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打倒中宣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倒中宣部!

   打倒中宣部!

   此文原名《关于撤销中宣部的建议》,比焦国标的《讨伐中宣部》出笼早得多,乃《枭鸣天下之四一三》,写于2004、3、3, 3/8/2004首发于《议报》第 136 期,转载于《大纪元》、《看中国》等媒体。为表示在《冰点》事件的声援,特换上一个有力“刺激”些的标题重发。

   一枭2006-2-14

   枭鸣天下之四一三:

   关于撤销中宣部的建议

   

   中共中央:

   枪杆子和笔杆子,是我党发家夺权的两大利器。枪杆子归中央军委管,笔杆子归中宣部管。“解放”前,我党的笔杆子厉害异常,向国民党政府发起一次次有力的进攻,党报《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雄文叠出,一纸风行,大展神威,天下归心。至今翻读,依然令人热血沸腾。难怪蒋介石败逃台湾之后,心有余悸地叹息:国民党在军事上大败,宣传上更是惨败啊。

   

    “解放”后,我党宣传部根据形势的需要“脱胎换骨”了,从民主自由的传播者蜕变成了反民主反自由的急先锋,从一党专制的批判者“转型”成了假大空官腔的批发部和封杀舆论的刽子手。“解放”以来,在中宣部严控下,国内外无数大大小小事件,国内媒体上很难看到正确的报道、评论、总结和反思,真话真相成了大奢侈。不过笔杆子仍神气了相当长一段时期,一者挟胜者之余威,托领袖之宏福。我党及其领袖在打倒腐败的蒋介石统治集团过程下建立起了崇高的威望,无论撒多大的谎,都能让人民崇信一时;二者,当时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还处于兴起、发展、壮大阶段,其邪恶反动的本质还未彻底暴露,宣传部门对主义的宣传还是充满激情、主动进攻的。

   

   美国防部在“911事件”后新近设立的一个叫“战略影响办公室”工作机构,又称 “假信息办公室”,“宣传战办公室”。“战略影响办”成立还没几天功夫,就受到了美国和欧洲各大传媒的猛烈抨击,在世界范围的传媒上引起轩然大波。布什总统不得不亲自出马,要求拉姆斯菲儿德立即采取“相应措施”,并对公众公开表示:他领导的政府决不欺骗美国人民,“为捍卫自由,真相比军队更加不可或缺”。在美国,谎言用于战争和对敌,尚且不被允许。中宣部在和平年代却数十年如一日地制造和传播谎言,两相对比,令人感慨。

   

   正所谓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骗得了部分骗不了全体,谎言假相总是难以持久的。随着共产集团的急遽衰落和全面破产,随着信息化、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中宣部宣传的那一套套反社会、反人民、反文明的反动思想落后观念,岂但在国际上成了笑谈,便是在国内也愈来愈没人卖帐了。笔杆子反劲不继、疲态尽显,从主动进攻变为被动防守,从热情推销自己的观点、主义变为蛮横封锁别人的思想、学说。封刊禁报、封吧锁网、压制言论、监控舆论成了中宣部唯一的工作。

   

   如果说“改革”开放以来普通民众最痛恨的是官僚腐败,知识分子和逐年激增的网民最痛恨的无疑就是中宣部了。它一贯空言欺世大言不惭,混淆黑白颠倒是非,一贯屏蔽事实歪曲真相,蓄意误导扼杀理性,一贯鬼鬼崇崇地剥夺民众知情权、言论权,“悄悄地蒙上你的眼晴”。就这种伪人小丑骗子无赖的行径,还谈什么要在国际上“很快形成强大的媒体集团和舆论力量”(赵启正语),真是禅外言禅千里远,梦中说梦两重虚呐。中国的媒体不是党办就是官管,只有党意官意,没有民意,只有党论管论,那有舆论?

   

   宣传,乃斯大林尤其是纳粹习用的法宝。现代大众传播中一套著名的理论──魔弹论,又名皮下注射论,认为大众宣传具有无敌的威力,如难以抵御的魔弹,又如针头,只要扎进人体皮肤,就能让宣传对象接受所宣传的观点和思想。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曾为此大喜若狂,声称“谎言重复千遍就成为真理”。(其实,纳粹取得短暂成功的因素很多,宣传仅仅是其中一个次要方面,希特勒和纳粹党的实际行动及其施政才能才是主要的。当时德国失业者达500多万,相当于全国成年人口的四分之一。其它党派只会纸上谈兵,纳粹党党员们则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德意志人民生产自救的活动中,投入到“为穷人服务”的工作中,终于获得了广大工农群众的感激信任)。

   

   然而,戈培尔们错了,太高估了魔弹的威力。宣传并没能挽救他们失败、灭亡的命运。如一句名言所说﹕你可以在一定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时间欺骗一部份的人,但不可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的人。美国著名社会学家拉菲尔德所主持的研究表明,尽管大众宣传看起来轰轰烈烈、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但事实上并不存在一种可以随心所欲控制世人头脑的传播媒介。尤其在一个舆论开放、思想自由的社会,大众宣传对个人观点的改变效果极其有限。这就是与魔弹论针锋相对的“有限效果论”。在一个封闭、高压的极权社会里,魔弹确是有一定效力的。但高压、封闭终难持久。随着半开放的后极权时代的到来,魔弹就会逐渐失灵,变成哑弹,收获的将是伪装的信任和私下的冷嘲(枭文《魔弹哑了》)。

   

   大众宣传是一把双刃剑,建立在虚假欺骗、新闻导向、思想统一基础上的宣传,是极为虚弱而危险的。人们一旦发现其所宣传的与事实不符,是假大空、乌托邦的欺人之谈,就会产生逆反心理,即使所言为实,也难取信于人了。现在,中宣部即使能偶尔吐实,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也会怀疑是一种“宣传”。

   

   在中英文中,宣传这个词本属中性词。罗马教皇就组织过一个宣传委员会以推广教义。但这个词经过极权主义、纳粹主义的重用之后,早已奇臭无比,在大多数国家,它意味着谎言欺骗,意谓着把新闻媒体变成国家控制下的谎言机器。

   

   撤销中宣部,新闻、舆论才能回归真实,各种政治、经济、社会的真相实况才能浮出水面;撤销中宣部,知识分子才能站起来,言论才能有自由,思想才能解放,民心才能舒畅,社会才能充满生机活力,社会道德才有望回升。耗费大量民脂民膏,浪费大量人力资源、干部才华,犹在其次也。为我党考虑,中宣部的存在亦是弊端累累。撤销中宣部,有利于我党逐步摆脱“新纳粹主义”的棘冠,逐步改善国内国际形象,取信于人,有利于我党自身的凤凰涅槃。

   

   综合上述理由,强烈建议党中央立即动手,坚决撤销倒行逆施、反动透顶、天怒人怨、臭名远扬的中宣部!

   

   东海一枭2004、3、3

   首发《议报》网址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