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我常说,中共是古今中外最不尊重文化和文化人的政权。闻者多以为夸张,有人说,如果此言指文革中共,不无道理,如果说的是现在,中共对知识分子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尊重的,当今知识阶层的社会地位与收入水平普遍高于工农阶级,就算是收买,说到底也是一种尊重的物质体现。

   

    八九之后,中共确实对知识阶层加强了利益收买,但这是与监控镇压同步加强的。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只许步步紧跟,不许自由思想,只许附庸权力,不许人格独立…,这是将知识分子当工具使用、当家猪圈养、当狗腿子使唤,是深度的羞辱侮蔑,哪有丝毫尊重可言?

   

    又有人说了,历代王朝对文化人不也同样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心么?中共总不至于比专制君主差吧?我答:差得远呢。在如何对待生命、对待传统、对待文化、对待文化人等等问题上,中共都是有史以来态度最为恶劣、心术最为下流、手段最为狠毒的政权!任何专制政权都不会真正尊重文化和文化人,但“不尊重”的程度大大不同。就算都是收买利用,历代王朝也比中共做得更有人情味“文化”味。

   

   春秋以后,在漫长的君主时代,政统与道统大多数时候是分离的。政统即世俗的政治权力掌握在君主手里,道统则由儒家知识分子传承。所谓道统,是一种政治哲学,一种指导政治实践的基本原则。因汉武帝独尊儒术以来,历代王朝多奉儒学为意识形态,故道统的道又特指儒家学说。道统在儒家思想中自始至终都存在,关于道统与政统之间的关系,儒家创派人物孔孟那儿就已有阐述。唐韩愈曾提出一个具体的道统传授谱系:"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原道》,《韩昌黎全集》卷十一)。韩愈与宋明理学家都自承为道统的传人。儒家认为,君主代表政统,士人代表道统,政统掌握最高权力,道统掌握最高价值。在政统中,君主与士人是君臣关系;在道统中,师儒与君主相当于师友的关系。蒋庆先生说:

   

   从精神和学术的角度讲,“道统”高于“政统”,但是在“道统”影响“政统”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严密的教团组织在外面对“政统”施加实际权力上的影响和压力,而是对“政统”施加精神上的影响与道义上的压力。同时,通过士大夫个人的入仕活动,将儒家的价值理想带入政治领域,使政治得到超越神圣价值的转化与提升。…儒家将“道统”带入“政统”,是用“道统”去转化、改造、提升、规范“政统”,而不是降低“道统”。(《追求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中和之魅——蒋庆先生谈儒家的宗教性问题》)。

   

   蒋先生对道统有美化、高抬之嫌,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道统转化、改造、提升、规范政统,而是政统转化、改造、降低、规范道统,最终制服道统。甚至有的帝王在御用文人的怂恿下产生集政统与道统于一身的企图。如清朝理学名臣李光地上书请劝“皇上承天之命,任斯道之统”,也就是要康熙帝将政统与道统合二为一,一手抓,果投其所好,大受康熙帝的宠信。但无论如何,道统毕竟葆有一定的相对独立的空间。“封建”帝王一般不敢到太学(相当于大学)去训话,而要从小尊大儒为师,接受儒学的指导;他们气魄再大,也不敢象中共头目那样,即代表政统,又代表道统,既当最大革命家,又当最高理论家,既当革命领袖,又当革命导师,即抓政治权力,又抓理论权力,即掌握最高权力,又掌握“最高价值”。到了民国军阀时代,尚存尊师重道的遗风。他们逢年过节到学校是送礼行礼而不是训话指示。

   

   “封建”帝王大都只抓实权,而把虚的道统交给文化人。历史上最黑暗的明代,也有东林党人抨击时政;最野蛮的满清政权,也知道开“博学鸿词”科“尊重”读书人。乱世群雄争霸,文化人或吃香或落魄,没有保障,且不去说它。汉、唐、宋等几大王朝,不论和平年代还是中晚期战争年代,对士人都颇为尊重,故而文运鼎盛,名儒辈出。宋代的开国皇帝赵匡胤甚至给后世继位者立下遗诏,规定不能以言论杀文人。宋代尽管武力较弱,但颇得民心士心,末代皇帝逃到海上还有很多人追随呢。

   

   另一方面,历代大儒们往往有着强烈的弘道、卫道意识,富有忧患感、责任感、使命感及尊严感,热衷于思考、著述、讲学,为官则比较廉洁清正,敢怒敢言,而且普遍有一种以道自任的帝王师心态,极具道德自信、思想自是、文化自尊。同时,古代士人对于政权,除官僚服务者外,还有理想主义者、批评者反抗者殉道者隐逸者,不一而足。

   

   很多人将专制极权并用,其实两个词大不一样,历代君主只是专制,只有“马克思加秦始皇”政教合一的共产党政权,才配称为极权。如果说君主专制有王道、霸道之分,中共极权只有贼道、邪道!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骨,到中共时代才被普遍彻底地砸断!知识分子的奴化工具化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同时文化人的道德也堕落到历史最低点,文化圈中,除了奴才还是奴才,除了犬儒还是犬儒,不仅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几乎绝迹,便是传统的“士大夫”精神也杳无踪影了。有三首枭诗打识字分子们的“油”曰:

   

   芸芸百姓剩生存,衮衮诸公蛋尽浑。

   最是文人甘御用,纷纷摇尾颂天恩。

   

   马屁最难拍特殊,群奴列队下功夫。

   当然不肯白歌德,出要小车食要鱼。

   

   代表成三自古无,软能哄骗硬能屠。

   牧民有术真高绝,圈养中华十亿猪!

   

   现在的中共对待文化和文化人的态度比文革时期是有进步,但比起国民党、比起军阀、比起古代君主来,仍然差之十万八千里!中共不尊重人格和思想,知识分子也丢尽了人格僵化了思想;中共将知识分子当猪当狗,知识分子为了眼前几根肉骨头甘愿为猪为狗,双方相辅相成,互利双赢,皆大欢喜,只有文化和文化人的尊严奄奄在狭窄的民间角落里。

   

   2006-2-3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3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