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上面”每有什么指示、政策、理论出笼,下面马上颂声四起,美文纷飞,从各个角度、各个层次、各个领域进行分析、研究、吹捧,这是我文明古国、华夏大国的一大独特景观。近半年来,各种媒体充斥着大量有关三个代表的文章,或从理论的高度进行阐释、升华,或联系自身谈心得、体会,正谈反谈东扯西扯,批发着最美丽的词藻、最肉麻的语言,无非的献不完的赞歌表不尽的忠心拍不够的马屁!

   其中不少人是“知识分子”,有个搞理论成名的“分子”就赞道:书斋里的理论家就是赶不上站在时代潮头的政治家呀。老枭笑得泪流满脸:咱中国既没政治家也没理论家,有的只是平庸的政客、卑俗的官僚、失血的思想之丐、冷血的理论之奴,如此而已。

   三个代表作为一套金字招牌,其高低优劣正歪对错,咱一介布衣,不敢置喙。咱想说的是,理论最高明,也要靠实践去检验,“知识分子”应有点起码的自尊自爱,别急着赶着做跟屁文章当传声筒呀。

   明赵南星《笑赞》中有一则笑话:一秀才数尽,去见阎王。阎王偶放一屁,秀才即献《屁颂》一篇曰:“高耸金臀,弘宣宝气,依稀乎丝竹之音,仿佛乎麝兰之味,臣立下风,不胜馨香之至”。阎王大喜,增寿十年,即时放回阳间。十年限满,再见阎王。阎王问是何人,小鬼说道:“是那个做跟屁文章的秀才”。

   凡官样文章,没有热度、没有血性、没有操守、没有灵魂,说穿了,皆跟屁文章耳,于国家人民于社会有害无益。当然,于作者本人,或名利双收,或升官三级,那是踏上仕途的敲门砖和步步高升拐杖哪。

   不能只怪这些“知识分子”不要脸。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凡与正统儒家有异的思想,皆被当作异端,从精神和肉体两方面加以消灭。这种独尊又通过官吏选拔机制不断加以强化,造成中国思想园地近两千年的荒芜凋零。发展到今天,我党不但在政治上,而且在思想上、理论上,都一概坚持定于一尊、唯我独尊,政教合一,双管齐下,把政治家、思想家、理论家等桂冠统统集于一身。

   以钦定的政治的尺子,去衡量观点正误、思想对错,任何新颖、尖锐的思想,都被封杀于萌芽状态,所谓的知识分子和理论工作者,为了手中的饭碗,身上的待遇,上唱下随、照搬照抄、做做跟屁文章,可以理解嘛。

   思想、观点的是非由少数官员去判断,后果之可怕,经历过文革的人,都有过切身体会。以思想的僵化换来的社会的稳定,不是长远、真正的稳定;一个没有思想的自由的社会,更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中国所以落后,思想之陈腐、民众之愚昧,是罪魁祸首之一。

   斯宾诺莎说过:“想法子控制人心的政府,可以说是暴虐的政府,而且规定什么是真的,要接受,什么是不真的,不要接受,这可算是误用治权和篡夺人民之权”。已经迈入二十一世纪的大门了,如果还继续搞信息封锁、舆论一律、思想统一那一套,未免太冥顽了,误民误国,其行何愚;欺人欺己,其心可诛!

   凭心而论,民主自由的理论,才真正无愧于当今世界先进文化,够我们埋头苦学一阵子了。当务之急,不是创新理论,而是重新点燃五四的启蒙火矩,普及民主自由的常识,同时,把虚置已久的宪法落到实处,把宪法规定的言论、思想等等自由还给人民、还给广大知识分子!

   关于跟屁文章,还有另一个版本:一个秀才很会说话,惯于帮人打官司。县官很讨厌他,说:“读书人应该安心关门读书,为啥要到衙门进出?想来你写文章一定荒诞,待本官出题考考你。”说着就想题目,忽放一屁,便用放屁为题叫他作文。那秀才马上恭敬地献上文辞:“教师高高耸起金屁股,响亮地放出宝屁,好像丝竹的声音那般悦耳,麝兰的味道那样喷香。小生立在下风头,不胜荣幸之至。”县官大笑道:“这秀才,正经文章不会做,放屁文章倒做得绝妙。本县东街有个万人粪坑,且押他在粪坑边站着,每日多闻些麝兰香味,免得他空闲无事专门扰事。”

   上有所好,下必甚也。如果当领导的都象这个县官,把写跟屁文章的秀才押到粪坑边站着,除非是天生贱货,谁还愿意再制造那些流毒社会、遗臭人间的文字垃圾呀。

   2002、3、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