与令娴女士等书》中一段话亦可以作为旁证:

   即如这回南京事件,思永来信痛恨美国报纸造谣。不借,欧美人免不了有些夸大其词((把事情格外放大些。)然而抢领事馆等等,类似义和团的举动谁也不能否认。(据说被奸淫的外国妇女至少有两起,还有些男人被鸡奸,说起来真是中国人的耻辱。)这种事的确是预定计画,由正式军队发命令干的。为什么如此呢?就是因共产党和蒋介石过不去,要开他顽笑,毁他信用。共产党中央执行会的议决,要在反对派势力范围内起极端排外运动,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手段,一切皆可应用。这个议案近来在饿使馆发现,已经全文影印出来了。(俄人阴谋本来大家都猜着许多分,这回破获的文件其狠毒却意想不到,大家从前所猜还不到十分之二、三哩。)他们本来要在北方这样闹,但一时未能下手,蒋介石当然也是他们的"反对派",所以在南京先试一下。

   就是在这种情形之下,汪精卫仍未觉悟,他应部分国民党元老和蒋介石(当时请汪精卫回国重新担任国民党领导人的呼声很高)邀请回国时,与陈独秀联名发表了一份《国共两党领袖汪兆铭、陈独秀联合宣言》,表明容共的态度。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后,汪精卫发表讲话,痛斥蒋介石的武力清党行为,并以国民党中央的名义,发表通电免去蒋介石所兼各职。蒋介石遂在南京也成立一个新的国民政府,国民党公开分裂成"汉""宁"两个政府。

   此时共产国际给武汉中共发来密令,要求:一、无视国民党的禁令,实行自下而上的土地革命。二、在湖南湖北组织一只由2万共产党员和5万工农组成的工农革命军。三、改组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有旧思想的一律驱逐,由各界工农代表取而代之。四、组织革命法庭审判反革命军官。

   汪精卫获悉密令后大惊,终于明白他一向误看了中共,遂立即召开紧急会议,通过《统一本党政策案》,要求在国民政府和军队中任职的共产党员,在即日声明脱离共产党。但汪精卫说:"我们不象蒋介石那样搞武力清党,而是采用和平的'分共',这是最稳妥的步骤。"并声称要"保护共产党人之身体自由"。谁知共产党在共产国际的激进指导下,立即在南昌发动武装暴动。汪精卫乃迫不得已召开了国民党中央紧急扩大会议,通过"武力分共"决议(据林思云《真实的汪精卫》)。

   汪精卫检讨说:"由于我的误谬纵容,才使共产党发展到这个地步",从此由拥共一百八十度转为坚决、极端、铁杆的反共人士,终其一生,对中共深恶痛绝,绝不容情!后来组建的汪氏政权,以反共为三大纲领之一。民国二十八年九月一日汪氏召集"中国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对中共在抗战中的卑鄙行径严加痛斥,对中共险恶用心洞若观火。宣言写道:

   "在此次战争中,……日本深切认识中国民族意识之盛,与建国信念之坚固而不可拔,虽抗战以来,中国丧师失地,然全国人民牺牲决心,久而弥厉,将士效命,前仆後继,合於正义之和平,一日不达,则抗战一日不懈。……所可痛心者,去岁四五月间,共产党人所秘密传授『中共的策略路线』一书,已被发觉。其所谓『一切以抗日为前提,在抗日口号掩护之下,进行阶级斗争,土地革命』,已定为信条。其见之於行事者:假藉抗战,以削弱国民政府之力量,使之继续不断,丧师失地,以促成其崩溃之势;假藉抗战,以实行民穷财尽政策,所至焚杀,使所谓中小资产阶级归於扫荡,但使大多数人皆成为无业游民,供其使用;假藉抗战,以实行愚民政策,剥夺所谓知识阶级之一切自由,使全国陷於精神破产,不识不知随而盲动;假藉抗战,以扩大边区政府之势力,谋於相当时机取国民政府而代之,夷中华民国永为苏联之附庸;假藉抗战,使中日兵连祸结,使苏联得安坐而乘其敝。凡此种种,无不根据已定之策略,为有系统的进行。……其在国民政府所在地,则隐身於拥蒋抗日口号之下,使人民为之侧目,将士为之离心,同志为之解体。"(转引自金雄白《汪政权的开场与收场》)

   汪政权与重庆方面有斗争也有默契和合作,其"伪军"不打重庆的"中央军";与日本明合作暗斗争,以交涉、合作等名义反制日本,护国庇民;与中共则不论在政治上军事上都斗争到底,绝不牯息!汪精卫发起的"清乡"运动,主要就是针对中共的武装斗争。

   知错就改,一切以人民和国家的根本利益为重!汪精卫从拥共容共到反共打共,其"三民主义"的根本立场却是一以贯之的。拥共,是他错误认为中共尊奉三民主义并代表工农利益,所以在面对众多国民党同仁的反共意见时他说:"我是站在工农方面的呀!谁要残害工农,谁就是我的敌人。"反共,则是他发现了中共殃民卖国祸党(国民党)的真面目。拥共反共,皆不愧英雄。汪精卫在脱离武汉政府到上海作题为《分共以後》的演讲时曰:当初容共是遵奉总理的遗教,后来分共是尊重总理的精神!在这次演讲中,他认为国民党在分共以后应进行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一、要继续肃清中国共产党;二、要重新整理国民革命的理论,将共产党的理论从国民党里分出去;三、国民党要建设起来,迅速将国民党的主义和政策实现。

   中共明奉西方马列阶级斗争邪说,暗崇古代法家术势权诈思想,杂以底层社会刁民流民的痞子流氓恶习,可谓集古今中外奸邪凶恶之大成。许多历史机缘凑合在一起,终于让中共坐大,让赤祸漫延,给中华民族造成了空前浩劫!无数血腥事实证明,中共是比有史以来任何反动邪恶政权都要反动邪恶的最大黑社会组织。儒家讲华夷之辨,以礼乐文化、文明程度为华夷标准,中共"用夷变夏",僭乱中华,乃百分之百的夷狄,不仅比北洋军阀、比蒋介石坏,比军恶滔滔的日寇还要坏一百倍:日寇大屠南京,死三十万,中共仅三年就"弄"死三千万,而且是在和平年代,不费一兵一弹!

   抗日是民族大义,反共更是民族大义。汪精卫正面反共,曲线救国,都是为了民生,着眼民本,不为中共所容,被大泼污水,良有以也。哪怕古今所有汉奸卖国贼全被中共"平反"了,也轮不到汪精卫这个"伪汉奸"。蒋介石对汪精卫开除批判于生前,炸坟毁尸于身后,则是为了维护自己形象,树立自已权威,确定自己的历史地位。所以我说在对待汪精卫问题上国共两党步调一致,都是出于一党一己之私。

   至于汪精卫不为美英所谅解,是因为,汪氏政府在太平洋战争后, 除了乘机废除种种不平等条约、收回租界和驱逐日人外,还不顾日本政府一再反对,向美英宣战,旨在拖美英下水与日本正面作战。这为重庆政府抗战创造有利条件,却成了它们美英的"麻烦制造者"。2006-3-31东海一枭

   首发2006、3.31《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