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一枭(余樟法)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余杰疾恶如仇,出招尖锐,可惜刚猛有余,底气不足,强辞夺理,破绽时出。《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一文,又是如此。对贪官污吏,谁不痛恨?小余却恨乌及屋,连他们使用过的毛笔也骂上啦。

   

   胡长清、张二江的书法,我不曾亲眼见过,也不曾听人说过,想必在书法界名气不大,水平二三流而已。盖书法与太极拳一样,都是十分“杀”时间的国粹,经典书法训练没有捷径可走,只能靠大量、长期的临摹古帖来“走向辉煌”。要比较全面地掌握各种书法主要结构和章法技巧,要真正成家,非下数十年苦功不可。想胡张之流,虽少年时“下过功夫”,读书时“最大的业余爱好是练毛笔字”,长大了,当官了,“吹卖嫖赌贪”公务繁忙,恐难以静下来,钻进去,持之以恒,苦练不辍,真爱有加,乐在其中,纵为了腐败和“装饰”自己的需要,勉强玩玩,能玩出多高造诣来?只怕他们的书法,有肉无血,无筋无骨,逃不掉一个“俗”字,只怕那“书法家”的头衔,是沾了“书记、省长”之光罢?

   

   中国书法是一门古老的艺术, 具有悠久的历史。从甲骨文、金文演变为大篆、小篆、隶书,再到东汉、魏、晋时期,草书、楷书、行书、诸体基本定型,它散发着古老艺术的魅力。为一代又一代人们所喜爱。一代又一代人读碑帖、游山水、考金石,从中满足审美欲望,实现自我价值,而这些都是书法的源泉。

   

   书法是构成艺术,也是实用性、表现性的艺术,是一种更倾向于表现主观精神的综合性艺术。它比较集中地体现了中国艺术的基本特征,与绘画一起,管领着中国美术的其他门类,堪称中国美术之首。它以一种视觉美来展示一种神韵、一种心境,通过作品把个人的生活感受、学识、修养、个性等曲折地折射出来,故有"字如其人"、"书为心画"的说法。古代书家,没有专攻书法的,只是把书法作为文字的附属。有许多名人骚客既是文学巨匠又是书法名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苏东坡,书法上的成就很高,位于宋四家(苏、黄、米、蔡)中的首位,他的"黄州寒食帖"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北宋诗人黄庭坚,与苏轼、蔡 襄、米芾并称书法"宋四家";唐朝大诗人李白,也是一位很有影响的大书法家,风格自成一体…。

   

   不错,由于“在专制社会中,思想是被禁止的,任何与统治者意志相左的个人想法、观点和感情都会被严加铲除。思想者的任何思想活动仿佛都是在冒一种生命的风险”,于是,许多才人志士,将书法与琴棋书画一起,当作一种精神寄托,当作了“冶性情,遣怀抱”的艺术,当然在许多文人手里,它也作为科举考试的敲门砖。但因此就断言所有的人“对书法的迷恋,说到底也就是对权力的迷恋”,被“招安在权力网络中,参与了规模庞大的"愚民工程"”,这就有些不分青红皂白,厚诬古今书家了。

   

   艺术是审美的,真善美是辨证统一的,一个“美”人,往往也是“真”人、“善人”(当然,人品与诗品、书品的统一,是相对的,不能简单地划等号。潘岳的诗,秦桧的书,皆技高一代,极有造诣,为人却下流无耻)前不久去世的我的忘年至交陈政老人,就是一个典型。陈老集教育家、古文字学家、诗词家、书法家于一身,尤其是书法,从私塾开始,在先生、母亲督促下开始习字,到文革期间,被贬入“牛棚”,仍潜心练字,每天坚持写六体书法,始终把书法艺术当作一项事业,毕生热爱之、追求之,矢志不渝。陈老书法、擅长甲骨、钟鼎、秦篆、汉隶、魏碑、行草多种书体,所作卜辞书契、吉金文字,出入于商周之间,深得甲金风范;所作魏碑,以“二爨”为体、晋楷为用、汉隶为法,秦篆为意,熔魏碑、隶篆、行草于一炉,高古朴茂、风神超逸、创意标新、自成一家,书坛誉之为“陈氏魏体”。

   

   我有一付联语:“众生忧乐心头挂,一代风云笔底牵”,颇为陈老赞赏,引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比。“小子何人,敢攀诗圣?”忙敬谢不敏。陈老正色对我说:“王国维说‘有第一流人品,第一流境界,第一等胸襟,斯有第一流诗人’。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学习杜甫,身居茅屋,心忧天下,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如果一个诗人艺术家,笔底找不到时代的风云,眼底看不见大众的忧乐,那是不会有出息的。”说得何等的好啊。陈老将拙联写成书法赠我,希望我真正以此自勉。

   

   陈老与我谊结忘年,情深莫逆,相互之间,可谓无话不谈、同声相应,唯有一次,陈老很坚决地拒绝了我。那是我因私谊设宴招待来到广西的国家某领导人,特邀陈老作陪,陈老以“不能饮酒、不耐久坐、不擅应酬”为由坚辞,令我夫妇感叹不已:这才是大艺术家、大知识分子的风范啊。清高是自然界梅菊莲的品格,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传统品格。不媚俗、不随俗、不攀附、不受污染和引诱。历史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狂奴故态的严子陵、笑傲王侯的李白、梅妻鹤子的林和靖……,都是知识分子清高的典范。对比陈老,自觉俗不可耐。陈老一生迷恋书法,又何尝“迷恋权力”,借此作进身计?

   

   艺术家与思想家,各有各的追求目标和势力范围,艺术毕竟属于审美的范畴,要求艺术家与思想家一样去对权力“投枪匕首”,“冒生命的危险”,未免苛求。照小余标准,国画,篆刻,更是病态的艺术、僵尸的艺术了。如此一路骂将下去,伊于胡底?

   

   至于胡江之流,既使玩出了很高的水平,玩出了筋骨神采,也不能就此得出普遍性结论:“书法不仅是一种腐败的手段,而且还是文化衰败的表象之一”。个别流氓恶棍床上功夫一流,难道凡有一流床上功夫者,都成了流氓恶棍吗?十足的强盗逻辑!

   我倒以为,领导干部中多一些书法家,艺术家,益多害少,毕竟,艺术家成为骗子恶棍贪官恶吏的概率,总要低得多。那怕是玩艺术,是附庸风雅,也比玩权力玩女人,附庸丑恶为好。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议报》和本报网址 http://www.chinaeweekly.com

   东海一枭2002、8、29

     

   注:我没学过书法,耗不起那个时间,但喜欢,也交过些书家朋友。以前见余杰胡骂,曾辨以一短文。据说最近《杂文选刊》又刊发了余杰和赵达功君骂书法的文章,特找出旧作,算是为这一古老艺术“卫道”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