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做生意需要本钱,所谓无本生意,其实还是要“本”的,智慧、关系、信息等无形之本也是一种本。不然,只有坑蒙拐骗了(负面之本,呵呵)。做学问更要有本,这个本,就是老老实实、实是求是、尊重事实、尊重真理的态度,同时有多大本钱做多大生意,有多大学问说多大话,故作谦虚即不必,妄言欺世更不宜。

   

   很多人骂我或笑我狂,把我当成一个狂生。我承认,我的确严重缺乏谦虚这一美德。但我内不自欺外不欺人,明能自知狂而不妄。老枭大半辈子苦读精思,便是因生计所迫不得不从商那几年,百九之九十的心思也不在商业上。对许多人生、社会、历史、现实、文化尤其是政治问题早已想通思透,中西文化大要已通-----如打通任督两脉。但我仍然坚持博览精研,并广泛结交以取人之长,使根基更稳些、学识更精些。除了写点新旧诗练笔,轻易不敢出手。直到世纪之初,时机渐熟,天机已发,个人也年逾四十,时不我待,遂概然出世。

   

   视我为文字高手,亦属管中窥豹。他们看不到我文字后面的无比丰富!文字不过枝叶而已,一个人的道德、志愿、胆识、学问及思想才是根本,用佛家的话说,文字般若是需要一定的实相般若境界般若为基础的。尤其是在“狱成文字寻常见”的国度,论道既是行道。这种反动文章如果是口头禅,可不好玩,大陆普通人也玩不起。

   

   做文重要,做人更重要。做生意做学问做人的道理都是相通的。举一个不适当的例子:老枭诗人时到处有逢迎,商人时到处有逢迎,成为反动分子敏感人物后,如果出门,依然到处有逢迎。有关部门没有轻易骚扰过我,一些道上兄弟相信也依然会卖我一个薄面------如有什么事万不得已出面的话。我因各种原因结冤不少,但我夫妇十几年来连个骚扰电话也没收到过。我敢于将私宅电话地址布告江湖,敢于“疯狂煽动,猖狂挑战”,向中共,向不合理的制度和组织,向看不惯的人物和事物扔下傲慢的白手套,岂徒然哉!----当然了,这都是相对而言的,豺狼窝里,只要敢向豺狼叫阵,准备最充分,安全度也高不到哪儿去。赵紫扬也无计自保,何况我辈?所以我一颗红心两手准备,随时准备着入狱。这种大无畏和浩然之气,不是小文人小市民所能想象万一。

   

   近被老芦大肆轻浮辱骂,所以冒着遗笑大方的危险调之曰:“老芦,有本事尽管使出来呀,文的武的黑的白的,我都接着,便是笔头之外网络之下什么下流勾当,老枭也来者不拒!老虎不发威,你还当病猫了。尽管你鬼鬼祟崇藏在暗处,能拿出什么货色,老枭佛眼一目了然。除了英语,斗史斗哲斗中斗西斗诗斗酒斗文斗武斗智慧斗拳脚,凭你也配?老实说,老枭还从没把你真当一回事!”

   

   这段话难免有吹牛之嫌。人生有限,任何人都不可能文的武的黑的白的道道畅通,不可能史哲诗酒文武智慧拳脚行行精通,尽管这里我只与老芦相比----便只比老芦,不如他的方面也“莫须有”呢。但从总体上、从全局的高度我自信大有资格说“凭你也配?”(老芦不是一直强调要有“全局观念”,读书也要懂得“观其大略”的诸葛亮读书法么)。老芦这个藏头露尾的轻薄子却没资格以“吹牛”责我。吹牛也要有一定本钱的,不然就是自取其辱,金庸还是谁的武侠中有一个狂徒就是榜样。那三脚猫狂徒似乎外号叫什么千盅不杯,在一次大腕云集的武林大会上,醉醺醺摆出一付高手的模样,乱管闲事,被人轻而易举就结果了。

   

   古代大儒大德,大多苦学久隐,养深积厚,才敢出山应世。禅宗六祖惠能大师,初参五祖即言下大悟,但他依然拜师勤参,并舂米劳作操执贱役,后来获传五祖衣法,仍然隐迹渔樵十六年才触机显身而说法。老芦躲在国外什么角落里写几篇花哩胡捎而毫无根基的文章,落在别人眼里,“不过是凭小聪明卖弄口舌之徒,懂什么学术?”(徐水良语),居然就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就要“写篇文字指点一下文盲们普济众生”,不由得让我想起莲池大师一则随笔《老成然后出世》:

   

   古人得意之后,于深山穷谷中,煨折脚铛,潜伏保养,龙天推出,然后不得已而应世。后人渐不如古,然犹及见作经论法师者,作瑜珈施食法师者,学成而年未盛,尚徐徐待之。比来少年登座者纷如矣,佛法下衰,不亦宜乎?

   

   老芦凭三脚猫工夫贸然“登座”充大尾巴狼,寡逢虎豹,自己丢丑不多,却是误人非浅。却敢来大谈民主谈自由谈历史谈孔孟乃至谈诗词、谈禅佛,尽是些似是而非蒙外行的玩艺。讥别人不懂小学(指文字训诂之学),却不自知做学问做人的道理俱付阙如!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劝你还是及早回头,多打几年工多攒几两银子再来“总经理”吧。老这样做没本钱生意,名片印得最精,头衔取得最大,腿脚跑得最勤,在真正大老板眼里,终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

   

   2005-12-21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