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做生意需要本钱,所谓无本生意,其实还是要“本”的,智慧、关系、信息等无形之本也是一种本。不然,只有坑蒙拐骗了(负面之本,呵呵)。做学问更要有本,这个本,就是老老实实、实是求是、尊重事实、尊重真理的态度,同时有多大本钱做多大生意,有多大学问说多大话,故作谦虚即不必,妄言欺世更不宜。

   

   很多人骂我或笑我狂,把我当成一个狂生。我承认,我的确严重缺乏谦虚这一美德。但我内不自欺外不欺人,明能自知狂而不妄。老枭大半辈子苦读精思,便是因生计所迫不得不从商那几年,百九之九十的心思也不在商业上。对许多人生、社会、历史、现实、文化尤其是政治问题早已想通思透,中西文化大要已通-----如打通任督两脉。但我仍然坚持博览精研,并广泛结交以取人之长,使根基更稳些、学识更精些。除了写点新旧诗练笔,轻易不敢出手。直到世纪之初,时机渐熟,天机已发,个人也年逾四十,时不我待,遂概然出世。

   

   视我为文字高手,亦属管中窥豹。他们看不到我文字后面的无比丰富!文字不过枝叶而已,一个人的道德、志愿、胆识、学问及思想才是根本,用佛家的话说,文字般若是需要一定的实相般若境界般若为基础的。尤其是在“狱成文字寻常见”的国度,论道既是行道。这种反动文章如果是口头禅,可不好玩,大陆普通人也玩不起。

   

   做文重要,做人更重要。做生意做学问做人的道理都是相通的。举一个不适当的例子:老枭诗人时到处有逢迎,商人时到处有逢迎,成为反动分子敏感人物后,如果出门,依然到处有逢迎。有关部门没有轻易骚扰过我,一些道上兄弟相信也依然会卖我一个薄面------如有什么事万不得已出面的话。我因各种原因结冤不少,但我夫妇十几年来连个骚扰电话也没收到过。我敢于将私宅电话地址布告江湖,敢于“疯狂煽动,猖狂挑战”,向中共,向不合理的制度和组织,向看不惯的人物和事物扔下傲慢的白手套,岂徒然哉!----当然了,这都是相对而言的,豺狼窝里,只要敢向豺狼叫阵,准备最充分,安全度也高不到哪儿去。赵紫扬也无计自保,何况我辈?所以我一颗红心两手准备,随时准备着入狱。这种大无畏和浩然之气,不是小文人小市民所能想象万一。

   

   近被老芦大肆轻浮辱骂,所以冒着遗笑大方的危险调之曰:“老芦,有本事尽管使出来呀,文的武的黑的白的,我都接着,便是笔头之外网络之下什么下流勾当,老枭也来者不拒!老虎不发威,你还当病猫了。尽管你鬼鬼祟崇藏在暗处,能拿出什么货色,老枭佛眼一目了然。除了英语,斗史斗哲斗中斗西斗诗斗酒斗文斗武斗智慧斗拳脚,凭你也配?老实说,老枭还从没把你真当一回事!”

   

   这段话难免有吹牛之嫌。人生有限,任何人都不可能文的武的黑的白的道道畅通,不可能史哲诗酒文武智慧拳脚行行精通,尽管这里我只与老芦相比----便只比老芦,不如他的方面也“莫须有”呢。但从总体上、从全局的高度我自信大有资格说“凭你也配?”(老芦不是一直强调要有“全局观念”,读书也要懂得“观其大略”的诸葛亮读书法么)。老芦这个藏头露尾的轻薄子却没资格以“吹牛”责我。吹牛也要有一定本钱的,不然就是自取其辱,金庸还是谁的武侠中有一个狂徒就是榜样。那三脚猫狂徒似乎外号叫什么千盅不杯,在一次大腕云集的武林大会上,醉醺醺摆出一付高手的模样,乱管闲事,被人轻而易举就结果了。

   

   古代大儒大德,大多苦学久隐,养深积厚,才敢出山应世。禅宗六祖惠能大师,初参五祖即言下大悟,但他依然拜师勤参,并舂米劳作操执贱役,后来获传五祖衣法,仍然隐迹渔樵十六年才触机显身而说法。老芦躲在国外什么角落里写几篇花哩胡捎而毫无根基的文章,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凭小聪明卖弄口舌之徒,懂什么学术?”(徐水良语),居然就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就要“写篇文字指点一下文盲们普济众生”,不由得让我想起莲池大师一则随笔《老成然后出世》:

   

   古人得意之后,于深山穷谷中,煨折脚铛,潜伏保养,龙天推出,然后不得已而应世。后人渐不如古,然犹及见作经论法师者,作瑜珈施食法师者,学成而年未盛,尚徐徐待之。比来少年登座者纷如矣,佛法下衰,不亦宜乎?

   

   老芦凭三脚猫工夫贸然“登座”充大尾巴狼,寡逢虎豹,自己丢丑不多,却是误人非浅。却敢来大谈民主谈自由谈历史谈孔孟乃至谈诗词、谈禅佛,尽是些似是而非蒙外行的玩艺。讥别人不懂小学(指文字训诂之学),却不自知做学问做人的道理俱付阙如!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劝你还是及早回头,多打几年工多攒几两银子再来“总经理”吧。老这样做没本钱生意,名片印得最精,头衔取得最大,腿脚跑得最勤,在真正大老板眼里,终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2005-12-21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