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东海一枭(余樟法)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是一本真经、好经,可惜被歪嘴和尚念歪、念坏了。我没有系统、深入地钻研过,不知共产原教旨主义是否十足真金,“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否比资本主义更民主。我只知道,所有以共产意识形态为国教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落后、人的权利和尊严得不到有效维护的国家;我只知道,二十世纪最后十年,社会主义阵营发生了惊天巨变,继东欧一些晚辈社会主义江山变色之后,老资格的社会主义大宗师苏联也一头栽进资本主义怀抱!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是腐朽的、垂死的资本主义。事实恰恰相反,帝国主义依然气壮如牛、红光满面,如美帝,俨然成了维护人权、象征正义的世界警察,其龙头上个月还在清华讲台上居高临下“训”了我们一顿。反观我们自己,面临着政治、司法、经济、社会等等方面的严重问题,市场经济运作也极欠规范。

   尤其是政治上,腐败分子越打越多,腐败现象越反越烈,腐败手段越来越多样化、集团化、高层化,腐败已成了附在党和政府肌体上的不治之症,对人民利益、国家利益的损害,越来越严重。原因嘛,当然可以从官员思想素质、利益目标的层面,乃至从监督、管理的层面找到。最根本的原因,是广大官员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信念已发生根本性的崩溃,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前途的信心,已彻底丧失,享乐思想大泛滥,产生了一种末世心态。

   既使是一本百千万劫难遭遇的绝妙真经,由得道高僧从头开念,把被念歪了的经念正、念好,可没有信徒了,奈何?因为念这本经的歪嘴和尚们曾把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中国拖入一场又一场的巨大灾难之中,使数不清的人在肉体和精神方面饱受了磨难,直念得天怒人怨。它所许诺给人们的美好的世界已一再落空,而历史反复证明它成了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的拦路虎,成了许多灾难的根源。

   当今世界,包含了人性、人权、人道主义、平等、法治、自由等概念的西方民主政治哲学,已深入人心,成了全人类的精神财富、思想宝库,成了现代文明的基础,不论在时势、政治上还是精神、道义上,都具有无可比拟的先进性和优越性,得尽天时地利人口,占尽先机和上风。

   就说反腐败吧,西方已有许多行之有效的措施,包括民主选举和新闻自由,为啥不能学着点呢。再絮叨什么“特殊国情论”,理不直气不壮,别说在国际上自我孤立,就是在国内,也不得人心、令人寒心!

   《吕氏春秋-察今》写过一个刻舟求剑的故事,说明识时势者为俊杰的至理。“时已徒矣,而法不徙,以此为治,岂不难哉”。“夫势,智者所以藉以成功,愚者所以逆以取败。夫势之盛也,天地圣人不能载,势之衰也,天地圣人不能振,亦因之而已。”(《呻吟语》)。滋生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历史环境及社会基础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与其抱残守缺、逆势而动,不如另起炉灶,顺势而为;与其费尽心机开发、发展、包装天下所弃,与其对民主思潮东堵西拦,前跋后踬,丢尽脸面,不如堂堂正正开门迎宾,变被动为主动,跃向浩浩荡荡的时代潮头。

   最崇高的主义,最神圣的理念,最伟大的理论,最响亮的学说,归根结底,都应该是为人服务的。如果不能维护个人和国家的尊严、达到富民强国的目的,国际反感,国内也没啥人真正相信,那么,一切崇高神圣伟大响亮的东东,都将失去其意义和价值,成为自欺欺人之谈!对外,国家利益至上;对内,人民利益至上,应该是当国者的最高原则。一切政治制度、社会制度、法律制度、意识形态,有应该适应现代文明社会发展,能够有效地保障公民权利、国家利益,更好地维护个人尊严、国家尊严。

   前苏联、东欧一些国家已纷纷放弃共产意识形态,走向真正民主道路。中国前途如何,关键看执政党能否真正以民为本,以国家、民族为重,认清天下大势,果断地放弃特权,抛弃封闭、教条、僵化、落后、天怒人怨的老经,加入了民主自由的世界性大合唱中去。东海一枭2002、3、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