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东海一枭(余樟法)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大同”作为一种美好的社会理想,最早出现在儒家的《礼记礼运篇》:

   

   孔子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已.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已.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芦笛在《从“大同世界”看最常见的国学陷阱》一文中,却认为那“大同”的“同”乃是道德、伦理、感情上的同一取向,认为“大同世界”乃是全社会价值系统实现了同一的社会,类似于小说《镜花缘》里虚构的“君子国”、“大人国”,再次将 “大同”社会理想描述为伟大领袖定型为“五统一”社会(统一思想,统一意志,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原句详见芦文)

   

   又在强奸古人,纯属瞎捣酱糊!

   

   芦笛曰:“‘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及‘鸟兽不可与同群’”的同字,倒确实是如今的同一、一致、符合的意思。而这儿的‘道’指的乃是价值观念。因此,这儿其实是说 ‘如果彼此价值观念不一样,那就不要共事’。在老孔看来,价值观念不同的人如同鸟和兽一样,根本不是同一物种。这些话正好证明了“大同世界”乃是全社会价值系统实现了同一的理想境界。

   

   “道不同,不相为谋”、“鸟兽不可与同群”讲的是交友待人、共事处世之道,是孔子关于处理人际关系的原则,“道”很广泛,包括理想追求、人生态度、思想品德、价值观念等等。孔子说道不同不同谋不共事不做朋友,怎么能就此推出芦笛“大同世界乃是全社会价值系统实现了同一的境界”的结论呢。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又不是说道不同不能共居一国,道不同不共戴天。

   

   “鸟兽不可与同群”也不能解释成“价值观念不同的人如同鸟和兽一样,根本不是同一物种”,古注云:“隐居于山林,是与鸟兽同群也。吾自当与此天下人同群,安能去人从鸟兽居乎?”明遁世离群非圣人之道也。注“言遁离者非圣人也”。老芦强作解人,真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更为严重的是,“大同”作为一种理想社会的名称概念,怎么能狭窄地就词论词,作“大大同一、全部统一”理解呢。

   

   芦笛曰:“早就读过《四书》,大致知道孔子的政治主张,知道他最强调的就是等级身份,却又怎么会去鼓吹大众在经济上政治上的平等?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其实一点也不矛盾。是芦笛未对佛学与儒学没作深入研究,不懂第一谛与世俗谛的区别,不懂经与权的道理。我在《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已经指出:根据儒家公羊学的经权论,“经”是指不能随意改变的原则,“权”是指因时、因地、因事制其宜的变通行为。毫无疑问,“天下为公,选贤与能”的“大同社会”是原儒追求的最高的、终极的社会理想,乃大经大法,而“君王节用爱民,父慈子孝,主仁奴忠,夫唱妇随”(芦语)的君主专制,则是不得不承认的、而且也具有一定历史合理性合法性的现实。

   

   君主专制社会的理想境界是“小康”,属于第二谛,世俗谛。《礼记礼运篇》中对小康社会也做了描绘: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已.大人世及以为礼.域郭沟池以为固.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以功为已.故谋用是作.而兵由此起.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着其义.以考其信.着有过.刑仁讲让.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礼记礼运篇》讲得很清楚,大同社会天下为公,不独亲其亲、子其子,选贤与能;小康则是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子其子,是讲信、义、仁、让,有礼、有次序、治平和睦的社会。小康社会虽然不十分理想,但也是国泰民安相当美好的社会。

   

   就象佛教,或说“无”,或说“有”,仿佛自相矛盾,实则是“诸佛依二谛,为众生说法。一以世俗谛,二第一义谛”。说无也对,说有也对,说无是“自性无”,说有是“缘起有”。等级思想孔子的等级思想,是针对当地的政治现实而言的,是针对当时“家天下”的历史现实的“方便善巧”而已。便是如此,在向当时各国君主推销小康理想时,已是到处碰壁,已嫌陈义过高呀。小康无望,焉望大同?

   

   用经权论或二谛法去读儒家经典,许多老芦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才会迎刃而解。仅仅“小学”则远远不够,何况老芦的小学还差得远,对“同”字的胡说八道就是证明,如村夫说:连“同”这个实词的不同含义、不同词性、做不同的成分都不懂!

   

   芦文又拿孔子“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同”大做文章。对于孔子的“和同”论,古今析者纷纷,我认为江西黄瑜君在《儒家“和同”思想与中华民族精神》一文中阐释得较为透彻:儒家“和同”思想作为中华民族精神特质之精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得到体现:第一,以仁为本的“恕”道;第二,作为至德的“中”道;第三,作为价值判定的“直”道;第四,作为万物和谐共长的“生”道。“恕道”体现了儒家宽容、涵厚的心胸与灵魂;“中道”体现了儒家深广、平静的修养与境界;“直道”体现了儒家坦然、实在的精神与情怀;“生道”体现了儒家和谐、生动的世界观和发展观。这四个方面是相互联系的,因为他们之间有一个共同的根基,那就是儒家“和同”思想。

   

   可见“和而不同”与“大同”不仅毫无矛盾,而且一脉相承相辅相成。和而不同,就是承认不同,差别共存,在不同的基础上形成和谐。建立在“和而不同”基础上的“大同”,是一种多样性的统一,是对立和统一的整合。多元一体格局约大同社会,比起小康社会来将更和谐更宽容,更强调对多样性多元化的维护和尊重。对“和而不同”与“大同”的关系,北费孝通老先生的诠释最为形象“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根据《礼记礼运篇》的描述,根据各儒家经典所阐述的主要思想推论,大同理想追求的不是文化、宗教、习俗的同一性,而是和而不同,以和谐的人际关系为主题,不同的文化、宗教、习俗之间以礼相待和平共存。建立在仁、义、礼、恭、宽、信、敏、惠、智、勇、忠、恕、孝等一系列旨在实现社会和谐的道德原则之上的大同社会,绝非如芦笛所描述的,大同世界是一个统一思想统一行动的专制世界。芦笛断章取义言不及义,肆意强奸古经典,笑熬“大同”成酱糊,我谨次龚自珍名诗之韵敬告之:

   

   旧枝新叶任横斜,扬眉展望思无涯: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芦文乱引圣人言,又臭又长,几乎每一段话都有问题。但对于其它诸多错缪,我是懒得提起批评的武器去大炮打蚊子了,呵呵。我倒想劝劝他:《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其实我真想劝的是那些可劝能劝值得劝的可教可造之人,至于芦笛,钝根下愚,难闻大道,这辈子也就只能以一个无根浮萍般浪迹江湖的轻薄儿强奸犯告终矣。

   

   2005-12-21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