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周末上街,顺手买一份《南方周末》消谴。一篇《小干部五年孤身斗贪官》的记实长文,深深打动了我。

   河南省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雇凶杀人案,曾轰动全国。文中主人公即是李大书记要杀之而后快的反腐斗士吕净一。正如《南方周末》所写的:“对手是个位高权重的角色,而作为小人物,吕净一进行了长达5年的几乎是‘一个人的抗争’,他显示了一个公民社会的公民所亟须的宝贵品格:个人自尊,责任感,独立思考和韧性。”

   读完全文,在被吕净一的事迹和精神所感动的同时,脑海里渐渐升起了两个大问号:

   问号之一:

   吕净一和李长河作了整整五年的艰难斗争,才将这个巨贪拉下马,那么,李长河的问题,肯定在五年前就存在了。远的不说也罢,在这整整五年里,在吕净一不断冒险举报李长河的五年里,平顶山市、舞钢市、河南省、还有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政法部门------监察呀纪检呀,你们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贪官雇凶杀人、举报者重伤又丧妻、付出惨重代价之后,等到纸再也包不住火的时候,才对贪官“依法惩治”?至少,他们渎职了,“行政不作为”了。

   “不作为”也罢了,更可怕的是,吕净一“每次给上级机关的举报材料,最后都会回到李长河手中”,更可恶的是,舞钢市检察院等“有关方面”反过来为虎作伥,积极充当了李长河的帮凶,伪造有关证据,要完成李长河下达的把吕净一关起来的旨意。在伪证被一一驳倒,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情况下,居然“秘密审判”,判处吕净一有期徒刑一年。

   我国政法部门堆床架屋,重重叠叠,什么反贪局呀监察局呀纪检委呀政法委呀,机构不可谓不完善,队伍不可谓不庞大,可效果如何,三岁小孩也知道:瞎子戴眼镜-----摆设。近几年来,许多大贪超大贪,那一个是政法部门主动“揪”出来的?大小贪官失事,或拜小偷之赐,或因个别反腐斗士持之不懈地“作梗”,都带有极大的偶然性。

   吕净一胜利了,“这是正义的胜利,意志的胜利,人性的胜利”,却胜得何其侥悻呀。如果李长河不出“雇凶杀人”的愚蠢下策,如果吕净一不敢以下犯上或“以怨报恩”,如果吕净一上告几回后半途而废,“如果李长河的行凶手法更隐蔽,如果吕净一一头倒在血泊中长眠不醒,如果吕净一没有冒死记任那辆车牌号……”…,随便那一个“如果”不是“如果”,李长河都不可能“水露石出”、“罪有应得”。将反贪反腐的重责寄托在小偷和少数“反贪勇士”身上,堪称一大奇观。

   问号之二:

   宪法上明明写着,嘴巴上声声喊着:一切权力归人民。实质上,一切权力、各级领导人手中的权力,都来自“上面”。吕净一镇党委副书记的职务,是李长河给的。所以,“李长河对吕净一有过知遇之恩”。为了让吕净一放弃上告,李长河说:“我对你有考虑,不要担心职务问题。舞钢市任何一个单位,你随便挑,我亲自送你上任,看谁敢说啥!”,瞧,舞钢市的所有职务和权力,就在李长河夹袋里揣着哩。

   我曾久久地问自己:如果我是吕净一,会举报李长河否?最后的结论是:否。不是对贪官不愤恨,不是慑于贪官权大位重怕打击报复怕穿小鞋坐监牢,不是不敢为而是不忍为啊。如果我是李长河“提起来”的,我就受了他的“知遇之恩”,连恩人的“门都没摸过”,连“2000、5000都没送过”,已是有愧。恩人有问题,最多敬而远之,老子不干了,岂能反过来举报他妄图置他于死地?

   《新智囊》中一段话引人深思:“曩子弟赴官,有乞书于蜀公者。蜀公不许,曰:仕宦不可广求,人受恩多难立朝矣”。劝当官者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不然,不好做事。

   当然,有公义,有私恩,从国家和人民的大处着眼,为公义而灭私恩,吕净一所作所为,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光明正大。只是老枭为人恩怨分明,迂腐之极,公义要讲,私恩不能不顾,对于吕净一之类斗士,敬之,却不愿效之也。

   在专制体制内,官吏的任命和提拔,都是自上而下的,恩出于上,离不开上级领导的赏识、关照和知遇。历代朝廷党争,当今窝案频发,推原寻根,乃是这种用人制度造因于前,遗祸于后啊。解决的办法,拨斜归正,弃专制行民主,让官吏自下而上由人民推举,从群众中来,恩出于下,出于老百姓。不然,象老枭这般人物,要是当了官,有些事就不愿放手去做,以免开罪甚至遗害恩人而良心不安。而万一成了贪官,我就广施恩惠,拚命提拔大批官员,让他们不忍告发,呵呵。如此简单的道理,中央衮衮诸公想不到吗。

   两大问号,渐渐凝聚成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当今中国,真乃贪官的乐园、腐败的天堂啊!东海一枭2002、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