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锦涛君:

   

    不管你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形象,识旧见浅思想僵化抑或老谋深算阴险毒辣,不管你怎样权重位尊威风得意,落在枭眼里,至少到目前为止,你不过一个小丑可怜虫而已。我对你只有轻蔑、怜悯以及恨铁不成钢的忧痛!别以为集党政军大权在手就了不起,那都是临时性转瞬即逝的,而且你那权力从肮脏不堪的小黑箱子里操作出来,是非法的。你代表不了中国人民,代表不了国家,代表不了广大党员,甚至也代表不了“紧密团结在你周围”的那一撮特权分子。他们只不过是把你当傀倮当工具在利用你罢了。

   

    你上台以来,延续中共专制恶政,空前的官场腐败依旧,各种反文明的恶法依旧,自由知识分子依旧受到持续迫害,媒体空间受到更严厉的打压整肃,本来极低的网络自由度变得更低…,你居然还作出向北韩古巴学习意识形态的批示,真乃昏招叠出傻话连篇!

   

    当然,你与家宝君也做了些好事,如废除遣送制度,据说“私下”还庇护过个别正义人士,可是,与广大公仆所作之恶所造之孽相比,太微不足道了。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层出不穷的罪恶行径,纵然不是你的主意甚至有违你的本意,但是,你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就不能不对党政军的所有行为负责!面对社会的空前黑暗,民众的无穷苦难,无动于衷是冷血,无能为力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论你是无动于衷还是无能为力,你都难逃罪责!

   

    看你忙忙碌碌的样子,大过年的还冲风冒雪跑到延安穷山沟里去访贫问苦。但不论表现得怎样真诚,都是陈旧无聊的政治秀,没有任何人会真的被感动,只会嗤笑你做这一切别有用心:为了维护手中的特权。老枭想起了汉宣帝时丞相丙吉的不管人死而问牛喘的故事:当同行小吏疑惑为什么丙吉不问人死伤却关心牛喘气,丙吉回答,百姓斗殴,自有京兆尹去负责追捕缉拿,年终我只要考核这些官吏的政绩,论功行赏就可以了。而现在还在春天不算热,牛走了不多远就喘气,恐怕是气候反常。我位居三公,协调阴阳大事,这才是我的职责。

   

   有人斗殴致死,丞相碰上了过问一下也应该,不问也无妨。如果丞相不抓主要矛盾,老是干些普通官员足够胜任或属于基层官员职责范围内的工作,老是把时间化在破案辑凶为农工民讨薪之类琐事上,那叫在其位不谋其政不负其责,那才是大大失职哪。胡君,你和家宝几个,与丙吉的觉悟相比可差老鼻子了。

   

    老枭一向说中共而藐之。一党专制违背民心民意、世界大势和历史潮流,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结局已经注定,而且时日无多了。用历史的眼光看,你做得最好,也不过是个二三流的政客而已。你难道要为专制中共陪葬,象崇祯皇帝吊死在煤山一样死吊在这棵歪脖子树上么?

   

   我曾劝你,与其这样胡扯胡话胡日胡弄胡为胡混下去,与其这样鬼鬼祟祟战战兢兢跋前踬后动则得咎地活着,不如大刀阔斧奋起大改革,一举实现政治大转型,救民济世,惠泽中华,自己也成为一个受广大人民和国际社会尊崇的“大”人物,一个象华盛顿一样恩在当代、誉延千秋的半人半神的人物!人生匆匆数十年,忙于争权夺利,只贪身外之物,只谋一时之私,不闻大道之要,是多么无味而可怜;有机会尽历史责任、为万民造命、辟中华新途、立万世功勋却白白错过,就更可怜!

   

   你也明白,由于制度的逆淘汰功能和持之以恒地纵容鼓励腐败,当今浩浩荡荡的官场上,要想找到几个干净高贵的人物,几乎是不可能的了。尽管他们衣冠楚楚,在枭眼里还不如一群花子或妓女。他们出卖灵魂,践踏道义,外表的皇堂富贵与内心的卑污褴褛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见到他们,我常想起鲁提辖拳打郑屠夫时骂的那句话,忍不住学舌而骂:“狗一样的东西,也配叫公仆?”除了跑来买来的短暂权力以及偷来骗来的临时财富,他们一无所有,甚至负债累累!当这么一群“狗一样的东西”的头领,被他们利用,为他们犯的罪作的恶负责,你羞也不羞,耻也不耻?

   

   这封信写到一半,接到我浙江老乡严正学君转来的一起毁容案的材料,顺手摘要附后,以便你略窥各地官员被罪恶的制度纵容成了什么东西!那个“丁林超”比宋朝郑屠威风多了,却没有什么法律纪律能“管”得了他;比那个“丁林超”更官高权大而猖獗凶恶者海了去了,也很少有执法机关能“管”得了他们。难道就眼睁睁任凭他们把民生命运、传统美德、中华文化、民族前途,把一切美好、尊贵的事物都毁了么?

   

   别老整那些没用的了。为我民众民族,也为个人的千秋荣辱历史地位计,你当务之急是访枭于邕州之滨,立雪于枭门之外。尽管我只开风气不为师,却愿破例收你为弟子,将政治之道、处世治国之道与人生社会宇宙之大道倾囊相授。先给你讲个《孟子》里的小故事:

   

   一次孟子打算去见齐王,恰好齐王差使者来,托辞得了怕冷怕风的毛病,不能主动来访,请孟子去见他。孟子见齐王缺乏诚意,也托病不去。笫二天却去东郭氏家吊丧。齐王派人多次来问病送医,孟子硬是不卖账,还躲去景丑氏家住宿。于是孟子与景丑氏围绕君臣关系展开了一场争论。景丑氏疑惑:君臣主敬,人之大伦,目下只见齐王尊敬孟子,不见孟子尊敬齐王嘛。

   

   孟子说:“齐人没有一个对齐王说仁义之道的,是认为仁义不好吗?不是,是他们心想:‘这个君王哪里值得我与之谈仁义!’至于我,不是尧舜之道不敢在齐王面前陈述,可见齐国人没有一个像我这样敬重齐王的。” 景丑氏说:“不是说这个。依礼,君王宣召,臣子不等车子驾好就动身。您本来准备去朝见,听了君王的召令却不去了,这恐怕不大符合礼吧。”

   

   孟子答辨颇为精采,大意谓:王有王的爵位,我有我的仁义,我差什么啦?世上有三大尊贵:爵位、年齿、德行。朝廷重爵位,乡里序年齿,扭转乾坤造福百姓最重德行。王岂能以爵位而轻慢年齿、德行呢。所以,大有为之君,必有不受召之臣。就象商汤之于伊尹,桓公之于管仲,先师之后臣之,方可成王霸之业。管仲尚不可召,何况比管仲更伟大的俺老孟呢。

   

   别误会,我讲这个故事的意思,绝非表示我会做中共的“不受召之臣”,而是要告诉你,我比你活得精彩得多,高贵得多,伟大得多。孟子所说的世上有三大尊贵是爵位、年齿、德行,对于爵位(官位)我根本不希罕;论年龄算你大点,这在现代已没什么意思了;我的道德文章,你就望尘莫及了。中共是三个代表,老枭也是三个代表;中共的三个代表全假全虚荒诞无稽,老枭的三个代表则是至真至实不诳不异:在文化领域我代表诗神也代表儒道佛,在社会领域我代表良知、正义和民主自由,在超越领域我代表诸神与众佛。

   

   瞧你那语言无味面目可憎的模样,我已深知你属党文化深度中毒患者,脑袋已花岗岩化,不太可能领悟我的大智慧大慈悲,不太可能真正尊重我,认识到与我同时代是自己的大幸运,不太可能遵照我的教导做一个“大有为”的伟大政治家。这正是你的悲哀,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之所以深知不太可能却依然写这封希望对你吐真言传大道的公开信,是一种知其不可而为之的精神在作怪,呵呵。小胡啊,当枭徒还是当枭敌,当伪人还是当伟人,作小丑独夫还是作大雄大圣人民英雄,望慎择,急择。历史留给你的时间和机会多乎哉不多也!

   东海一枭顿首2006-1-30

   

   

   附:台州市水利局的水政监察员杨春红,因和台州市水利局局长丁林超等高层领导有隙,于2005年2月2日晚上,被组织到椒江宾馆多功能大厅,在官费的晚宴上,因不愿跟局长丁林超敬酒,发生口角,当扬被台州市水利局工会主席金华斌,只用“两拳一杯”,让她俏俊的脸蛋开了花。被缝了59针,腮腺、咬肌裂伤,单线长度6厘米多,粉红色疤痕达6.5厘米。在现代化的椒江宾馆(政府招待所),有电子监控(两只电子摄像头刚好对准被毁容的位置的多功能大厅,当夜仅参加官宴的有10多桌(丁林超是最高长官),还有服务员等,不下120多人。但有关办案机关作出的鉴定竟是“轻伤!”,丁林超以党组的名义作出了杨是神经病的论断。警方竟用“没人为你作证,我们立不了案!定不了罪!!”来推诿;毁容案发生后才半个月,受害的被毁容者(杨春红)被传唤,限制人身自由在预审室里。杨春红向检察院不断控告、向公安部、省公安厅上访,没有结果。杨春红的“刑事自诉”,法院不予立案。仍官为台州市民政局长的丁林超竟扬言:“如果杨春红再上访一次,我就让黑社会修理了她!”----摘自严正学君“毁容大案”材料。

   首发2006、1、31《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