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东海一枭(余樟法)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北京之春---无题(组诗).......(广西)东海一枭
·立身常望千年重,下笔严防一字虚!-----见道者言
·《推倒陈良宇》
·道不同,不妨为友!
·怀明锵丈兼向杭州诗友问好
·乐乐乐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同道阋墙何时了?老"道"来充和事老!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袁红冰兄之文,文学色彩浓,情感力度强,给人以惊雷疾电、鲸吸虎饮之感。近作《英雄不谦卑》亦不例外,好一篇扫荡鼠辈的檄文,好一曲天地英雄的赞歌也,读之痛快淋漓,感发兴起。不过我想从另一角度谈谈英雄与谦卑,与红冰遥相唱和。

   国人的问题不在于谦不谦卑,而是在于在不该谦卑的时候、不该谦卑的地方、不该谦卑的事物面前谦卑得一踏糊涂。他们面对金钱和特权,岂仅谦卑而已?拍马捧脚,舔痈舐痔,无所不为;到了该谦卑的时候、该谦卑的地方、该谦卑的事物面前,他们又骄傲得象一只只大公鸡!

   只张扬英雄的骄傲,只怕让那些平庸俗劣之辈学虎不成反更犬呢。他们肯定学不到英雄的巍然大气浩然正气,却一定把骄傲二字发挥到十足十百分百。君不见苍茫神州政界学界社会各界皆是傲慢虚骄之徒,知错不改,执恶固执,见了善知识大英雄不知恭敬,甚者反而放肆嘲弄,恣意诋毁。许多人学问上道德上心灵上早已鼻青脸肿五痨七伤,还在那儿犟嘴喷粪!骄傲固然骄傲矣,却是小人的骄傲,小丑的骄傲,小王八蛋的骄傲!

   英雄不谦卑,指的是一种建立在自知基础上的对自己的才学能力智慧道德思想行为的自重自信,一种对自己旺盛的活力强烈的个性崇高的品格的自豪,那是对种种小聪明小花招小谋略小肚肠的高度轻蔑,是蔑视一切号召一切征服一切的气魄和纵心肆志高扬个性的生活态度。遇见了真理,真人,遇见了同样的英雄人物,或者在面对知识的大海,面对人生、自然、宇宙的无穷奥妙的时候,英雄必是谦卑的。便是在师长、亲人及美人面前,谦卑一下又何妨。

   如何处理狂与谦的关系,古圣先贤值得我们学习。历代大师大儒善知识在道德、思想、文化等方面都是高度自重的,也可以说是一种狂傲,而且是绝顶的大狂傲。孔子曰:"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曰"圣人与我同类,万物皆备于我",曰"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荀子曰"制天命而用之"…,都是惊世的傲语狂言啊。

   儒家以文明的传承者和历史的创造者自许,主张参天化育"圣人造命",明清王艮、颜钧、王夫之、焦循、颜元,龚自珍等大儒都有造命之说。王艮曰:"天民听命,大人造命",颜钧曰"御天造命",焦循曰"天下之命,造于君子","己之命听诸天,而天下之命任诸己"颜元曰"造命回天者,主宰气运",王夫之曰"圣人赞天地之化,则可以造万物之命",都要求主宰命运,指挥乾坤。在现代人眼里,这些人岂仅狂傲,简直是疯子嘛。

   但是,儒家又是以谦作为君子的美德和象征的。儒家圣经《周易》中《谦》卦卦辞曰:"谦,亨,君子有终。"意谓只有谦虚才能顺利,只有君子才能始终保持谦虚。《周易》作者还将谦德分为几种,有名望仍谦虚为"鸣谦",有功劳仍谦虚名"劳谦",恰当掌握分寸为"撝谦"等。

   儒家创派人物孔子把谦当作"君子"人格的重要组成部分,他的"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名言脍炙人口。孔子又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孙就是逊,孙以出之,意为君子要用用谦逊的语言和态度来表达体现"义"这种品质;孔子又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楫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以比赛射箭为例说明,即使在激烈的竞争中,君子也应保持谦虚品德,不失君子风范。

   孔子还曾向学生讲过一个故事:"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孟之反是鲁国大夫,在鲁军败退时跑在最后,殿后有功,但他不自夸,在入国门后说,不是我勇敢,是坐骑跑不快的原因。孔子对孟之反这种不露痕迹的谦虚大为赞赏,说他"不伐",让学生以之为榜样。(参见《论语》)。

    当代英雄人物,也不妨学学这些大儒的风采,该狂就狂,该谦就谦,能狂能谦,亦狂亦谦,把狂与谦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这方面,老枭就做得不错呢。有枭诗曰:唯大圣人能造命,是真佛子敢回天。我相信英雄之士是可以改变命运、创造命运的。我们不仅要改变创造个人的命运,我们还要改变创造他人的乃至社会国家民族的命运。我不仕不商,一介布衣,却是以道自尊,素王自贵,布衣独傲乌纱之黑,白眼只为青山而青。不论什么领导、首长、老板之类招牌,不论什么博导、专家、大师等等头衔,落入枭眼皆狗屁耳。只要不合我胃口不利于社会,白道黑道红道黄道,明的暗的文的武的,一概不买帐!

   我在《我为什么如此优秀?》中历数了我的优秀,包括体魄、心理、品德、意志、毅力、才华、胆识、胸襟、气度等等方面。是命运的痛击、人世的风雨,是十万卷书、千万里路、半世江湖、三千师友塑造了我,我精神的优秀、品格的优秀、思想的优秀、文字的优秀,塑我成为一个全方位优秀的男人----

   一个渊深广博又不乏常识的人,一个傲绝天下目空四海又大谦博爱至情至性的人,一个温文尔雅柔情如火又慷慨豪迈冷硬如冰的人,一个绝顶聪明又大迂大痴的人,一个佛道双修又热切救世的人,一个洞察人性之恶又善良慈悲的人,一个讨厌政治远离官场又高谈政治抨击政府的人,一个疾恶如仇打黑不懈又宽容大度讲求仁恕的人,一个不乏低级趣味但更多高级趣味的人,一个可以打倒但永远打不败的人…。

   我以文化英雄时代先锋自命,大傲大狂,同时又很谦虚,拜万物、拜天地、拜古今书籍智慧为师,从"能者"、从我佩服的不佩服的人那里、从匹夫匹妇那里汲取智慧和能量,生平低首真理、致敬师长、折腰美人,心甘情愿。至于在海内外诸位民运前辈包括袁兄面前,敢不青眼相向,焉能轻慢耍狂?

   可见,英雄谦卑与否,因地制宜,应机说法,并无一定之规。而且,如果从更高远些的层次说,谦虚以及恭敬礼貌之类皆属于次道德低道德,远不足以拿来衡量英雄,就象小勺子不足以量大海、人间尺不足以量天空一样。例如,倘他日与红冰兄把酒纵谈天下事,谦下敬酒固好,傲然斗酒亦好,互相谦不谦卑有什么相干呢。英雄就如云中之龙,夭矫变化,一切任我天性顺其自然,不必谦卑也不必"不谦卑",谦卑也罢骄傲也罢,都可以,都无妨,都不影响英雄之英姿雄象英风豪气!这就叫唯大英雄能本色,绝世英雄自有真!

   红冰兄之批判文章,矛头直指国内外犬儒,挑去了他们借以掩饰无能无知怯懦萎琐的画皮---所谓的谦卑,惊艳一枪,原不须面面俱到。此文副题曰"和",袁唱而枭和也。

   2006-2-1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十三期《自由圣火》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附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近日频思中国文化复兴大计。此一问题,坚硬如铁铸的蚌壳,必用挟惊雷疾电之思想巨锤,方能将之击碎,采取其中真理之珠。

   思想之间,壮怀激烈,风起云涌;思想之余,心疲神倦,灵魂寂寞。高贵猛兽之心的疲倦与寂寞,唯从烈酒中才能得到舒缓和慰籍。

   于是乎,在黑云合璧,暮色如血之际,携可熔金烁石之烈酒,临百丈之高楼,出凌云之阳台,欲与落日共谋一醉。只因,太阳沉降之过程,恰似英雄命运之陨落。

   正襟危坐高台之上,喝令万里狂风,为我荡尽壁立千仞之暮云。然后,擎铁杯于额际,纵目光向天外,邀太阳以共醉。

   云蒸霞蔚之间,地球蓝色的轮廓徐缓隆起,如伟大命运之祭坛;太阳,那生命的圣火,以王者的高傲,踞于祭坛之巅,金色灿烂,辉煌绝伦。

   落日灿烂,是燃烧的英雄之心,向命运讲述自由人性的真理;落日辉煌,是英雄焚心的痛苦熔铸出的思想献祭。

   太阳是我知己,我与太阳皆为酒圣。一杯烈酒,便心生霓虹无数,流霞漫空;二杯烈酒,则狂态毕露,乘长风,与太阳共舞于茫茫地平线上;三杯烈酒,却心神黯然,泪涌虎目,盖因痛饮三杯,太阳就已颓然而醉,沉没于地平线下。

   失去太阳,天际残霞似枯血斑斑;苍穹淡紫,如哀愁茫茫。我曾有言云:"英雄的命运就是苦难。"此刻,面对太阳醉死之后的暮色,我愿说:"英雄的命运就是雕刻在辉煌上的悲怆,就是那属于落日的淡紫色哀愁。"

   诗意与悲情共舞,酒兴与狂风同起。正欲鲸吸虎饮之际,不料目光偶尔垂落人间,透过沉沉暮霭,滚滚红尘,但见几个七长八短汉,数名南腔北调人,正喋喋向世人兜售"谦卑"。一时之间,酒意顿消,兴致全无。意兴阑珊之余,只好持济世救人之意,著此文,戒中国男人勿再谦卑。

   不知何日始,亦不知何故,"谦卑"成为中国某些扭捏作态之名士文人的精神时尚。从发刊之辞,到哀思之章;自颁奖之语,临褒奖之文;由自赞自诩,至相互酬酢,"谦卑"均被奉为煌煌美德。

   虽经百思,我仍不得其解――人为何不仅要"谦",而且要"谦"至"卑"的程度;虽经百虑,我仍不知"卑"如何与美德相联:"卑"者,有卑鄙、卑微、卑贱、卑劣、卑污、卑下诸义;即便择其最美之义用之,亦难脱奴性入骨之态。

    "谦卑"兜售者断言,现代中国人少有谦卑者。此断言,乃大荒谬。

    今日之寰中,茫茫之人海,"谦卑"早已大行其道。君不见,胡锦涛因脸挂谦卑之笑,便身登大宝,温家宝靠眼含谦卑之泪,即手掌重权;其余碌碌之辈,更难数其谦卑之举――学者因谦卑于官权而获学术之高位,文人因谦卑于奸商而得肮脏之金钱,奸商因谦卑于贪官而取暴利,小官因谦卑于大官而踏升迁之捷径。呜呼,庙堂内外,朝野上下,随处可见谦卑之奴;官场、商场复之以学界,何处没有谦卑之狗?中华谦卑至此,不亦足悲哉!

   即便举国谦卑,全民奴化,英雄决不谦卑。

   庸人滚滚,常视拥专制之权,横行天下者为英雄。我曰,此类人,乃荼毒天下,肆虐苍生之独夫民贼,岂可称为英雄。

   我之谓英雄,傲骨天成,唯视自由为上帝,才华天纵,只以天下为己任;临大义,则沥血明志,百死不悔,居小节,则风流倜傥,狂放不羁;与友交,则愿誓同生死,与小人裂,则君子绝交无恶语。

   英雄不谦卑,但有侠骨如玉,柔情似水,故悲悯天下被侮辱与被损害之人,喜作除暴安良,见义奋起之事;

   英雄不谦卑,但有意志如长剑,视维护人间正义为天职,故抗争暴政,挑战强权是为英雄神圣之事业;

   英雄不谦卑,但坦荡胸怀,似旷野千里,故于傲视天地之际,尊高贵之人格,爱纯洁之心灵,敬美丽之信念;

   英雄不谦卑,但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利益天下之心,故英雄只迷恋创造伟大命运之激情,视争名逐利、心机百变、首鼠两端、谦卑渺小之徒如无物。

   或有为兜售"谦卑"者辩之曰:英雄之中亦有儒雅之士,谦谦君子。此言诚不虚也。然古有明训:"谦谦君子,不卑不亢"。不卑不亢之际,正显君子自信与尊严。唯小人与奴性沆瀣一气,岂有趋"卑"之君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