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驾驶员和乘客]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驾驶员和乘客

   乘客离不开驾驶员。但正常情况下,乘客们有权选择乘车的方向和目的地,有权要求驾驶员好好开车,不能因夹带私货、喝酒享乐等私事而影响公务、耽搁时间。如果驾驶者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乃至出了路线方向的大错,犯了浪漫主义的疯病,将车子开向峭壁悬崖,那么,乘客有权中止他的工作,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选择驾驶员。      如果有这样的驾驶员:他的驾驶权是抢来的,或上头委任的,又独断专行,想怎么开车就怎么开,想往哪开就往哪儿开,想带多少私货带多少私货,想回家就长途绕道回家玩,而且蒙住乘客眼晴、塞住乘客耳朵、缝住乘客嘴巴,不许乘客提意见,更不许示威抗议!把胆敢异议者打为反革命分子、反动人士,或砍掉脑袋或关进监狱或赶出车外。纵然东撞西碰进一退三,零件丢的丢坏的坏,乘客死的死伤的伤,还要逼着全车老小强忍悲痛昧着良心大唱赞歌。而且耳聋眼花老态龙钟了,还抓着方向盘不放,去见马克思前,还要指定亲信作为下一任开车人。如果有这样的驾驶员,一定很可笑很可恶也很可耻;如果有这样的故事,一定是发生在童话里的。      老枭曰:非也非也,这样可笑可恶可耻的事,古今中外都有发生!世间一切封建专制统治者,家天下的所有者,法西斯独裁者,不都是这样干的吗?包括现代和当代中国。那大大小小的领导人,上到国家主席,下到乡镇县长,不都是指派来的驾驶员吗。碰上好的(清官)还好,碰上坏的(昏官、贪官),乘客们(老百姓)可就倒霉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听天由命,个人的国家的命运之宝,只能押在指派的驾驶员身上。小驾驶员犯了错误,还有上面能够阻止;而大驾驶员的权力,则是全赖他道德自律而不受任何制约的。乘客纵然大祸临头,也只能怪父母不好,让自己上错了车。      以上感慨,是最近读古籍读到一则小故事而引起的。《后汉书-杜栾刘李刘谢列传第四十七》,原注中写道:说苑曰:“有东郭祖朝者,上书于晋献公曰:‘愿请闻国家之计。’献公使人之曰:‘肉食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预焉?’祖朝曰:‘肉食者,一旦失计于庙堂之上,若臣等藿食,宁得无肝胆涂地于中原之野?其祸亦及臣之身,安得无预国家之计乎!’”      查《说苑》原文是:晋献公之时,东郭民有祖朝者,上书献公曰:“草茅臣东郭民祖朝,愿请闻国家之计。”献公使使出告之曰:“肉食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与焉?”祖朝对曰:“大王独不闻古之将曰桓司马者,朝朝其君,举而宴,御呼车,骖亦呼车,御肘其骖曰:‘子何越云为乎?何为借呼车?’骖谓其御曰:‘当呼者呼,乃吾事也,子当御正子之辔衔耳。子今不正辔衔,使马卒然惊,妄轹道中行人,必逢大敌,下车免剑,涉血履肝者固吾事也。子宁能辟子之辔,下佐我乎?其祸亦及吾身,与有深忧,吾安得无呼车乎?’今大王曰:‘食肉者已虑之矣,藿食者尚何与焉? ’设使食肉者一旦失计于庙堂之上,若臣等藿食者,宁得无肝胆涂地于中原之野与?其祸亦及臣之身。臣与有其忧深。臣安得无与国家之计乎?”献公召而见之,三日与语,无复忧者,乃立以为师也。      大意是,东郭草民祖朝,上书晋献公要求听听国家大事和方针大计,献公派人告诉他:国事有我们吃肉的人考虑,关你们这些吃野菜的小民屁事呀。祖朝回话把国家比作车子,把君主比作开车的,把老百姓比作乘客:你万一乱开车把车开到山沟沟里,我们也将一起遭罪,怎么能说与我无关呢?      说得多好啊,这个祖朝,民主意识之强烈,比起许多当代人,犹有过之,可谓古代的民运人士嘛。更难能可贵的是,晋献公听了,不但不把他赶出国门或打成反革命分子,反而召见他,与他恳谈了三天,并立为国师。可叹当今,祖朝尤在,献公无存! 2002、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