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一

   唐朝诗人韦应物曾任鄠县、栎阳、滁州、江州、苏州等地的县令和刺史,他在一首投赠诗中写过一句很有名句子:"邑有流亡愧俸钱"。流亡,指包括乞丐在内的灾民。范仲淹叹之为"仁者之言"。一个封建官僚尚且会因属境有流亡人口而知愧,感到对不起自己的工资。以人民公仆自称、以为人民服务自诩的我党和党官们,对于"流亡",却不但不愧,反而加以"严重影响城市形象和社会治安"之类恶谥,进行"收容遣送",还要向家属收取遣送费,可谓蚊子腿上割肉、苍蝇肚里榨油,极敲骨榨髓、杀贫济富之能事,打的却是"维护城市形象,维护公共秩序"的幌子。

   收遣恶制天怒人怨,殃民数十年之后,终被废除了,代之以"救助管理办法",应该说这是我党在制度的文明化、人性化方面的一大进步。然而,很快地各地各种方式的"禁讨令"、"逐丐令"纷纷出台了,这不能不说废除强制收容遣散制度后的一个倒退。

   二

   最严酷的专制王朝,最冷血的封建官僚,也不会剥夺弱势群体的乞讨权和乞丐的"结社权"。小说中丐帮是最常见的帮派组织之一,人数众多、分布极广、势力庞大,为江湖上著名的正道组织,有天下第一大帮之称。丐帮除强济弱,重诺守信,英雄辈出。这当然是小说家言,当不得真的。史料中无"丐帮"之名,在历史上还未见到全国性的丐帮组织。

   但以乞讨为生的职业乞丐,很早就有了。据《丐帮源流考》载,职业乞丐可能始于六朝。至于乞讨行为,更是源远流长,圣人不免。据说孔子当年曾在陈国断炊,接受范丹的济才不致饿死。东汉的范丹是历史上著名的穷汉,和春秋时代的孔子扯上关系,当然是穿凿附会、以讹传讹的结果。但孔子陈国断炊,史有确载,他没有饿死,不能不乞食吧。

   不少诗人文人高人都有过真真假假的乞食、乞讨行为,唐代元结着《丐论》,自称:"游长安与丐者为友。";陶渊明写有《乞食》诗:"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龚自珍在诗中说"猖狂乞食过江淮。"(这里乞食是夸张的说法,实为向故人"乞钱"或故人赠钱,诗后自注:过江淮间不困戹,何亦民、卢心农两君力也);戏曲、小说中,唐伯虎们扮成乞丐泡妞追美或调戏权贵,人们也视之为文人的风流韵事;《后汉书-独行传》曰:"向栩字甫兴,河内朝歌人。向长之后也,少为书生,性卓诡不伦,不好语言,而喜长啸或骑驴入市,乞丐于人";《小偷日记》作者[法]让·热内是文坛大家。他年轻时到处流浪与乞丐结帮,多次因盗窃而入狱,后被判终生流放,他在狱中写的作品却轰动文坛。

   乞丐行为,君王亦不免。《左传》曾记载晋公子重耳"乞食于野";最有名的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少年贫寒,当和尚不成当乞丐。传说敲打牛骨头就是从他开始。穷家门的人称那牛骨头为"太平鼓",上面有十三个小铜铃,相传一个铜铃可吃一省。当上皇帝后的朱洪武传旨,乞丐用上安上十三个铜铃的太平鼓,享有"吃遍全国十三个省份"的特权。另有一说,唱花鼓行乞源于朱洪武平定天下后,为恢复家乡凤阳的元气,不惜迁徙江南富户十四万至凤阳,并严律私归者有罪。由于连年征战,田地荒芜,凤阳地方流离失所沦为乞丐者甚众。于是移居于此的江南富户每至冬季必扮成穷家门人,藉行乞潜归原籍,久而久之竟以行乞为业。一首花鼓歌谣唱得好:"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元璋,十年倒有九年荒,背起花鼓走四方。"

   对于佛教尤其是印度早期佛教而言,乞食更是教徒们的"本地风光"和"本职工作",是"实施游行教化利导众生"的方便大法。和尚又名乞士,佛陀制定了"外乞食以养色身,内乞法以养慧命"的制度,佛陀自已也是严格执行以身作则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开头就说:"尔时,世尊食时,着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唐)贯休诗《乞食僧》写一个"擎钵貌清赢,天寒出寺迟。朱门当大路,风雪立多时"的和尚,此和尚"似月心常净,如麻事不知",已是悟道成佛的高人。"行人莫轻诮,古佛尽如斯","古佛"外表和行为也是这样与人无异、不露形迹的呀。

   佛教乞食还有许多讲究,《楞严经》中有"钦仰如来,开阐无遮,度诸疑谤"之语,意谓钦仰佛陀开示阐明对贫富无分别的乞食方式,以免除他人的疑惑和毁谤。大迦叶专找贫苦人乞食,须菩提专找富人乞食,前者使人怀疑他故做清高,后者招人毁谤他贪图富贵。小乘乞食有其顺序,一般是先找官家,然后依次为唱、屠、沽(酒家)、淫舍;大乘乞食则一视同仁,不舍贫而从富,亦不舍富而从贫,以显示平第之道。

   乞丐结社,古代亦不禁。《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描述杭州城里的乞丐团头金老大,他手中的杆子是领袖的标记,统辖全城的叫化子,证明在宋代丐帮已然成气候,是具有某种程度组织规模的社会群体。"这般丐户,小心低气,服着团头,与奴一般,不敢触犯。"想见当时的丐帮纪律严明。丐头的杆子(打狗捧也)一直沿用到清末明初,不仅象征权力,还可以执行帮规,惩治违规的乞丐。当时京师的丐帮有黄、蓝杆子之别。黄杆子多八旗中游手好闲横行市井之徒。蓝杆子则是普通乞丐。

   三

   古今中外,还没有一个政府能彻底根绝乞丐。在任何一个社会里,乞丐都是需要怜悯与救助的最贫弱无助的群体。难免有"假乞丐",有一些好逸恶劳、游手好闲者把乞讨当作一种"致富手段",但在贫富极度悬殊、民众毫无保障而中共自称具有最优越社会制度的中国,可以肯定大多数职业及非职业乞丐都是为生活所迫。对于乞丐问题,政府份所当为的,不是禁,而是进一步完善"救助管理办法",让流亡人口得到切实有效的救助,而是完善社会保障体系,让他们安居乐业,从根本上载断乞丐之"流"。政府不此之图,反而大发禁丐令,反而以各种方式摧毁民众的同情心和道义感,号召市民不要同情乞丐,不要向乞丐施舍。如此苛政暴政,称得上是空前绝后了。这不是把无告无助的贫民往绝路上逼吗?

   是在往绝路上逼。网上一篇消息称:二oo三年十月至十一月中旬,十二个省市,有近二百多万农民掀起抗争潮,成立了三百多个农民组织,抗争的口号是:反压迫、反剥削、反欺榨。此消息有关数据未得到证实,但各地民众的抗争浪潮此伏彼起则是不争的事实。由于缺乏组织和"预谋",这些抗争都是自发的、"孤立事件"的,结局都是"首恶必办,胁从从宽"、官府成功平息事态。

   民众负面的抗议抗争则是自杀。国家卫生部公布的有关数字显示:每年大陆约有28.7万人自杀死亡(相当于加拿大的人口总数了),除此之外还有约200万自杀未遂者。中国已经成为排名最靠前的高自杀率国家之一。个体自杀的原因当然千差万别,纷繁复杂,专家称"对物质的强烈欲望必然会带来精神压力,心理失衡,从而导致悲剧一再发生",实属皮毛戓弱智之见。社会不公、权力腐败、有冤难伸、人际关系紧张、道德丧失、价值缺位、信仰危机、制度缺陷、社会两极分化加大等等,都会导致自杀率的上升。贫困无疑是元原因之一。这些自杀未遂戓已遂者几乎全是弱势群体,绝大多数又是农民,其中又以农村妇女居多。

   荒唐的是,自杀居然被定性为制造事端、报复社会、发泄私愤、必须依法严惩的恶劣违法行为。中国贫民想活着太难,想好好活着更难,想死也不容易啊,死也要悄悄躲在家里戓钻进深山去死,如果胆敢"在党政机关、广场、外国使领馆区域、商业中心,搞政治性自杀、扩大影响性自杀或假自杀",那是要严肃处理的。而这类自杀事件,正呈星火四起之势。

   四

   张五常是反对乞讨和慈善行为的,他在反对福利制度的近作《福利经济的诱惑》中举乞丐为例:"你在街上见到一个女人,身上血迹斑斑,抱着一个五岁大的睡着的孩子,坐在路旁行乞。你袋中有钱,而家中更有很多很多钱,你会不会给那个可怜的女人一块钱呢?我知道你心里的选择。但你的脑子怎样想呢?你不傻,知道那个女人还可以工作,知道她身上的血是用鸭血涂上去,也意识到那个五岁大的孩子多半是租来的。你可能像我那样,正要拿出钱包给那个女人十大元,但脑子却想,不要鼓励这样的行为吧。那个女人可以工作,应该工作,但她选择行乞为业;那个孩子应该开始认字,但却被迫,伪作睡着在路旁行骗。孩子当然不明白是怎样的一回事,但你会想,这孩子长大后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有假乞丐就能够否定乞丐群体的边缘属性?怕福利了"假乞丐",所以反对乞讨行为,反对慈善施舍,进而反对福利制度,这是什幺逻辑?且不说"假乞丐"也值得同情,需要宽容,且不说乐善好施、扶危济困、解囊相助,助人为乐乃传统美德,没有较为完善的福利保障,没有"免于匮乏的自由",你凭什幺断定"那个女人选择行乞为业",不是为生活所迫?凭什幺断定她是"假乞丐"?"可以工作,应该工作",但她找不到工作又没有最起码的生活保障,你说她该乍办?张五常难免有"以小心之心度乞丐之腹"之嫌呀。

   确实,生活中有年青力壮的乞丐,有乞丐住宾馆泡茶馆上酒馆,有乞丐靠乞讨发家致富,媒体常会愤愤不平地讲这方面的故事,但对于庞大的乞丐群体,这毕竟是少数,是特例,有更多的乞丐是老人、小孩和残疾人,有更多的乞丐贫病交加饥寒交迫无望无助乃至冻死饿死在纸醉灯迷的繁华城市,他们能否活下来全靠运气,政府何尝关心过,哪家官方媒体如实报道过?同时,住宾馆泡茶馆上酒馆又乍啦,乞丐就为啥就不能奢侈一回?

   一位网友说得好,作为个人,市民有权对乞丐的惨状表示怀疑,对他们的存在表示厌恶,但是一个理性的社会必须提防这种个体情感上升为集体意志,更不能使其借助某种程序形成公共决策或法律意志,使"救助管理"重新异化为实质的"收容遣送"。

   至于租用孩子行乞,属于犯法行为,有关部门理当过问。按未成年人保护法,对流浪儿童政府是要主动提供救助的,不管不问在就是失职。同时,义务教育法规定,所有适龄儿童都有接受教育的义务。如果是父母不让子女上学、出租子女谋利,要追究父母的责任;如果是交不起学杂费而失学,就是政府的责任。对于那些拐卖、残害儿童并强制胁迫他们乞讨的人,更应得到法律及时的追究。不然,就是公安部门的失职。

   五

   福利制度,泛泛而言,利弊并存,赞成与反对,各有其理,无非学术,无关道德。其利与弊,不是简单的肯定否定的是非题,是度的问题。但任何关系国计民生的思想、学术戓理论,最高妙,如果无视现实,不联系具体国情,都是纸上谈兵没有意义的,不小心还会产生负面意义,经济学作为当今中国政商要界通吃的显学,尤其如此,严肃的学者不可不慎。特别是象张五常这样对中国决策层有一定影响力的经济学名家,谬论流传,遗害无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