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草庵君是个极热心的人。林樟旺案发生后,他和伍凡君在新唐人电视台做了一期电视评论节目专门谈林案。他还要我将涉案人员的详细名单和电话职务告之,以便他找些朋友从上层施加压力或修理他们。林案初审缓刑,二案迟迟不复,“功劳薄”上少不了草庵君的大名。这次颜峻事件,他竭力施援,更是将侠义精神热心肠发挥得淋漓尽致。

   

   然而,好心获恶报,他为此招致诸多指控,乃发出《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草庵君表示,“本人将会继续将援救颜钧先生的工作完成。本人将继续支持国内的民主活动及民主人士,继续支持海内外的宗教团体及独立的新闻媒体”,在下欣慰之至;但“郑重身声明,本人将不再参加任何与中国海外民运组织有关的任何政治活动.并断绝与这些组织的任何联系”,则似乎不必如此决绝。世俗之毁誉,任之可也,如有必要,辩之亦可也,为避嫌而心生退缩则大可不必。

   

   会干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会看的,做事的跑断腿不如旁观的动动嘴,这都是中国社会正常现象。老枭也曾因饱受误解嘲讽而心灰意懒,产生不如归去的念头,但终究没有退回去独善其身。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弘,宽广也。毅,强忍也。非弘不能胜其重,非毅无以致其远(《论语•泰伯章》)。计较闲言碎语,不弘,略逢挫折便退,不毅。不弘不毅,不足以为士也。

   

   我辈做事,只为任重(社会责任历史责任),只求尽心,世人毁我不足为辱,誉我不足为荣,掌声固佳,恶声何辞!便一时的输赢成败结局如何,亦何妨置之度外。从历史高度看,民主大潮终将席卷我神州大地,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只要始终如一一以贯之地坚持下去,只要尽心尽力地做了,是非功罪,终将有一个相对公正的“说法”!我很喜欢苏东坡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苏子的可敬可爱,不仅在于“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的豪放,更在于那“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达洒脱呀。

   

   各方对草庵君的控词我无暇细看,对颜峻事件有关详情亦不了解,故其中之是非对错如何,无从判断亦无权过问。各海外民运人士无论德望如何,往往大有功于民主事业并为此作出了重大的个人牺牲,一枭后生小子,岂敢隔海雌黄诸位前辈?故这里仅就《草庵居士的政治声明》略发一点感慨,以与草庵兄和海内外同道之士共勉。

   

   2006-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