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从小魔的思想功力看,原以为是个初出道的雏儿,打了他两下,已暗暗后悔有失俺老家伙的身份,今天偶然发觉此人还有另一个网名:坏郭靖-----素有网络著名评论家之称。而且龙兄虎友不少,连关天茶舍赫赫有名的贵在搅合,也卖身投靠,甘为帮闲,向俺老人家连下毒手。说不得,老枭只好发扬三打白骨精的大无畏美猴王精神,再将他们的糊涂见识、错误思想扫荡一番。

   前贴曾讲了个小故事:“昨日上街见一公子哥儿调戏一弱女子,围观群众或吓得说不出话或推波助浪地起哄喝彩,只有一小书生,躲在人丛中叫骂。又一个小书生来了,不但不帮着同行叫骂,反而阴阳怪气地笑小书生是口头上的勇士。把老枭气个半死。”所有自由独立或倾向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不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不论是口头上还是行动上,他们都是民主思想的拥有者、启蒙者和专制体制的反对者,都是反对公子哥儿欺侮贫弱女子的。只不过由于人少力薄,大多不敢明刀明枪上前叫阵,只敢躲在人丛口头抗议。

   所谓民主,通俗地说,就是通过一定的制度和程序,广大人民对所在的社区、团体、单位乃至国家的各种事务有议论、建言、监督的权力,对各级领导人,不论是乡镇级、厂矿级还是国家级的,都有选举、监督、制约和罢免的权力。如果他们实质上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不能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找谋取私利的工具,或者对于手中权力极不负责、敷衍了事,甚至黑箱操作、为所欲为胡作非为,那么,人民有权通过各种机制和手段监督、制裁之,并将权力收回,另选高明。

   如果他们变成了只图自己享受、不顾他人死活的公子哥儿,把公款当私款,视国库为家库,作威作福,乃至封杀言论、封锁信息,把民意、公理、正义全都当作弱女子恣意强奸,还逼着大伙儿大唱赞歌,而大伙儿由于主观的客观的、历史的现实的各种原因,只好默不作声甚至言不由衷地叫好。

   唯有小书生良知未泯、正义不倒,躲在远方发出抗议之声,这时,如有旁观者(魔鬼身材)有人斥骂他声音太低,又不敢站出来,是口头勇敢者,是伪勇敢,甚至有人(不是魔鬼身材,请自动对号入座)责怪他品质也不好,可能比那个公子哥更坏,他的叫骂,是别有居心,是想取公子哥而代之,这些旁观者不是太无聊了吗?不管主观愿望如何,客观上都转移了民众视线、混乱了民众思想,成了公子哥的帮闲。

   正如叛徒网友所说:“即使做不到也可以有说的权利,难道全国人没有申讨黑哨的权利吗,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对罪恶可以进行漠视的时代,只有正义的声音越来越大,卑鄙和无耻才会不得不后退” 好多的事情我也是只敢说,不敢做的,如果连说的勇气都没有,那中国真的就完了”。又如咬玩网友:“只要说的人多了,舆论多了路自然就会直一点.。从1949年到1976年我记得那时既敢说的人也没有,敢做的人更没有,现在是敢做的人较少,但说的人多了,这就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只要大家说的人多了,从1%慢慢的到5%再到10%再到51%,到时社会就会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先说再做,个人都在自己有限的范围之内能够的允许尺寸和度的情况下暂进的,有秩序的变革,达到一种和平演变,对中国对民才能带来福社.否则,中国真的是兴百姓苦亡也是百姓苦了”。还有刀子网友:“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中麻木围观者的麻木仍然保留到了今天,那种麻木是可怕的。如果人人都继续麻木,那么我们的国家如何来发展。有些事情,我的确左右不了,但左右不了,不代表可以听之任之。毕竟我是一个中国人,既然个人的能力无法胜任,那么为什么不学习鲁讯先生去唤醒那些正在麻木抑或是正在睡梦中的人呢?”

   有人嘲问曰:当时你在干嘛?是麻木的围观者还是无耻的喝彩者?

   叫好是绝不会的,麻木也不至于。我是满腔的义愤堵在胸口似要炸裂开来,但我胆子太小,掣肘、牵挂太多,自料武功与公子哥及其保镖帮凶们差得太远,我只是躲在人从中帮着那个小书生一起抗议,并企图激发围观诸君的正义感,希望增多加大抗议的的音量和力度,希望在大伙儿的指责下,公子哥及其一伙会有所收敛、有所改正…。

   2002、3、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