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姜福祯

   

   

   

   张五常有一个著名的“劳力资本”的理论,其核心主张就是:中国凭

   借人口众多的人力资源优势参与国际竞争肯定会所向披靡。什么样的

   “人力资源”呢?答曰:“廉价劳动力”。2004年国家颁布了劳动者

   最低工资标准,张五常立即愤然写了《另眼看最低工资》的文章。

   

   他写道:

   

     “中国人民的生活好起来了,不难理解政府要帮助贫穷的人。劳

     动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最低工资规定》已于今年3月1日开始施

     行。个人认为,这是值得商榷的,开始时不良效果不明显,但种

     下了祸根,经济更上一层楼会引起很多困难。让我简略地分点说

     说吧。”

   

   此后他以美国为例子从五个方面进行阐述其弊端:一是骑虎难下,节

   节提升;二是雇主优化选择易出现种族、性别歧视;三是会破坏在职

   学习的机会;四、五分别强调这破坏分红的合约和计件。用两条强调

   分红是因为这一条特别重要,“合约”理论是张五常理论独创性的支

   柱,它决不惜削足适履,贩卖自己的理论。

   

   于是他进一步导出一个结论:

   

     “目前中国的经济增长了不起。是劳动人口的竞争力促成的。任

     何削弱这竞争力的政策都不应该考虑。最低工资是一种价格管

     制,其直接的不良效果屡见经传。少为人知的间接效果是阻碍了

     合约的选择,为祸更大。”

   

   瞧,经济增长靠廉价劳动力,国际竞争靠廉价劳动力,任何时候都不

   能让劳动者过上好日子,只能削弱他们、劳累他们,才能保持高增

   长,也才能保持合约者(持股者、富豪)的利益最大化。就是这样一

   个反人道、反人民的混蛋逻辑居然一直在江泽民时代横行。

   

   在他的眼里劳苦大众根本不是人,只是统治者、决策者手里的“行

   货”。1991年他就气急败坏地说,那就错了,他的经济理论就是这样

   设计的:如果教育、医疗住房继续按照他的设计不断“追求利益最大

   化”,恐怕死上两亿人是没有问题的。当复旦教授提问:“如何看待

   内地的剩余劳动力问题?”张反问:“剩余劳动力是失业吗?”张五

   常说,这个问题并不如有些地方说的那样严重,事实上,整体而言,

   在整个亚洲,内地的失业率应该算低的,所谓的“1,000万人失业那

   是胡说八道!”

   

   请看,张五常就是张五常,他本人胡说八道,居然说别人胡说八道,

   地球人都会算中国的失业人口能否超过1,000万。

   

   如果剩余劳动力不算失业人口的话,那应该怎么称呼?叫待业人员

   吗?中国人口统计数字里边的水分大家都知道,农村剩余劳动力至少

   在1.5亿左右,这个数字绝对不夸大,他们的生活怎么解决?

   

   这些似乎不是张五常之流考虑的,他们考虑的只是“成本最小、效益

   最大化”,他们考虑的是“谁叫你不幸生在了中国”,既然生在了中

   国就是“行货”,就必须以倒霉计算!张五常总是理直气壮,在谈这

   些问题之前他早就预设好了前提,他的经济学是一种“残酷的真

   实”,决不是绘画绣花,决不讲二十四孝,绝对是有权阶级和有钱阶

   级镇压无钱阶级的暴烈的行为。张五常的经济学,没有一点人味,极

   端一点说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也并不为过。

   

   抛开对人的无视和残害不谈,张五常的劳动力优势论,在改革的实践

   中也被碰得头破血流。按照张五常的得意设计,50年内中国会保持廉

   价劳动力的绝对优势,积极的一面是引进外资,创造就业机会,可是

   20多年来走的是技术逆进的自杀之路,中国坐失技术引进和技术创新

   的机会,坐失发展技术含量高的民族工业的机会,靠外资和房地产,

   靠少数行业垄断所得支撑门面,结果步入“低技术陷阱”,这是中国

   企业失去技术创新原动力的基本原因。现在很清楚了,中国大陆不过

   是靠廉价劳动力支撑的一个世界低端产品的加工厂,不过是贪官、不

   法商人、不良知识分子合谋迫害和算计一般工农大众,追求“利益最

   大化”和肆意圈钱“空手套白狼”的一个伪现代化的大陷阱。

   

   常识是:工资只是劳动力费用的一个因素,你今天靠低工资降低了劳

   动力费用,不去考虑劳动生产率,明天就会因为劳动生产率太低,使

   劳动力费用居高不下,结果只能通过进一步压低工资来降低劳动力费

   用的上升。这个恶果我们也早看到了,不仅外资企业的实际工资20多

   年没有涨,国内企业的名义工资除掉物价因素也几乎没有上升,大家

   都在给“廉价劳动力优势”垫背,因为社会工资总额上升会引起外资

   企业工资波动。2004年颁布的《最低工资规定》或许是尊重企业经济

   理性,试图匡正江泽民时代“见物不见人”的改革斜路。就是这样一

   点新绿,张五常之流也十分痛恨,坐立不安,最近一些主管官员和相

   关学者还在坚持张五常的低工资优势的经济邪教。这就是我明知张五

   常的大部分经济韬略已经失宠于胡锦涛时代,还要坚持“痛打落水

   狗”的原因之一。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2-12] 修订:[2006-02-12]

   

   推荐给我的朋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