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有个夏姓大家庭,名门贵族,诗礼传家,钟鸣鼎食,历史悠悠。家长夏老爷,年轻时文才出众,武功了得,放眼全村,难逢敌手,很受街坊邻居的崇敬,叫哥的叫哥,拜师的拜师,甚至有屈身为奴为婢,以侍候他为荣的。在家里慈爱虽然有点儿凶,可并不很过分。

   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老大,情况开始起变化啦。夏老爷文才由高变低、武功由强转弱,而由于他的铺张浪费、独断专横,加上投资屡屡失误,家业也由盛转衰了。从前左邻右居小徒弟小兄弟,学去了他的不少本事,后来居上,创下各自的基业,逐渐赶上他又超过他了。

   偏偏夏老爷对内愈来愈霸道对外愈来愈昏庸,里子越弱,架子越大,谁见了他不下跪还不行。一次大耍酒疯,把全村七、八户人家得罪了,挨了结结实实一顿好揍!

   夏老爷一口恶气堵在胸口,无处发作,天天拿自家儿女撒气。稍不如意,就又骂又打,动辄把儿女们打得死去活来!他希望棍棒底下出孝子也出贤子,以达到维护家长威严并重振家声、重兴家业的伟大理想。他还在原来就相当严厉的家规的基础上,制订更繁琐更不通人情的家法,谁敢不服,轻则或发配上山,或关进黑牢,或赶出家门,重则砍掉脑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村西头米老大,原是出身小户人家、打家劫舍的强盗大老粗,凭几票生意发了点财后,乃改邪归正,成家立业,夫唱妇随,父慈子孝,有商有量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很快就成了村里的一大家庭。

   米老大喜欢收买人心,经常拿出点散碎银子救济贫困遭灾人家,端几盘糖果零食打发小孩子叫花子们;他又喜欢多管闲事,俨然以村里的警察自居,谁家与谁家吵嘴了、打架了,等他们吵够了打得差不多了,便出来充当和事佬,自己也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家兴之旺、威信之高,早已盖过了夏老爷。

   夏老爷倒也不去惹他,只想关起门来,把家业弄兴旺了再说。可夏老爷为人顽固专制、一意孤行,管家的方式方法又极粗暴,弄得一团糟。他又听不进不同意见,动辄武力解决,把不听话的儿女打死了好几个。米老大见老夏家鬼哭狼嗥,闹得实在不成话,就时常过来劝上几句:儿女成人啦,就给他的一点自由嘛。劝说无效,又约上全村各家长出来评理。这可让夏老爷下不了台,怒冲冲气哼哼骂上门去:

   “你小子十年前不也打过老婆一耳光吗?你前天夜里不也训过几子好几回吗?你有啥资格在俺面前说三道四充大头?”

   “我养的儿女,我想骂就骂想打就打想杀就杀。此乃我一家之主的权利。轮得到你瞎操心吗?你这是干涉我的家政侵犯我的主权,是严重的挑衅!”…

   如此这般,把米老大骂了个狗血喷头!之后,得意洋洋奏凯还家了。

   气人的是儿女们骂不怕打不怕杀不怕。有的偷了家里大批金银财宝跑得不知去向,有的骗吃骗喝混一天是一天,有的跑到米老大家里躲着再不肯回家,有的干脆认了米老大为干爹,还嚷嚷着要为兄弟姐妹报仇,剩下几个最没本事的表面上毕恭毕敬,拚命巴结,图个好吃好喝…,人心全散了,已没有人认真下地干活了。家里已愈来愈穷了。

   人穷志短,夏老爷在村里受尽欺负,连东边的小鬼头,南边的徒子徒孙也敢常常闹上门来,还不得不看米老大的眼色行事。愈是这样,他愈是把气出在剩下的儿女身上。又怕儿女们结伙反抗。现在,儿女们在家里说话也受到秘密监视,既使躲到互联网的角落里发几句牢骚,一旦被他察觉,也没有好果子吃。

   村头广播喇叭里经常传来夏老爷的官腔高调来。现在,夏老爷是靠大话假话空话过日子啦。尽管村里、家里没有一个人相信,尽管他自个儿也不相信……

   2002、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