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实语者老枭]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实语者老枭

   实语者老枭

   

   "实语者"是对释迦牟尼佛的尊称,意谓释迦牟尼佛所说话语都是真实正确的。《妙法莲花经》中说"佛无不实语,智慧不可量";《释量论》中说佛陀是三界中唯一究竟量士夫,"无过不说妄",所说无有虚妄,完全正确;《金刚经》曰"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真,不假;实,不虚;不诳,不夸张;不妄,不欺骗;如语,如是恰到好处,实事求实,不增不减,与事实完全相同。南怀谨君对如语的解释是:不可说不可说,闭口不言,其声如雷,如同实相般若,生命本来毕竟清净,清净无语可说,就是如语;不异语,只说过一件事,或者对一件事不说两样的话。

   

   老枭也是如此,不假话,不虚言,不诳语,每一句话都实实在在真真切切板上钉钉。有诗为证:东海有真人,崇美更求真。真才万人敌,真言鬼神嗔。真情动顽石,真知察混沌。真光驱万假,真理扫千军。为民众代言,为文化传灯。为良知守夜,为时代传真。声声肺腑出,字字血泪凝。誓换迷人醒,共推历史轮。山居自公候,一啸而百吟。民间一何重,京师一何轻。百丑战其胆,万恶丧其魂。东海真人出,天地为之新。

   

   但是,很多人读老枭文字听老枭发言,为什么感觉非假非真半假半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总感觉老枭是戏言疯话调侃幽默呢?原因在于看官或听众智力、心量、悟性、境界方面的层次太低,或业障未除。老枭的许多话是对中等以上乃至上智、上上智者、大慧根者说的,那些下愚下根之辈贸然而听,当然理解领悟不了,“狂而不信”。

   

   佛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但是三藏十二部大小乘经典中,乍一看,似乎假语、虚语、诳语、异语非常多,自甩耳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方非常多,什么“彼非众生,非不众生”呀,什么“是法者,即是非法,是名为法。色身者,即非色身,是名色身”呀,一会这么说一会那么说,一会说无一会说有,难怪顾亭林说,佛教讲来讲去就是两个桶,一桶有水一个空,老是倒过来倒过去…,顾亭林是大儒,但也读不懂佛经。而且佛说法四十九年,最后竟然赌咒发誓说他没有说过一句话!

   

   其实佛智深如海,对佛言佛法怀疑不信,不是业障太重,就是智慧太浅。“信为能入,智为能度”,对于佛法与枭言,都当作如是观。认为佛话自相矛盾,前后不一,是不懂第一谛与世俗谛的区别。佛是随众生智慧深浅不同而所说法亦异。第一谛又名胜义谛,是对上智上上智者说的最高的、终极的真理;第二谛又名俗谛,是一种善巧方便。妄语当然不行,但在某个时候对某些人,太高层次的、太绝对的真语实话也不能说不宜说,或者说了没用,那就要说方便语。对大智大慧说四大空,自性空,对愚夫愚妇就要说地狱天堂;为世俗谛故说有众生,为第一义谛故说众生无所有,说无说有都真实正确。

   

   儒门也有类似的智慧。有位著名独知不解:“早就读过《四书》,大致知道孔子的政治主张,知道他最强调的就是等级身份,却又怎么会去鼓吹大众在经济上政治上的平等?这不是自相矛盾么?”其实一点也不矛盾。是他对儒学没作深入研究,不懂经与权的道理。根据儒家公羊学的经权论,“经”是指不能随意改变的原则,“权”是指因时、因地、因事制其宜的变通行为。在儒家学说中,人人平等、选贤与能、天下大同是为太平世设计的最高社会理想,等级制度、小康理想则是孔子根据当时具体历史现实为家天下时代和据乱世的设计的。强调等级,乃是孔子为了在君主时代推销他的政治理想从“权”出发而言的。

   

   各家学问到了高处,境界都是相通的。《庄子》中讲了个藐姑射之山的神人的故事,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肩吾、连叔、接舆是三个仙人。一天,肩吾问连叔说:我听到接舆乱讲话,大话连篇没有边际,无法兑现,我听了觉得晕头转向,就好像天上的银河没有边际,太不近情理了。连叔问:他说的是些什么呢?肩吾转述道:“在遥远的姑射山上住着一位神,皮肤白如冰雪,体态美如处女,不食五谷,吸清风饮甘露,乘云气驾飞龙,遨游于四海之外。他的精神凝定不散,万物接触到他的范围,都会自然地不受病害,年年五谷丰登。我认为这全是虚妄之言。连叔听后回答了一句后来很著名的话:瞽者无以舆乎文章之观,聋者无以舆乎钟鼓之声。岂唯形骸有聋盲哉?夫知亦有之!意思是说:瞎子没法欣赏花纹色彩,聋子没法聆听钟鼓乐声。只是形骸上有聋与瞎吗?智慧上也有聋和瞎啊!

   

   是的,如果对愚夫愚妇讲四大皆空之至理,对春秋时君主讲大同理想,对俗世凡人讲“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是其尘垢秕穅将犹陶铸尧舜者也”的神,无异于对牛弹琴,岂非弹琴者的愚蠢?佛陀、孔子、老枭不是施肩吾,当然要把牛与钟子期分别看待了。至于蠢牛不吃草偏要跑来听琴,埋怨听不懂或琴声有问题,“狂而不信”,弹琴者也没办法呀,总不能把群牛赶走给钟子期吃小灶吧。

   

   再举个例子:如果说老枭乃三个代表,在文化领域我代表诗神也代表儒道佛,在社会领域我代表良知、正义和民主自由,在超越领域我代表诸神与众佛。中共的三个代表全假全虚荒诞无稽,老枭的三个代表则是至真至实不诳不异的十足真言。但下愚不信,最多知我诗好学问好不愧第一个代表;能信我不仅诗好学问好而且追求的社会理想也好,至少要中智以上;至于虔诚相信我是实语者老枭,相信我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三个代表,非上智、上上智不可!当然,老枭是诸神与众佛代表这一点,太过惊世骇俗,故有些上根之人也仅能从象征的层面来理解,那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不仅读枭文,读古今好书也当别具只眼。顺便提醒一下,看了此文,如果仅仅视为一篇自吹的牛文,不能会心一笑,不识微言大义,没有发现其中已透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也不知老枭是在开示佛儒道的三家的至高要道,在轻松喜笑中已讲透了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妙理,那你算是白读矣,白费我一片苦心矣,真乃下下愚、钝钝根无疑,呜乎,哈哈。

   2005-12-30东海一枭

   首发2006、1、4《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