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东海一枭(余樟法)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年制义务教育”依然赤裸裸的欺骗,大量农村孩子依然因贫困而失去受教育机会。据官方媒体报道,仅安徽一省农村,就有18000户农民无力支持子女上大学,考取了却上不起大学的特困生约3000人(这份资料掩盖了一个事实:在农村能支持子女读到高中毕业的还不算真正的贫困户,无力支持子女上学的、无力支持子女读完小学上完初中的远不止18000户,而考上高中却因家贫辍学的,也绝不止3000人)。根据联合国推荐的比例,教育经费应当最少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六,但中国只占百分之二。在一百二十个国家中排列第九十六名,与众多小国穷国为伍,甚至乌干达这样的穷国在保证教育权利方面都要比中国做得好…。

   广大公仆特别是中高级公仆当然例外,他们享受着国家提供的极好的福利待遇。我们有一整套机关工作人员(现统称公务员)福利制度,主要包括各种福利性补贴、集体福利设施、工时制度以及休假、医疗、住房待遇等,根据一定级别给予他们相当的生活保障和生活享受。纵然路有冻死骨,不影响他们朱门酒肉臭。

   

   我当然知道,福利制度是一个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众说纷纭、争辩不休的话题,美国民主党、共和党的最大不同就在这个问题上。一些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认为,一个任由市场自由运作的社会可能会产生大量经济不平等,但只要具备决心和能力能够上升到与他们能力相匹配的位置就可以了,一些问题可以通过发展、通过把蛋糕做大来解决。这在严格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并非毫无道理,但在中国却完全行不通。因为我们的市场经济具有“中国特色”,权力在其中扮演了主角。蛋糕做得最大,赶不上特权集团的手大脚大胃口大,底层绝大多数民众永远无权享受自己辛勤做大的蛋糕。

   一些新自由主义者还曾坚决反对福利制度,甚至视之为一切罪恶之源,认为福利制度削弱了进取和自立精神,给它所设想的受益者-----被界定为弱者、贫穷者和不幸者的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略知中国国情者都知道,中国人民对这种“伤害”却是梦寐以求而不可得。在西方,公民福利过高,如山珍海味过饱,开点消化处方无妨,而在我们这里,民众社会、医药、教育毫无保障,如草根树皮犹未裹腹,张五常却在担心大鱼大肉的负作用来了。

   张五常“不是不愿意出钱”、“绝对赞成帮助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可是,不建起一定的社会福利制度,怎么去帮助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靠“中国慈善总会”?靠“希望工程”?靠“社会福利有奖募捐”?靠寥寥无几的儿童福利院?靠颔导访贫问苦送温暖?中国人民不敢奢望享受什么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不敢奢望福利制度有多健全多完善,至少让绝大多数穷人看得起病、让穷人的儿女读得起书啊。

   不过,张五常关于“中国会走向福利制度之路”的担心大可不必。我可以肯定,没有政治民主,福利制度对于中国人民永远都是镜花水月。中国现在实际上是权力经济,丛林法则,穷人更穷,富者益富,为富不仁,弱肉强食!何新认为,西方的民主制度建立在一个成熟而高度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之上,我以为恰恰相反,不是有了成熟而高度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才有民主制度,而是有了民主制度,才能变官本位、权本位、党本位、国家本位为民本位,才能更好地维护社会公正、有效保障人民特别是底层民众的权益,才有望建立一个比较成熟和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由于缺乏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大量中国穷人正在象猪狗一样无望无助地地死去,死于自焚自杀、死于贫困绝望、死于职业病、死于天灾加人祸,甚至还有直接死于冻饿的,千年前万恶旧社会“路有冻死骨”的惨景,居然发生于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发展、经济一枝独秀的神州大地上:日前从多种渠道获悉,12月11日上午,18岁少年冻死在沈阳市沈和区大南街广东宾馆门前;12月9日,沈阳站行李房外一个40岁左右男子被冻死,当时死者附近还有两个流浪汉在地上躺着;这个冬天,城市里难以过冬的流浪汉还大有人在…,而号称著名经济学家的张五常却在毫无理由地“担心中国会走向福利制度之路”!此人何以不顾最基本的事实说出如此“令人反胃”的昏话,提出如此毫无探讨价值的伪问题,是否装傻,不得而知,知猪之称,应该是名符其实的。哈

   东海一枭2003、12、18

   首发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本文参考资料:2003年07月24日14:40深圳新闻网《德国给社会福利制度动大手术》

   附三:摘自《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张五常是反对乞讨和慈善行为的,他在反对福利制度的近作《福利经济的诱惑》中举乞丐为例:“你在街上见到一个女人,身上血迹斑斑,抱着一个五岁大的睡着的孩子,坐在路旁行乞。你袋中有钱,而家中更有很多很多钱,你会不会给那个可怜的女人一块钱呢?我知道你心里的选择。但你的脑子怎样想呢?你不傻,知道那个女人还可以工作,知道她身上的血是用鸭血涂上去,也意识到那个五岁大的孩子多半是租来的。你可能像我那样,正要拿出钱包给那个女人十大元,但脑子却想,不要鼓励这样的行为吧。那个女人可以工作,应该工作,但她选择行乞为业;那个孩子应该开始认字,但却被迫,伪作睡着在路旁行骗。孩子当然不明白是怎样的一回事,但你会想,这孩子长大后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有假乞丐就能够否定乞丐群体的边缘属性?怕福利了“假乞丐”,所以反对乞讨行为,反对慈善施舍,进而反对福利制度,这是什幺逻辑?且不说“假乞丐”也值得同情,需要宽容,且不说乐善好施、扶危济困、解囊相助,助人为乐乃传统美德,没有较为完善的福利保障,没有“免于匮乏的自由”,你凭什幺断定“那个女人选择行乞为业”,不是为生活所迫?凭什幺断定她是“假乞丐”?“可以工作,应该工作”,但她找不到工作又没有最起码的生活保障,你说她该乍办?张五常难免有“以小心之心度乞丐之腹”之嫌呀。

   确实,生活中有年青力壮的乞丐,有乞丐住宾馆泡茶馆上酒馆,有乞丐靠乞讨发家致富,媒体常会愤愤不平地讲这方面的故事,但对于庞大的乞丐群体,这毕竟是少数,是特例,有更多的乞丐是老人、小孩和残疾人,有更多的乞丐贫病交加饥寒交迫无望无助乃至冻死饿死在纸醉灯迷的繁华城市,他们能否活下来全靠运气,政府何尝关心过,哪家官方媒体如实报道过?同时,住宾馆泡茶馆上酒馆又乍啦,乞丐就为啥就不能奢侈一回?

   一位网友说得好,作为个人,市民有权对乞丐的惨状表示怀疑,对他们的存在表示厌恶,但是一个理性的社会必须提防这种个体情感上升为集体意志,更不能使其借助某种程序形成公共决策或法律意志,使“救助管理”重新异化为实质的“收容遣送”。

   至于租用孩子行乞,属于犯法行为,有关部门理当过问。按未成年人保护法,对流浪儿童政府是要主动提供救助的,不管不问在就是失职。同时,义务教育法规定,所有适龄儿童都有接受教育的义务。如果是父母不让子女上学、出租子女谋利,要追究父母的责任;如果是交不起学杂费而失学,就是政府的责任。对于那些拐卖、残害儿童并强制胁迫他们乞讨的人,更应得到法律及时的追究。不然,就是公安部门的失职。

   五

   福利制度,泛泛而言,利弊并存,赞成与反对,各有其理,无非学术,无关道德。其利与弊,不是简单的肯定否定的是非题,是度的问题。但任何关系国计民生的思想、学术戓理论,最高妙,如果无视现实,不联系具体国情,都是纸上谈兵没有意义的,不小心还会产生负面意义,经济学作为当今中国政商要界通吃的显学,尤其如此,严肃的学者不可不慎。特别是象张五常这样对中国决策层有一定影响力的经济学名家,谬论流传,遗害无穷。

   在一些西方国家,福利制度已经是营养过剩、弊大于利了,邢世嘉先生就描绘了一群《向往失业的德国人》,他们费尽心机“钻政策的空子”,找借口失业,因为失业了会享受比工资更丰厚的福利。但具体到中国,反对并担心“中国会走向福利制度之路”,就不仅仅是无知了。

   中国的国情是:绝大多数农业人口是根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系统支持。在城市中,随着国企的破产化和大面积失业的发生,日益增多的城市人口特别是新增人口,几乎正在失去生存的最基本保障。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卫生总体表现"排名,在191个国家中,中国排名144位,甚至不如伊拉克等国;官方媒体也曾报道,目前中国约76%的人没有参加医疗保险,自费看病的费用占私人健康支出中的近80%,而与此同时,1990年—2000年间,医疗费用增加了8—10倍;卫生部承认:因严重短缺经费和设备,在县级和县级以下地方,包括防疫机构在内的公共卫生系统,只有三分之一勉强运转,三分之一处于瓦解边缘,三分之一已经完全垮台。一项调查显示:1998年,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病人因为经济困难而无法就医,在经济落后地区,这一人数更多,农民和大量市民没有医疗保障。且不说全面普惠的医疗保障,便是初级医疗,广大农村也极少有达标的。

   北京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王郁昭曾坦承,目前大陆还有三千万人没有根本解决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的,由于受各种自然灾害和疾病的影响,有的又会重新陷入贫穷。但是若按照世界银行每人每天一美元的严格标准计算,其实中国大陆有一亿左右贫穷人口。对于许多走投无路的穷苦人而言,乞讨是唯一的最后的一条活路。政府在提供最低社会保障方面无所作为,还不许乞讨,还通过各种手段设法摧毁社会对这一弱势人群的同情心,这是把人往绝路上逼!

   五常君要“赞同福利经济的朋友可以香港为鉴”,“在葛伯伟时代,比例上,天天在哭的、大叫大嚷的可怜人远不及今天那么多。给他们钱,他们哭得更厉害了。福利经济是搞什么鬼的?”这又犯了比类不伦的毛病。首先,穷有各种程度,有的穷是饿得吃不饱饭生不如死,有的穷是买不起小车养不起二奶。美国穷人与中国穷人就不一样。“葛伯伟时代天天在哭的、大叫大嚷的可怜人”可怜程度远远没有当今中国的可怜人的程度高,其次,殖民时代的香港,穷人的生活、教育、医药等基础生活还是有保障的。

   今天香港成为举世最庞大的政府房屋供应城市,还有,医管局、综援金、强积金等问题,其罪不在福利制度而在福利过度。“如果取消所有福利,财政会有盈余,而官员们还可以保持他们目前的冠于地球的薪俸”,我同意。可是问题并不加么简单,其它种种可以和难以预料社会问题将会层出不穷。“四十年前,在美国加州,鉴别需要福利赈济的人需用福利职员。结果是,政府的福利支出三元,其中两元是政府职员的薪酬。这可说是为政府职员而设的福利制度了。不止此也:串谋虚报的例子时有所闻,而争取增加社会福利的,永远是政府的福利机构。”即使福利制度弊端如此之多,美国加州并未取消它,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完善它。世界上大多数政府权衡利弊,它们不不怕福有制度产生弊端,而怕没有福有制度所产生的弊端。五哥所举的加拿大、瑞典,都是如此。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