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官员遇害的事件近期频频见诸报端,如:原甘肃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任甘肃日报社社长,现任政协甘肃省委员会文史资料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正厅级)、甘肃省记者协会主席石星光被杀身亡;四川省舞蹈学校二宿舍大院里的一家4口被杀害在家里,户主蒋某50岁左右,是省地方电力局的负责人;甘肃一男子在法院引爆炸药5死19伤…,类似事件层出不穷,民间传说或传言更是越来越盛令人惊心。

   

    有人认为“仇官”已经成了我们社会的一种病,我大不以为然。病在制度,这一切的根源出于中共身上。仇官杀官,说明我们的社会正气尚存,我们的人民没有尽数拜倒在狗官贼党脚下,沦为的断了脊梁的癞皮狗小奴才,其中还有不甘为隶不耻为奴的勇者,说明我们的民族还有希望。从“官杀”到“仇官杀官”,虽然可悲,也是一种社会“进步”的表现。仇官杀官虽成现象,尚未到泛滥的程度。勇者渐出,正气略伸,毕竟还有限。

   

   网上几乎众口一词为官员被害叫好,似乎网民们普遍丧失了同情心,有人认为现象反常,我却认为正常之至,不然才不正常呢。君主时代,孟子尚且明白“君之视民如草芥,民之视君如仇寇”的道理,并且主张民众可以诛杀暴君,何况时代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官之视民为草芥,民之视官为仇寇,是不言而喻的事。十几万旗兵征服几亿汉人,小日本征服大半个中国,主要原因在此;抗日时期汉奸特别多,主要原因亦在此:不是中国人喜欢异族,而是中国统治者太坏了。能见到它们挨打或垮台,民众当然幸灾乐祸乐观其成,趁机上前干它们一家伙,出一口恶气,也是在情在理的。

   

   不错,官也是人,官命也是生命,官如遇害,本应同情,这是一种基本的人道。但是,当“官”成了特权的同义词,当“官”全方位大规模地普遍堕落为腐败分子和犯罪分子的情况下,官之不幸就不仅不值得同情而是值得欢呼庆祝的了。这就是死后依然遭遇“人人喊打”的局面的根本原因。

   

   当然,总有例外的善良廉洁的好官清官,万一被人误解乃至误杀,倒是值得同情的。但这也是他们有以自取,他们自己也要负一定的责任。他们应该明白,中共专制乃是比原始资本主义更为落后恶劣的特权资本主义,乃是针对广大民众的国家恐怖主义,当中共的官就是效劳效命于专制,有利于中共罪恶统治的延续,就是在为罪恶捧场,当中共的官本身就是一种“原罪”。万一城罪失火,殃及鱼池,不幸用自己的生命为贪官恶吏、为中共“埋单”,也是其来有自啊。

   

   毫无疑问,在现代社会,只有在权为民所授的民主政体中,“官员死亡才能像一个普通百姓一样享受民众普遍的同情”。不然,官民之间的利益天然相反,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永远是欺世之谈,党民之间、官民之间的矛盾是笫一位的社会矛盾,官员死亡,民众乐祸,侠土出现,民众欢呼,理所当然。山西杀人犯胡文海在法庭上把最后陈述变成了理直气壮慷慨激昂的演讲,旁听席上的人们对他报以阵阵掌声,在民众心目中,胡文海不仅不是罪犯,看而是锄奸除恶的义士。

   

   我在《大复仇论》中说过:我倡导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在法律、至少在宪法的框架内维护公民权利,我个人遇到问题更不轻易使用武力解决,从实用、功利的角度而言,那也是下下策。我个人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大仇大耻需要暴力以报血腥以洗。但是,当受欺受害的弱势群体在求助于法律、权力和舆论都告失败的情况下,以个体、局部的方式采取非和平的有效手段向施害于己的贪恶官员、特权分子报仇雪耻,不仅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合情合理合乎自然法的。…报复是为了警世戒恶,为了在“礼崩乐坏”、法纪荡然的时代维系公平,伸张正义。古人云,抑恶即助善,除恶亦行善,反暴为求仁,霹雳手段菩萨心肠。

   

   行凶杀官,可以说是一种不道德中的大道德,比次道德或“不义之义”更进了一步。窃取钱财不道德,把重要的证件以及钥匙等还给失主就是“不义之义”;绑架勒索不道德,但不伤害人质性命不损害人质健康就是“不义之义”;制假贩假不道德,不把有毒的损害人体健康的物品掺进药品和食品中就是“不义之义”;行凶报复不道德,不伤及与事件无关的无辜就是“不义之义”…。如果盗窃、绑架、勒索、行凶、报复的对向贪官恶吏特权分子,那就更是不义之中有大义在了。我早就指出:在犯罪行为客观存在的情况下,在社会特定群体中宣传和弘扬次道德,既有其必要性,也有其可行性。在我们的社会还遍布产生盗贼的土壤的时候,愿违法犯罪群体发扬传统盗德,重建职业道德,多一些反恶抗暴杀富诛官的侠盗义贼吧(枭文《重建“盗”德》)

   

   当今中国,各种问题堆积如山,各种矛盾层出不穷,党民之间、官民之间的矛盾不断激化。如中共不迅速实行政改,还权于民,我将乐观仇官现象愈演愈烈。对于贪婪无耻腐而不败的贪官和作恶作端负罪累累的恶吏,仅仅心头仇之、口头骂之还不够,如有人勇于刀头杀之,我将与广大弱势民众一起拍手称快!小民为已复仇也好,大侠替天行道也好,只有佳讯传来,都值得买一串鞭炮放放,沽三两老酒喝喝。民心所在,即是天理所在。抗恶除暴,谁曰不宜?不论贪官恶吏死于恶疾怪病不治之症还是死于意外事件凶杀之手,都是天理昭彰的表现。天机已动,天理难逃!

   

   在中共体制下,一般官僚除了同流合污别无选择,个别能自保廉洁亦无济大局,所谓“进入体制内改造共产党”多属徒托空言。所以,对于良知略存的个别清官好官,急速退党辞官与中共划清阶线,从个人和民族的角度考虑,都是最正确的选择。请广大官员善自珍重,至嘱,至嘱!

   2005-12-24东海一枭

   原载《议报》第23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