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中国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中国的改革就是从农村改革开始起步的。中国的民主进程也是从农村最基层的组织开始的。1998年11月4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然而,至今四年过去了,既使从公开发行的官方刊物的相关报道及信息严密封锁的情况下所了解到的状况看,基层民主不容乐观,在大多数地区,村民自治,仍然是有名无实的花架子,是可望不可及的幻影。

   不少领导干部、新闻媒体,包括一些知识分子,总是将基层民主进展迟缓归咎于农民素质低下、缺乏参政议政的热情和水平,归咎于部分地区存在的宗族、帮派问题,归咎于恶霸地痞黑势力对选举的操纵。

   这些是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真正妨碍村民自治的阻力,往往来自上面,来自于乡镇县市权力机构、司法机构以及各种类型的既得利益者,是他们的胡作非为和不作为,弱化甚至剥夺了村民民主权利,影响、干预乃至破坏了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实施,极大地伤害了村民民主自治的积极性。因为他们并不满足于“指导和帮助”,而企图依旧象从前一样,充当农村、农业、农民说一不二的“民之父母”,以便更好地剥削、压迫、奴役农民。村委会主任、副主任,大多仍是由上面委派、委任或者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操纵、干预出来的。由村民自己选举的村领导,往往得不到上面必要的支持,甚至饱受刁难、迫害、打击,无法开展工作,最后不得不自动辞职。

   日前收到河南省平舆县十字路张铁村委韩庄某网友的一封来信:“我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农民,故深知人民生活的艰辛和无奈!”,并附一文:

   “1999年2月,平舆县十字路乡张铁村委换届选举。当时张铁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主任石秀云和该村委韩庄八组的共产党员、前任村支部书记韩世俊两个人同时被推选为村委主任候选人。根据村民投票选举的结果,韩世俊以高于半数票当选为村委主任,石秀云则落选。韩世俊走马上任后,不断接到群众反映:村党支部书记石秀云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出于一位老党员的党性,韩世俊多次到乡、县领导那里反映情况,但一直得不到解决,以致于两人矛盾逐渐激化。1999年11月八日上午11时许,有两个默生人要与韩世俊谈收购芝麻的生意,两人约定下午见面谈谈。下午4时许,韩世俊在赶往临村大秦集贸市场途中,一辆红色"昌河"车"嘎"的一声停在他面前,车上一人下车拉住他的衣服来到路边一两米深的沟旁要谈收购芝麻的生意,遭到韩世俊的拒绝后,那人突然从腰里掏出一支手枪逼他下沟,另一男子也从提包里掏出一支双管短枪,对着韩世俊的身体下部,只听到"叭哒"一声,短枪不知因何未打响。韩世俊死死抱着路边一棵杨树不愿下沟,恰巧这时,他儿媳妇看到了,便高喊救人。这时,一辆三轮车行驶过来,韩世俊乘机争脱凶手的追杀,跳上车跑了。三个月以后,凶手在其它地区作案而入狱,供认出在韩庄持枪要杀韩世俊是受石秀云的指使。后来韩世俊多次上访,迫使政府终止了石秀云的县人大代表资格,并开除其党籍、支书,而韩世俊随后也被迫辞职,呜呼!!现在我们村委支部书记是乡领导来代理的,村委其实共有两人:一人是村委会计,听命于石秀云;一人是计划生育专干。这个连自已的姓名就不会写的女文盲,先任支书后入党,凭几分姿色,玩村委大权于股掌之中。请问她的县人大代表谁选的?因为我们老百姓压根不知道人大代表竟还是人选出来的!”

   我没有深入该乡该村了解,但我是农村长大的,现今也常回老家看看,我相信网友文中所述,既使细节有出入,整体上定然是事实无疑。类似事件在当今农村层出不穷,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布什在清华的演讲中提及邓小平说过,中国的民主要逐步从村级扩展到中央级。小布什最猖狂最愚蠢,谅他也不至于公然造谣撒谎。改革的口号大喊了二十多年了,甭说中央级,连乡级选举的脚步都没迈出,就是村一级,四年了,还迈得歪歪斜斜摇摇晃晃,这到底是为什么?

   广大农民对于直选国家领导人的“大民主”,或许缺乏积极性,但对于自己村里的事情,包括推选对领导人,却不缺乏“参政议政”的热情。他们素质最差,头脑最愚昧,也区分得出,谁能够更好地代表村民的利益、维护村民的利益,谁能够实实在在为村里办事,谁只会吹吹拍拍、化公为私、贪污腐化,只会帮着“上面”欺骗、压榨村民!

   说穿了,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既得利益集团,僵化落后的官僚专制体制,才是村民自治的绊脚石和基层民主的拦路虎,也是造成广大农民素质低劣的罪魁祸首!

   2002、2、2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