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倔芦奸孔何时休?]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倔芦奸孔何时休?

   倔芦奸孔何时休?

   

   在《试论孔孟之道对人性认识的偏离以及流弊(一)》开头,芦笛说“克己复礼”就是孔子思想的总纲。此言不能说太错,却不精确。孔子思想的总纲应该是“内圣外王”。克已是内圣功夫,复礼属外王绩效,所以说不太错;内圣外王的蕴涵了克己复礼但比之广泛深刻得多,所以说不确。他把一条大道改成乡间小路了。

   

   可以说,孔子之后的儒家乃至其苗裔流变,是从这“内圣”与“外王”中生发出来的。孟子重内圣,荀子重外王,他们之间的歧异,是对“内圣”与“外王”的侧重点不同造成。荀子重外王,转到法家,偏激取消内圣只要外王,好处是重视制度,流弊是忽略道德,极易(一定)走火入魔,刻削残暴;孟子重内圣,传到理学(程朱自称得孟子心传),片面追求内圣取消外王。好处是讲究道德修养,流弊是忽略制度建设并泛道德化,极易虚假伪饰,缺乏宽容。

   

   程朱理学不仅是侧重内圣,而是纯走内圣路子,表面上也讲“内圣外王”,其著名的“八条目”中,以“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为内圣,以“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外王,却强调内圣是外王的基础,以内圣扩而为外王,用内圣包括外王, “ 把整个社会的不同层次看成是个人的层层放大”,实质上是取消了外王。所以,芦笛下面所有对孔子的批评靶子就歪了。

   

   如果芦笛把“孔子学说的基本特点”改成为理学的基本特点,枪口就离靶子近了。芦笛的错误在于把程朱理学等同于孔子学说,就象把芦笛杀人之罪安在芦笛远祖头上一样荒唐。差之亳厘夫之千里啊。

   

   我劝老芦勿用宋儒的小眉眼乱“格”孔孟,应先好好研究《春秋》,翻翻董仲舒及及它汉儒著作,再读读康有为(《如孔子改制考》)以及当代蒋庆的(《如政治儒学》),深思熟虑再来发言,以免信口扯淡瞎解吾儒。他的回答可笑之至:“<春秋>早就看过了,而且不止一次。所谓春秋笔法,就是为了“克己复礼”,强调的就是个上下尊卑,连这都不懂,当真可笑。请问亚圣对春秋的写作动机的解释算不算数?<孔子改制考>竟然是理解儒学的枢钥?你怎么什么笑话都能闹出来阿?”

   

   居然不知《春秋》乃“外王”之经典,以为春秋笔法就是强调上下尊卑,我敢铁嘴断定:老芦要么没读过《春秋》,要么根本没读进去!<孔子改制考>也是“外王”的重要著作,至少是理解儒学的重要枢钥之一吧。

   

   芦笛以“攻乎异端斯害也已”这句话来证明孔子的亳无宽容度,治学态度不够严肃。对于此言,杨伯峻先生翻译是:“批判那些不正确的议论,祸害就可以消灭了。”李泽厚先生的翻译针锋相对:“攻击不同于你的异端学说,那反而是有危险的。”清代焦循的注解是:“盖异端者,各为一端,彼此互异,惟执持不能通则悖,悖则害矣。”钱穆先生翻译是:“专向反对的一方用力,那就有害了。”我认为钱穆先生翻译比较精确,比较与孔子的总体思想一致,符合中庸之道。

   

   老芦采用“范家之解”:范氏曰:“攻,专治也,故治木石金玉之工曰攻。异端,非圣人之道,而别为一端,如杨墨是也。其率天下至于无父无君,专治而欲精之,为害甚矣!”,这也无大误,只说明孔子认为专治“异端”是有害的,用芦笛的话说,“研究异端邪说,害处真是大来兮!”,所以告诫人们不要选错了“攻”的方向。他并未说要消灭“异端”。

   

   平心而论老芦并非亳无本钱,只是以一块钱注册了一百万的公司,虚了一点,如老憨所说,“芦笛对中国文化还是有一定的研究,但是囫囵吞枣、生吞活剥,功底欠实,底气不足。”所以,《试论孔孟之道对人性认识的偏离以及流弊(一)》在根本上和关键处就错了,其它“小学”方面的问题,就不值得理睬了。

   

   近日不少师友劝我不要浪费时间与芦笛这个网络小混混纠缠,我倒觉得,诸佛说法,不拘一格,痛批老芦也可以是一种指迷启昧的机巧方便嘛。别说他下流辱骂,便是恭敬于我,见他如此无知地扯儒学的淡,我也不宜金口三缄呀!芦笛狂言“不能不再写剖析儒家的文字形成一个比较完备的体系”,我倒想求他行行好,不要再制造垃圾并浪费我的宝贵时间啦。唉。

   2005-12-22夜酒后速成,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