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
   ----评“鼠文”《民主是如何成为一种剥夺自由的反动力量的》
   

   近年来,不锈钢老鼠颇受追捧,拥泵者不仅有普通网友,还有一些名家、理论家及枭哥枭妹,原因不仅在于她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据说她的水平见识颇有可观。牛乐吼君就曾提醒我:“不要小看不锈钢老鼠。民主的目的是什么?若大的中文网上,除了我以外,只有两个人说清楚过,其中之一就是才识过人的不锈钢老鼠。”云云。
   
   多位网友对我赞赏、向我推荐这篇“鼠文”:《民主是如何成为一种剥夺自由的反动力量的》,认为集中体现了不锈钢老鼠的“智慧”和对民主的深刻认知。孤立地看,不能不承认此文有一定道理,具有相当的“洞察力”,但只要结合中国现实状况和时代环境来看,其中的错误和荒谬一目了然。
   
    民主当然不是“很好、很高尚、很美丽、很神圣”,但到目前为止,作为一种社会制度比较而言却是最好,这就够了。想必在今后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人类也未必能创造出比它更好的制度。民主固然免不了有各种弊端,会犯各种错误,但民主的弊端和错误迟早可以在“民主的轨道”上得到比较妥善的纠正,纵然一时未能解决,与专制的错误也有着本质之别,因为专制的错误往往发展为罪恶而万劫不复!纵然民主有“剥夺自由”的可能、趋势或倾向,它也与专制“剥夺自由”的反动程度不可同日而语!
   
    “民主只不过是一种分赃体制,它与专制体制的区别仅仅在于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分赃”。此言差矣,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的分赃,还叫分赃吗?就算分赃,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分赃与只有一小撮特权分子参与的分赃,相对公开、公平、公正地分赃与暗地里、黑箱中分赃,区别岂仅“仅仅”?那样的分赃体制,与统治集团强盗一样公然抢劫人民财产,其先进性何如?
   
    关于“民主带来的高福利”“终有一天会使得福利国家不堪重负,走向破产”的问题,秋心如海网友的一段跟帖说得很透彻:西欧福利国家是否不堪重负,走向破产,似乎并不是一个需要其他国家加以担忧的问题?只要中国还要用八亿件衬衫去买一架空中客车,西欧国家的福利无疑还能继续维持下去,而且维持得很好。因为对这些国家来说,本国公民的权利和福利是一致的,本国的社会公正性(The Social Justice) 和公平性(A Fair Go)是多数公民的共识,“免于匮乏的自由”并不是理论问题。对本国公民和永久居留者加以基本社会和医疗保障是由一系列法律和法规保证的,没有一个西欧福利国家的政府可能挑战这一个基本准则。在这些国家里,社会保障不但是保障穷人,也是保障富人,这是对整个社会的安全性的保障。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时任海军部次长的邱吉尔访问德国,他注意到当时德国的哪怕一个最穷的穷人都有一张社会保障卡,规定在他年老体弱或生病的情况下,可以享受社会保障。邱吉尔认为这是德国要兴起的一个标志,因为当时英国在这方面还不及德国。德国的俾斯麦和社会民主党在一百年以前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今天在中国还继续停留在口头上的争论?没有权利和福利的民主不是西欧国家的民主,“民主”对这些国家来说,必须体现为各种权利和福利,当然,这一切都是生产、斗争、妥协、理性的结果。
   
    不锈钢老鼠文中指出的民主的不好乃至“坏处”,有些是确实存在或可能产生的,有些则是想当然的伪问题。纵然全都问题都真实不虚,对中国人而言,也是太遥远了。生活在后极权时代的臣民大谈民主之弊,就象饥寒交迫的乞丐忧愁富贵病的可怕一样可笑。这样诋毁民主却具有一定迷惑性欺骗性的言论,以及类似的脱离当下现实的无根悬空之谈,在眼下倒是很容易为“反动力量”所利用的。
   
   顺答吴辉君:我说“免于匮乏的自由”属于基本权利,是为社会保障鼓呼时就生存权这个角度而言的应机说法。我是把“免于匮乏的自由”对应或等同于生存权的。福利不是权利,但生存权是权利,需要一定的社会保障。我不懂英文,对于翻译过来的词语总有点"信不过",不知"免于匮乏的自由"英文原意如何,总觉得不宜理解为免于贫困的自由。国民个体的贫富,取决于很多因素,国家不能管也管不了。国家要保障的应该是,在一般情况下(当然,人力不可避免的灾祸例外),国民享有"免于因贫困而死的自由",即享有基本的生存权利。胖鹭鸶网友告我:东海君的理解一点也不错, 确实是“免于因贫困而死的自由”。在此也感谢多位为我释疑的热心网友。
   2006-2-15东海一枭
   
   重要订正:
   枭文《"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中所引“谁该保障谁的最低生活?谁就天生是保障者?谁又天生是被保障者? ”一语,出自自由中国论坛LIUHG网友,非不锈钢老鼠之言,忙中出错,张冠李戴了,特此更正并向两位当事人致歉。不锈钢老鼠发了大量反“福利”的文字,LIUHG与之观点类似,在“倒张灭鼠”时顺便扫荡LIUHG一下,亦是功不唐捐也,呵呵。
   一枭2006、2、15
   首发2006、2.15《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附:不锈钢老鼠《民主是如何成为一种剥夺自由的反动力量的》
   在没有民主的国家中,人们往往把民主想象得很好、很高尚、很美丽、甚至很神圣,这也不奇怪:青草总是长在对岸,把自己所不了解的东西想象得很美,是件很容易的事。但说穿了,民主只不过是一种分赃体制,它与专制体制的区别仅仅在于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分赃,这显然一点也不美,甚至说不上是正义。
   通常的分赃形式是这样的:民主政府强制性地从辛苦工作挣钱的公民那里收取了大量的税金,然后各种利益集团的代表就开始利用其能量和影响力在国会分赃。每一个人都可以派出自己的代表,为自己在这一大堆“赃物”中捞上一笔,这就是民主的真谛。由于一个社会中的富人和精英的人数总是比较少,因此利用民主原则向富人征收高额累进税,以便增加自己可“分”的“赃物”的总量,就是一种常见的做法。还有一种做法更为巧妙:某个小团体——比如种植某种特殊作物的农民,他们的人数很少,但组织良好——要求获得政府补贴,如果某届政府不那么做的话,他们就会在大选中把票投给别的候选人。政府自然不愿意失去他们的选票,而给他们补贴只需要从每个人身上多收一块钱——只是一块钱而已,没人会注意到——因此政府总是答应他们的补贴要求。小团体就通过损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为自己捞到了好处。这样的小团体多了,每个小团体都要从你钱包中拿走一块钱,公民身上的税务负担也就积少成多。
   如此等等的分赃和寻租助长了一种倾向,即自己不努力工作挣钱,却热衷于通过民主的政治游戏分走别人的财产。这实际上是一种合法的抢劫,它损害了我们每个人自由支配自己财产的权利。每个人都希望收别人的税,来给自己提供福利和补贴,于是民主国家的税收和福利都在日益膨胀,与此相应的是政府也在日益膨胀,越来越多的钱被庞大的官僚机构所浪费掉,因此民主政府也和专制政府一样有无限扩张的趋势,而公民的自由——包括支配自己财产的自由——就日益缩小了。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西欧的福利国家。
   在今天全球化大潮的冲击下,西欧福利国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方面,民主带来的的高福利——如失业保险和最低工资等——和工会的压力抬高了劳动力价格,使西方工人面对第三世界廉价劳工的竞争时失去了竞争力;另一方面,高税收、高福利的“劫富济贫”政策实际上是在鼓励贫穷,剥夺精英,这就迫使一个国家的资本和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精英流向税收更低、劳动力更便宜的地方。这两种趋势都会使西方国家的失业人数增加。依赖社会福利的人在增多,而交税的精英在减少,这一切终有一天会使得福利国家不堪重负,走向破产。
   其实从长远来看,第三世界廉价劳工的冲击,对西方国家也并非坏事。廉价劳工生产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会使每个消费者受益,而西方国家的失业者由于受教育水平普遍高于廉价劳工,因此他们也可以借机学习培训、提高自己,找到更好的工作,实现产业升级。绝大多数人会长期受益,少部分人短期会受损,总的来说还是合算的。但“劫富济贫”的政策已经使人们失去了进取心,他们宁愿通过政治运做,损害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来维护自己眼前的利益,而不愿意自己付出努力。通常的做法就是通过势力强大的工会迫使政府采取保护政策:更多的补贴、贸易壁垒、限制移民、限制资本的流出,甚至最终可能不得不限制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精英的流出。这样的民主政治,已经成为了剥夺公民自由和反全球化的反动力量。
   
   枭文首发2006、2.15《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鼠文”来源于网络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