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周末上街,顺手买一份《南方周末》消谴。一篇《小干部五年孤身斗贪官》的记实长文,深深打动了我。

   河南省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雇凶杀人案,曾轰动全国。文中主人公即是李大书记要杀之而后快的反腐斗士吕净一。正如《南方周末》所写的:“对手是个位高权重的角色,而作为小人物,吕净一进行了长达5年的几乎是‘一个人的抗争’,他显示了一个公民社会的公民所亟须的宝贵品格:个人自尊,责任感,独立思考和韧性。”

   读完全文,在被吕净一的事迹和精神所感动的同时,脑海里渐渐升起了两个大问号:

   问号之一:

   吕净一和李长河作了整整五年的艰难斗争,才将这个巨贪拉下马,那么,李长河的问题,肯定在五年前就存在了。远的不说也罢,在这整整五年里,在吕净一不断冒险举报李长河的五年里,平顶山市、舞钢市、河南省、还有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政法部门------监察呀纪检呀,你们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一定要等到贪官雇凶杀人、举报者重伤又丧妻、付出惨重代价之后,等到纸再也包不住火的时候,才对贪官“依法惩治”?至少,他们渎职了,“行政不作为”了。

   “不作为”也罢了,更可怕的是,吕净一“每次给上级机关的举报材料,最后都会回到李长河手中”,更可恶的是,舞钢市检察院等“有关方面”反过来为虎作伥,积极充当了李长河的帮凶,伪造有关证据,要完成李长河下达的把吕净一关起来的旨意。在伪证被一一驳倒,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情况下,居然“秘密审判”,判处吕净一有期徒刑一年。

   我国政法部门堆床架屋,重重叠叠,什么反贪局呀监察局呀纪检委呀政法委呀,机构不可谓不完善,队伍不可谓不庞大,可效果如何,三岁小孩也知道:瞎子戴眼镜-----摆设。近几年来,许多大贪超大贪,那一个是政法部门主动“揪”出来的?大小贪官失事,或拜小偷之赐,或因个别反腐斗士持之不懈地“作梗”,都带有极大的偶然性。

   吕净一胜利了,“这是正义的胜利,意志的胜利,人性的胜利”,却胜得何其侥悻呀。如果李长河不出“雇凶杀人”的愚蠢下策,如果吕净一不敢以下犯上或“以怨报恩”,如果吕净一上告几回后半途而废,“如果李长河的行凶手法更隐蔽,如果吕净一一头倒在血泊中长眠不醒,如果吕净一没有冒死记任那辆车牌号……”…,随便那一个“如果”不是“如果”,李长河都不可能“水露石出”、“罪有应得”。将反贪反腐的重责寄托在小偷和少数“反贪勇士”身上,堪称一大奇观。

   问号之二:

   宪法上明明写着,嘴巴上声声喊着:一切权力归人民。实质上,一切权力、各级领导人手中的权力,都来自“上面”。吕净一镇党委副书记的职务,是李长河给的。所以,“李长河对吕净一有过知遇之恩”。为了让吕净一放弃上告,李长河说:“我对你有考虑,不要担心职务问题。舞钢市任何一个单位,你随便挑,我亲自送你上任,看谁敢说啥!”,瞧,舞钢市的所有职务和权力,就在李长河夹袋里揣着哩。

   我曾久久地问自己:如果我是吕净一,会举报李长河否?最后的结论是:否。不是对贪官不愤恨,不是慑于贪官权大位重怕打击报复怕穿小鞋坐监牢,不是不敢为而是不忍为啊。如果我是李长河“提起来”的,我就受了他的“知遇之恩”,连恩人的“门都没摸过”,连“2000、5000都没送过”,已是有愧。恩人有问题,最多敬而远之,老子不干了,岂能反过来举报他妄图置他于死地?

   《新智囊》中一段话引人深思:“曩子弟赴官,有乞书于蜀公者。蜀公不许,曰:仕宦不可广求,人受恩多难立朝矣”。劝当官者不要轻易接受别人的恩惠,不然,不好做事。

   当然,有公义,有私恩,从国家和人民的大处着眼,为公义而灭私恩,吕净一所作所为,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光明正大。只是老枭为人恩怨分明,迂腐之极,公义要讲,私恩不能不顾,对于吕净一之类斗士,敬之,却不愿效之也。

   在专制体制内,官吏的任命和提拔,都是自上而下的,恩出于上,离不开上级领导的赏识、关照和知遇。历代朝廷党争,当今窝案频发,推原寻根,乃是这种用人制度造因于前,遗祸于后啊。解决的办法,拨斜归正,弃专制行民主,让官吏自下而上由人民推举,从群众中来,恩出于下,出于老百姓。不然,象老枭这般人物,要是当了官,有些事就不愿放手去做,以免开罪甚至遗害恩人而良心不安。而万一成了贪官,我就广施恩惠,拚命提拔大批官员,让他们不忍告发,呵呵。如此简单的道理,中央衮衮诸公想不到吗。

   两大问号,渐渐凝聚成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当今中国,真乃贪官的乐园、腐败的天堂啊!东海一枭2002、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