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昨天接到许万平之妻陈贤英女士的电话,告诉我几经周折总算拿到了许万平的判决书。根据她读的判决书的内容归纳一下,大概指控许万平的罪状有:(1)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接受王希哲5000元的捐款用于购买电脑,利用敌对分子唐柏桥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何斌、蒋世华子女400美元,将海外民运人士王华的钱(400英镑中的)2300元捐助给民主党成员王森的家属,还有向李必丰提供资助等等。(2)接受海外民主党负责人徐文立、王希哲的鼓动民众起来斗争的指令,许万平利用婚庆之机纠集湖南、湖北等地的民运分子和重庆本地的民运分子,在大渡口区聚会商议组建中国民主党“大西南协调中心”,重新组建中国民主党,以交新朋友的方式发展新党员,许是主要负责人。(3)外出到西安和甘肃等地会见西安的马晓明、甘肃的王凤山,提出以重组大西北的中国民主党的计划。(4)积极推动评选魏京生为民主斗士奖的活动。(5)2004年初,利用大渡口居民苏XX房屋被拆迁的事件,像苏XX索取相关资料,2004年7月,许万平同因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当局是根据刑法第105条第一款,刑法第106条规定称许万平构成危害国家政权罪,且系首要分子、累犯,根据刑法第66规定从重处罚。

   对于以上这些指控许万平的罪证是完全站不住脚的,许万平本人都全部否认了。根据我对许万平的了解,许万平是个性格温和,几乎没有什么脾气的人,但对民主事业的追求表现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毅力,他是反对暴力主张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实行民主化改革的。

   所谓许万平接受海外敌对势力的捐款资助民运人士家属,凭这件事给他定罪是很不人道的,这些重庆的民运人士由于受到各种磨难后家境都极度贫困而政府又不给他们帮助,难道也不允许别人帮助他们吗?当局应该放心,这些捐款自然不是xx党的第三XX国际的资金,也不是XX国的卢布用于购买军火推翻合法政府的,这些通过许万平的捐款都是海外游子通过自己辛勤打工得到的报酬,根本不是什么敌对势力的捐款,他们的捐助完全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救济,这是慈善的事业,也是我们国家和政府当前所提倡的, 为什么就不让人做点善事呢?难道做慈善的事也要规定谁可以做谁不可以做吗?当然我也相信海外的朋友不会通过捐款帮助国内民运人士而附加要求他们发动群众对抗政府的,我相信海外的朋友中绝大多数人的捐款都是善意的,当局大可不必为此惊慌失措。

   由于我有类似的经历,这么多年同国内民运界的朋友有过不少的交往,我知道他们中绝大部分人生活都很艰难,很多人由于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都被逼到了社会的边缘,和主流社会产生了严重的隔阂,这些民运人士交流圈子大部分都局限在民运人士内部,这可以说他们是同病相怜吧?但他们都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自然对现实社会有各种各样的不满,而他们又不甘寂寞,经常互相走走动,寻求一些安慰。我在贵阳和南宁居住时也都接待过一些国内的民运朋友,尤其是当这些朋友们都聚在一起时,可以说知音难觅了,就会把各种各样心里话都吐出来,他们大部分都是说的多做的少或者根本就没做,每次聚会的内容也是大同小异,有不少人说过之后也就忘了,很多来玩的人无非是在苦闷中寻求一丝安慰,释放一下长期就被压抑的感情。像许万平这样在结婚的喜庆日子里可以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或许熬不住会大发一顿“宏论”,可能他自己说过之后也都忘了,然而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当局凭这些言论抓捕异议人士,并给他们定颠覆国家政权罪。类似情况在中国可以说车载斗量不可胜数。这无异于看到漂亮姑娘说有性冲动,就给人家定一个强奸罪一样荒谬!

   我到过重庆,据我了解所谓民主人士不过那么几个人,而绝大多数都被逼到社会的边缘,生活处于极度艰难之中,就凭他们几个人又能兴起多大风浪?从这次许万平被认定是首要分子却没有从犯分子来看,这就说明了他并没有真正去组建或没有组建成中国民主党什么“大西南协调中心”,要不然许万平怎么会光杆司令一个?

   还有指控许万平向拆迁户苏xx索要什么相关资料,这居然也可以拿来定罪,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这就让人不难理解上次肆意诬陷许万平贩毒的事了。 还有指控许万平同扰乱社会秩序一罪被判刑的杜XX之妻李XX取得联系,把杜XX的情况提供给境外敌对组织,用以攻击人民政府,这居然也是一条罪状。请问一下当局境外那些是敌对的那些不是敌对?别让我们弄不明白!记得许万平所发表的文章或传送信息的媒体,也有在萨斯病流行期间对国家领导人胡锦涛大加称赞称为“胡哥”的,是否可以肯定胡锦涛和他们就是一伙的?是否记得邓小平也曾经多次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风云人物?时代变了希望当局能真正与时俱进,不能老是用斗争的思维来看待世界,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新的世界和民运人士,在互联网时代再也别指望靠封锁消息来实现独裁统治了。我看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办事能十全十美的,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任何政府都不可能真正获得全体国民的支持,像美国这些民主国家政府的支持率在50%以上就算是不错的了,自然有不少反对派,只有像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还有朝鲜的金正日政权才是100%的支持率,这些政府都没有任何一个反对派公开存在,难道我们中国领导人要学他们?有几个人反对那是很正常的啊!没什么了不起的吗?干吗要赶尽杀绝?

   我可以坦诚地告诉当局,国内外的民运团体实际上是一盘散沙的,既无组织也无纪律,且各自为政。绝对没有XX党那样有一套,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的严密的组织纪律。也没有XX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指导思想,也没有宣扬暴力革命进行武装斗争,也没有通过打土豪分田地那动人的口号来欺骗群众发动革命制造社会动乱。他们宣扬的是和平理性的民主理念,参加的人是无利可图的,而且要承担坐牢的风险,目前响应者同六千多万的xx党来说是寥寥无几,因此当局大可放心不必如此过激。

   当前当局反复强调稳定压倒一切,要求构建和谐社会,这比起过去毛xx时代用阶级斗争的方法来制造社会动乱来夺取政治权利的目的来可以说是一种进步,但稳定压倒一切首先应该压倒独裁专制,应该压倒无道暴政,应该压倒腐败官僚的违法乱纪,而不应该只压倒抗议暴政的人民群众和要求民主人权的像许万平这样的民运人士,构建和谐社会也应该包括许万平在内的所有中国民众而不是只同一群腐败官僚的和谐。因此希望当局不要再沉迷于暴力,暴力只能逞强于一时,终究逃脱不掉灭亡的命运。正理才是永恒的、不可战胜的。能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真正以构建和谐社会为目的来解决社会问题,通过对话协商的方法来处理社会矛盾,还给许万平一个公道。对许万平问题处理的最终结果,就是检验当局对自己执政能力的信心的晴雨表!对许万平越是重判越会提高许万平在国际和国内的地位,也就越说明当局腐败无能和内心的恐惧,也就越反映社会矛盾已经极度激化,要不然就不会如此神经过敏了!要不然就不会对自己如此没信心!

    像许万平这样的人假如没有经过当局多次打压,哪会有今天这样的名气?哪会受到各国媒体如此普遍的关注?国内外民主人士怎会有如此空前的支持和声援?当局又怎么会遭受到各国媒体如此强烈的谴责?这些是否值得当局的深思?

   薛振标

   2006年元11日于广西南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