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东海一枭(余樟法)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在《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一文中,我对当代大儒王达三君关于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达成“不管信奉什么主义什么思潮,都应坚定地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的基本共识予以批评,并提出枭式“基本共识”:不管信奉什么主义什么思潮,都应坚定地维护人的自由和权利”。谷洪网友将标题改为《评王达三的本位文化共识》,转帖到猫眼看人论坛,争论蜂起。有网友转来王达三君的回复曰:

   

   才看到。说几句:在一些人看来,个人个体和国家民族总是一个二难的选项,非此即彼,这恐怕不符合儒家义理的常识。否则,如何理解孔子的“执干戈以卫社稷”?在古昔,修齐治平之理想融个人和家国于一体,或有笼统,但不无道理。在当下,个人和国家或可适当分开,但不可走极端。中国的民族国家叙事,恐怕还要走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事实,也是不得以。

   

   短短的答复,暴露出当代大儒头脑之僵化落后和酱糊冬烘。在老枭与自由主义者眼里,个人个体和国家民族并非什么非此即彼的两难选项,更不走极端。我们认为,国家政权也好民族利益也好,都应以公民的权利与利益为基础,即建基于人权自由之上。有民才有民族,有家才有国家,先个人个体后国家民族,就象儒家的仁爱原则“亲亲仁民爱物”,秩序井然。这也符合以民为本的儒家义理。

   

   就象“亲亲”(关爱亲人)不等于不“仁民”一样,坚持人的价值人的权利至上并非不爱民族国家,而是所爱的国家必须是以人为本维护人权、属于每一个公民的民主国家。这与孔子赞成“执干戈以卫社稷”丝亳没有冲突(古时,社稷和君主是国家的合法代表)。西方国家的公民难道就不爱国不卫国了吗?

   

   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意识往往促使历代大儒迎难而上为所当为,甚至知其不可而为之。所以,“中国的民族国家叙事,恐怕还要走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事实,也是不得以”之言,未免有失大儒气概。而且承认“不得以”之事实与为之鼓吹,乃两回事。如明知“民族国家叙事”落后于时代却建议以此为共识,太不君子了吧?

   

   关于国家、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关于爱国主义等问题,有兴趣的读者有空可一看枭文《警惕爱国贼》、《爱国主义反思》,或有启迪。这里仅引约翰逊之言提醒达三君:“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保罗•约翰逊《知识分子》)。可以说,在当今中国,是以民为本还是以国为本(专制统治者不是动辄惊呼动摇国本么),是立国为民、爱人为先还是以人殉国、以民殉国,乃是区分伪儒与真儒,区分爱民英雄分“爱国”流氓的关键所在。王达三君和广大置身流氓窝的大儒们,当心被流氓利用甚至与流氓为伍哦!

   2006-1-20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0《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