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大同”实践正其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同”实践正其时!

   “大同”实践正其时!

   

   中共执政以来,传统陵夷,道德崩溃,中华文化衰微,真乃三千年来未有之大变、恶变、惨变也。江胡政权鉴于马列意识形态之破产,从儒家丰厚的思想资源中窃取万分之一二,然只有利用之意,毫无真诚之心,对儒学不仅无益,且有污染。党用文奴们于儒释道大多不闻其要,自由知识分子亦多数于吾华文化造诣有限隔漠甚深!----对于前者,我当然丝毫不假辞色,后者如敢胡言妄语,我亦会不客气地予以诲导。我欣赏狂狷却看不惯那些毫无根基而虚狂骄妄的伪狂狷。

   

   有一位素所尊重的的前辈学者,正直豪迈,长于西学,来电教导我“关于儒家,我不否定孔子的价值。但在先秦大家之中,孔子最缺乏形而上学,思想比较肤浅。汉以后的儒学,我统称为死学,是不可能起死回生的无用之学”云云。殊不知西学才是粗浅,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等“实学”,化三五年功夫下去,下智下愚亦足可了解把握矣。形而上超越领域,西方最高神格为上帝,用佛教里的果位衡之,也就罗汉而已,大不了菩萨一级吧,何足道哉(一笑)。我中华儒佛道三大文化系统,无不博大精深,各擅胜场,极形下形上之妙,若要深造贯通,除了苦学精进,还要具备上上根大智慧。儒门淡泊,已是奥义非凡,佛道渊玄,更是深不可测高不可极,许多人穷毕生之力还是在门外转圈子。

   

   三教各有妙用,宋孝宗说过,“佛修心、道养身、儒治世”。尽管原儒德知并重圣王双修,义理兼赅广大悉备,但主要是入世、处世、治世的学问,于超越的层面,是“六合之外,存而不论”敬鬼神而远之的。佛教自两汉之际传入中国,经过魏晋南北朝逐渐流行,到隋唐时代高度繁荣,韩愈力图辟佛未成,北宋张方平也曾与王安石说:“儒门淡泊,收拾不住,尽归释氏”。理学奠基创派者为了与佛学争长,一边借鉴佛道,援道佛而入儒,一边将原儒内圣之学发展到极至,交融而成理学,到王阳明手上更是儒释合一融汇贯通了,遂有“儒门精诣,直抉心源,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上而与大化同流,所谓圣而不可知之谓神者,亦秘之至矣”之誉,以致儒家外王之学郁而不张,文物典章制度愈僵愈死,再无创新,理学末流之弊,乃不可胜言。

   

   其实,儒学如不被宋儒割裂而是内圣外王齐头并进,或者只重“治世”,致力外王,中华民族的发展路径,传统文化所达境界,将会是另一番图景。这也怪宋儒门派之见太深所致。儒门本来淡泊,本重“治世”,何必一定要与佛教抢“修心”的地盘?(如果"儒门淡泊,收拾不住人才"的局面持而久之,儒学不与佛教争强斗胜树立思想统治的权威,而是任凭佛教持续地一教独大,将会是怎样的一种状况,那是另外的问题了)。

   

   深于门户之见,一切以儒门为出发点,未免眼界短浅心胸狭隘,此乃古今儒生通病。当代大儒蒋庆曾说:“要求现代儒学开出西方民主不仅是不可能的,同时也是不应该的,因为以开出民主为儒学的外王目标,实际上就意味着否定儒学有自己的外王理想,这是一种政治上儒学虚无主义的表现。”老枭为此批评之:一切现代的学术、政治乃至宗教,包括儒家或者儒教,其最后的、唯一的目的应该归结到“人”身上,而不应是别的什么,也不归于它们自身。人才是天地间最重要最珍贵的,人的价值高于一切。儒学的外王目标,外王理想,最终目的都在于人。只要有利于人的解放,人的权益,人的幸福,人的自由和尊严,没有什么是不应该的。

   

   当然,历史的发展有它自身的逻辑。我说儒学如不被宋儒割裂而是内圣外王齐头并进,或者只重“治世”,发展外王,那是抛开历史之境而作的假设。任何学说的发展都不得不受制于“历史之框”,在君主专制时代,儒学不可能自外于“君主”的制约、历史的局限而自主自由地发展。儒家之所以甘为“利用”,不完全排除一些学者所言是后世儒生们为了充当专制走狗“吃冷猪肉”,但还有经权的考虑,更有历史的原因:君主专制在历史上存在着一定的合理性、合法性和进步性。

   

   而今已是二十一世纪,任何专制形式都成了逆天背理违民意的恶政,儒家重兴外王之学的历史条件早已烂熟,外王开出民主制度的条件亦已具备。很多人视儒学为民主之敌,不知吾儒乃“因时设教,利民为本”,符合民众利益的社会制度,恰是原儒的最高追求。二千多年前原儒在《礼记•礼运》中为我们描述的“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的大同理想,一定程度上已经在西方诸国变成现实,中国人民还要等待多久?志士仁人齐发奋,“大同”实践正其时,至于我自己,追求民主、更新制度当然是义不容辞。不过制度所能解决的仅仅是社会的基础和底线问题,还有更重要的工作:文化的兴盛和道德的重建。放眼中华,斯文丧尽,弘文卫道,舍我其谁?

   

   一些陌生网友要拜访我,“有关部门领导”以个人身份希望请我喝酒与我多交流,说实在我都不太欢迎。酒食应酬可厌,闲聊空谈无益也。2001年写过一首《辞宴告白》曰:愿为道义友,莫作酒肉交。而今更不喜无谓的应酬了。当然,有关部门如一定要见我,我躲不掉也不会躲。所以我曾对他们说,不会把他们当敌人,也不会与他们交朋友。如果是“工作需要”,我会尽量配合,请我喝酒嘛能免则免。哪天来抓我,我也不会把仇记在具体执行者身上,只要他一切属于奉命行事,没有添油加醋就行。那时如能再请我这个“犯人”喝酒,我感激不尽。我还“劝”他们,如要抓我可得及早动手,再拖下去机会就越来越少啦。时代的步子越迈越大,而我是走在时代最前列的人。再过几年,他们的最高领导如果还在位,只怕要倒过来“巴结”我呢。呵呵。

   

   我说过我害怕坐牢,曾惹来芦大鸭子的嘲笑。其实我怕的是牢中没有供我写作的电脑纸笔及需要备查的书籍资料,怕的是影响我的精思、浪费我的时间耳。斯文在兹,时不我待,重任在肩,当仁不让!未来中华大总统,很多人都能当,老枭的工作,却是无人可以代替和胜任的!枭言皆自肺腑来,这是一句心里话和大实话。诗曰:遍地狂澜肯独眠?斯文扫地觅尊严。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

   

   2006-1-19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3《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