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把脏话进行到底!]
东海一枭(余樟法)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王道礼制与王权专制
·清风朗月夜窗虚
·Zf【罗辉】读史指南:《春秋大义——一个儒者的历史随笔》
·Z余东海作品推荐
·《论语点睛》:父母有错怎样劝
·深入心庄又一回---辛庄师范讲学感言
·Z儒家真精神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写在东海丛书出版之际
·为钱穆先生补漏
·超越物质主义
·责黄金以足色,指宝璐之微瑕—《论语新识》读后
·罢黜民国,重建中华(微集)
·所谓王道
·发言要谨慎,行动要敏捷
·小批许小年
·国民党的蠢与生俱来而愈演愈烈(微言)
·呼吁教育大革命(微言)
·因果和王寇(微论)
·全盘否定毛氏,全面树立孔子(微论)
·切割毛氏,重建中华人民共和国
·Z滴水凤儿:是时候读读孟子了(东海附言)
·文化和历史
·崇毛是下地狱的捷径(微论)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论语点睛》之:坚守正道两君子
·学舌“保守主义格言”
·反鲁反毛反盗贼(微论)
·历史和人事---《中华历史精神》之二
·毛时代不可能,习时代未必不可能(微论)
·文化决定论---《中华历史精神》之三
·讪君卖直与犯颜直谏(微论)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脏话进行到底!

   把脏话进行到底!

   

   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讲脏话是没修养不文明的表现。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特别讲究语言和文字的雅洁。儒家从世俗生活和日常应对上设计了一整套符合其道德理论和价值目标的“礼”的规范,强调温良恭俭让,要求“順辞令”(在語言辞令上温和驯順,不出恶言);佛法强调口业清净,恶口,即粗恶诽谤之言,属四种佛家必须去除的不好、不清净的语言习惯之一。可悲的是当今中国儒释并衰,传统美德荡然无存,粗话脏话风行现代社会生活每一个角落,礼仪之邦早成了粗口恶口之邦。

   

   当然,有些脏话已演变为谑而不虐的玩笑,一般讲讲也无伤大雅;文人有时笔下偶尔说点粗话脏话,更是出于“修辞”需要,所谓“道在屎尿”是也,与文不文明无关,与人格高低无关。枭词《贺新郎-感事》结尾:天下事,娘希屁!骂得何其响亮。此词以夕阳西坠的意象开局,定下悲凉慷慨之调,上阙悲世,下阙悲己,结尾处一腔悲愤尽行迸出,不暇雕饰矣!

   

   同时,人格,修养,道德,文明等等,有大小之分,相对一些更大的“义”,更高的“德”、“格”而言,语言文明与否就是小节了,要不要“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掌握。小服从大、低服从高是“官场守则”,也是道德原则。有时讲点粗话脏话下流话,符合更大的道德,恰恰是一种更高的精神修养。

   

   我说过,在当前乃至今后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反共,乃是中国人的最祟高道德!面对中共反动派恶势力,面对防民如贼以民为奴的民贼,面对结党为私“以国为家”的国贼,面对集虚伪奸诈凶恶于一体的小丑党小人党,每一个有尊严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发出怒吼,作出抗争!在怒吼和抗争的过程中说点粗话脏话下流话,在所难免。面对小偷大盗恶棍凶神,战土比绅士更道德,没有必要太文质彬彬,太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粗话脏话,有时该讲还得讲,不吐不快,那是一种不畏强暴、笑傲威武的表现,一种阳刚之气、浩然正气的体现,一种蓄怒已久、忍无可忍的迸发,那是一种对邪恶和黑暗居高临下的轻蔑和渺视!

   

   有人问,骂,有用吗?老枭曰:什么才是有用的呢?拿起刀枪有用,也不能让每一个人都上山打游击吧。何况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敢不敢骂又是一回事,至少表明了一种不合作的态度!何况有水平有深度的“大”骂,应该建立在深厚的文化、祟高的思想之基础上,是可以唤醒迷梦深入人心的,并非单纯几句脏话而已。在这方面,已故大诗人杨春光不愧为我们的好榜样。

   

   去年,我写了一首《亮出你的鸡巴来》后,得到了已故大诗人杨春光和诗评家老象等人的鼓励,老杨跟帖夸曰:“好‘显’现,老枭只要这样走下去,新诗界您又将雄霸。修改稿非常好,可以成为我们的空房子写作力作!形象生动,骨质坚挺,以下犯上,锋芒无敌!”;面对一些诗友的嗤笑,老象还写了篇长文《低俗粗鄙又如何?》为之辨护。后来我又陆续写了《猜猜这个婊子的名字》、《屁》、《世尽颂圣,唯我操逼!》等“脏”诗、“下流”诗,发出之后,褒贬不一,可谓誉满江湖,谤满江湖。

   

   我的态度是,粗话脏话,不可不讲,不可多讲,讲的时候,应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方向性:粗话脏话应该是向上或者向下的(特权阶级论权力上上,论道德下下),其方向是朝着特权集团反动势力的;二是节制性:只能在特定境况下偶一为之,不可泛滥。我赞成川歌的意见:“在低诗歌的写作中有时确实可以用些脏言脏语以下犯上以毒攻毒草,但应慎用,如用得太滥太过就达不到应有的目的”。粗话脏话,乃奇招奇兵,不是大经正道,常道常态,如果嘴边整天、笔下整篇都是屎尿屁和男女生殖器,只会令人反感和厌恶。所谓的下半身和低诗歌的写作,在这方面就过“度”了。

   

   在两大原则“指导”下,让我们把脏话进行到底,把脏话向专制中共的头上,扔去!

   

   2005-11-24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