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我常说,中共是古今中外最不尊重文化和文化人的政权。闻者多以为夸张,有人说,如果此言指文革中共,不无道理,如果说的是现在,中共对知识分子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尊重的,当今知识阶层的社会地位与收入水平普遍高于工农阶级,就算是收买,说到底也是一种尊重的物质体现。

   

    八九之后,中共确实对知识阶层加强了利益收买,但这是与监控镇压同步加强的。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只许步步紧跟,不许自由思想,只许附庸权力,不许人格独立…,这是将知识分子当工具使用、当家猪圈养、当狗腿子使唤,是深度的羞辱侮蔑,哪有丝毫尊重可言?

   

    又有人说了,历代王朝对文化人不也同样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心么?中共总不至于比专制君主差吧?我答:差得远呢。在如何对待生命、对待传统、对待文化、对待文化人等等问题上,中共都是有史以来态度最为恶劣、心术最为下流、手段最为狠毒的政权!任何专制政权都不会真正尊重文化和文化人,但“不尊重”的程度大大不同。就算都是收买利用,历代王朝也比中共做得更有人情味“文化”味。

   

   春秋以后,在漫长的君主时代,政统与道统大多数时候是分离的。政统即世俗的政治权力掌握在君主手里,道统则由儒家知识分子传承。所谓道统,是一种政治哲学,一种指导政治实践的基本原则。因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历代王朝多奉儒学为意识形态,故道统的道又特指儒家学说。道统在儒家思想中自始至终都存在,关于道统与政统之间的关系,儒家创派人物孔孟那儿就已有阐述。唐韩愈曾提出一个具体的道统传授谱系:"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原道》,《韩昌黎全集》卷十一)。韩愈与宋明理学家都自承为道统的传人。儒家认为,君主代表政统,士人代表道统,政统掌握最高权力,道统掌握最高价值。在政统中,君主与士人是君臣关系;在道统中,师儒与君主相当于师友的关系。蒋庆先生说:

   

   从精神和学术的角度讲,“道统”高于“政统”,但是在“道统”影响“政统”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严密的教团组织在外面对“政统”施加实际权力上的影响和压力,而是对“政统”施加精神上的影响与道义上的压力。同时,通过士大夫个人的入仕活动,将儒家的价值理想带入政治领域,使政治得到超越神圣价值的转化与提升。…儒家将“道统”带入“政统”,是用“道统”去转化、改造、提升、规范“政统”,而不是降低“道统”。(《追求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中和之魅——蒋庆先生谈儒家的宗教性问题》)。

   

   蒋先生对道统有美化、高抬之嫌,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道统转化、改造、提升、规范政统,而是政统转化、改造、降低、规范道统,最终制服道统。甚至有的帝王在御用文人的怂恿下产生集政统与道统于一身的企图。如清朝理学名臣李光地上书请劝“皇上承天之命,任斯道之统”,也就是要康熙帝将政统与道统合二为一,一手抓,果投其所好,大受康熙帝的宠信。但无论如何,道统毕竟葆有一定的相对独立的空间。“封建”帝王一般不敢到太学(相当于大学)去训话,而要从小尊大儒为师,接受儒学的指导;他们气魄再大,也不敢象中共头目那样,即代表政统,又代表道统,既当最大革命家,又当最高理论家,既当革命领袖,又当革命导师,即抓政治权力,又抓理论权力,即掌握最高权力,又掌握“最高价值”。到了民国军阀时代,尚存尊师重道的遗风。他们逢年过节到学校是送礼行礼而不是训话指示。

   

   “封建”帝王大都只抓实权,而把虚的道统交给文化人。历史上最黑暗的明代,也有东林党人抨击时政;最野蛮的满清政权,也知道开“博学鸿词”科“尊重”读书人。乱世群雄争霸,文化人或吃香或落魄,没有保障,且不去说它。汉、唐、宋等几大王朝,不论和平年代还是中晚期战争年代,对士人都颇为尊重,故而文运鼎盛,名儒辈出。宋代的开国皇帝赵匡胤甚至给后世继位者立下遗诏,规定不能以言论杀文人。宋代尽管武力较弱,但颇得民心士心,末代皇帝逃到海上还有很多人追随呢。

   

   另一方面,历代大儒们往往有着强烈的弘道、卫道意识,富有忧患感、责任感、使命感及尊严感,热衷于思考、著述、讲学,为官则比较廉洁清正,敢怒敢言,而且普遍有一种以道自任的帝王师心态,极具道德自信、思想自是、文化自尊。同时,古代士人对于政权,除官僚服务者外,还有理想主义者、批评者反抗者殉道者隐逸者,不一而足。

   

   很多人将专制极权并用,其实两个词大不一样,历代君主只是专制,只有“马克思加秦始皇”政教合一的共产党政权,才配称为极权。如果说君主专制有王道、霸道之分,中共极权只有贼道、邪道!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骨,到中共时代才被普遍彻底地砸断!知识分子的奴化工具化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同时文化人的道德也堕落到历史最低点,文化圈中,除了奴才还是奴才,除了犬儒还是犬儒,不仅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几乎绝迹,便是传统的“士大夫”精神也杳无踪影了。有三首枭诗打识字分子们的“油”曰:

   

   芸芸百姓剩生存,衮衮诸公蛋尽浑。

   最是文人甘御用,纷纷摇尾颂天恩。

   

   马屁最难拍特殊,群奴列队下功夫。

   当然不肯白歌德,出要小车食要鱼。

   

   代表成三自古无,软能哄骗硬能屠。

   牧民有术真高绝,圈养中华十亿猪!

   

   现在的中共对待文化和文化人的态度比文革时期是有进步,但比起国民党、比起军阀、比起古代君主来,仍然差之十万八千里!中共不尊重人格和思想,知识分子也丢尽了人格僵化了思想;中共将知识分子当猪当狗,知识分子为了眼前几根肉骨头甘愿为猪为狗,双方相辅相成,互利双赢,皆大欢喜,只有文化和文化人的尊严奄奄在狭窄的民间角落里。

   

   2006-2-3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3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