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我对当代民主志士、维权人士及一些自由作家颇为敬重,但那是从大人格、大道德方面而言。在思想文化的层面,当今中国,绝大多数国民当然属于未开化的愚夫愚妇,便是道德可敬者也多属肤浅之徒、乡曲之士、偏狭之辈乃至酱糊脑袋糊涂虫。

   

   郭君飞熊在枭眼里就属德高而识浅者。郭飞熊义助太石村民维权被拘几个月,我敬之重之,曾与多位好友谈及此君乃一条富有正义感责任感的好汉子,希望人们多予关注;曾为诗颂之曰“笑凭牢狱铸雄奇,无惧无忧自古稀”,并欢迎他光临寒舍作客,“劝汝邕江暂休养,酒香味野鲤鱼肥”。但对于他的思想观点,我是很不以为然的。在枭文《孟子,汉奸的祖师爷!》中,我曾就郭与焦国标之争表明态度,反对郭对焦 "已直接践踏了我们社会的基本价值--对国家、对民族、对主权的认同,对人格、对尊严、对大节的持守。已将自己降低到了'人'的底线以下"之类的愚蠢指控。

   

   日前据网友相告,郭君公开为文表示对一些人把高智晟捧为“未来的总统”的反感,网友戏称这是“在枭头上撒尿”了。老枭确在《高智晟万岁!》中赞同伍凡君“高智晟应该当总统”,并表示如果有机会,如果国家领导人能让人民公选,我也会投高智晟一票,支持他当未来民主中国大总统!因未拜读郭君文章,未予理睬。今日接郭君电邮,夸罢“大才”含蓄地责我三点,其中之一就是责我不应该赞同“海外的游戏性方式”。

   

   我与海内外同道之士一样高度关注高智晟的安危,所以为此《保卫高智晟》,为此多次疾呼悲吁,希望中共能放智晟君一马。但智晟君的遭遇乃至发生生命危险,可说是智晟君持续的正义行为和中共固有的黑恶行径相遇的逻辑发展之必然,与网络言论是挂不上勾的。郭飞熊视之为“海外的游戏性方式的负面效应”,未免幼稚之至。我认为恰恰相反,有关部门软禁跟踪近三个月尚未采取“法律”手段将智晟君“捉将官里去”,与海内外越来越高的呼声大有关系。要阻止中共继续采取暗杀及别的等黑社会下流手段对付智晟君,最好的办法是不断提高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对智晟君的关注度。

   

   我几个月前电话中也曾劝告智晟君注意方式方法,更好保护自己各方面安全。但我认为,到了现在这种双方都“豁出去”的时候,只要是对智晟君的关注,任何方式都是正面的。不论呼吁者是否与xx有关,都应持欢迎态度。郭君可以“主要只关注于民主选举”,但不宜以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声音大了,对智晟君总是好的。把“声音”强分为正面负面反而不利智晟君。何况我只能管自已的嘴巴,不能也没资格管别人说些什么呼吁些什么或“游戏”些什么,对于海外,更鞭长莫及。郭君真是太高估我了。

   

   什么是负面言论什么又是正面言论?什么是严肃的方式什么又是游戏性方式?即是游戏性言论,何来负面?郭飞熊君建议各界为高智晟申请诺贝尔和平奖是正面,伍凡君和老枭大声疾呼高智晟应该当总统就负面了?中共不怕智晟君成为即时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可能性较大),反而怕智晟君成为未来的总统(可能性较小)?要说负面,似乎郭飞熊的提议才更不利智晟君的安全,更为负面!

   

郭君其余两点指责尤为可笑。一曰我与之流论战不值得,我“大才用得很不是地方”;二曰对我批评孙大午的文章很反感,“它有违于忠恕之道。当朋友遇到十分尴尬的麻烦时,你应该公开捍卫、背地批评。”我的回答很简单:我干什么,如何干,写什么,如何写,不劳别人操心。我对于自己思想境界文化造诣都有相当客观的定位,对自己的社会责任文化责任历史使命自有不容推卸的担当,我所抵达的高度非外人所能料知所能妄测也。至于我批大午君之事,乃观点之争鸣,文化之批评,与友情无关,与什么“之道”更无关。如果思想观点上“公开捍卫、背地批评”,那是两面派作风,才是根本有违孔孟之道的。

   

   郭君还一再提及我为林案邀其写文章事并致歉。关于林案,我曾公开发文或以电邮群发形式邀约网友,似未专门邀过郭君。我一开始就明白,林案要解决需多方合力,所以我的营救方式是综合性全方面的。少数人的文章所起作用其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郭君说“如果你妹夫的事还要烦我写文章,那么万一你入狱后我该如何?我只会为你这样的层级影响力的人写专门声援文章,而我有可能写出改变性的文章来。”未免太高估了自己。我在这里声明:老枭若有机会入狱,是我自作自受,求仁得仁,不敢劳郭君大驾!

   

   朋友私函本不宜公开批评,但郭君函中表述的观点及他对我的反感,他自己已写成文章,况我与郭君大方向上份属同道,但素未谋面,普通网友之交而已,其电邮所谈,皆属对我的责难(尽管是很隐晦的),不涉及什么个人隐私,故略摘要点予以驳斥,也算行使一下反批评的权利吧。

   

   郭君飞熊为民众维权,为理想坐牢,固然值得我尊重,但并不就因此拥有免受批评的思想特权,在文化层面更不拥有批枭的资格(注意,我不是指郭君没有批枭的权利),尽管是好意,把老枭当作一枚棋子似的信口指点,岂非小拳师指责大宗师招式不对,小和尚斥骂老佛祖修错了道?郭君说从广州转移到北京是为了更好地学习,却如此自以为是狂妄浮肆,于学习提高极为不利呀!

   

   老枭以“打通微奥中西脉,炼就精纯日月心。十万图书一腹贮,五千文化两肩任”自命,以“为现实诊脉,为时代传真。为罪恶立碑,为英雄授勋。为良知守夜,为道义竭诚。为民主开道,为真理鸣钟。为民众代言, 为民族招魂。为传统续命,为文化寻根。为理想树帜,为思想传灯”自任。我可以断言:当代政治人物如胡温倘不拜枭尊师,做得最好,也不过历史上二三流的政客和小人物而已;文化人物如不懂得虚心受教,终究都是小知浅见终生难闻大道的二三流角色,中国终究难免沦为文化荒漠或西方文化殖民地!也有些人以传统文化卫道士自许,于传统文化所知几何?不仅疏于西学而已。有心有志,奈手无缚鸡之力何。谨以小诗向中国识字分子们《致词》曰:

   

   观我是沧海你才会成为沧海

   仰我是泰山你才会成为泰山

   尊重我,就是自尊自重就是

   为你自己增加份量提高质量

   

   你要对我毕恭毕敬五体投地

   你要向我剖肝输胆亦步亦趋

   然后把我一脚踢开越远越好

   你将受到最诚挚的内力加持

   

   抛我如土块你就将成为泰山

   弃我如水滴你就将成为沧海

   抛弃我,才能找回自己才能

   找到生命中至高无尚的冠冕

   

    2006-1-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