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道及高处莫葛藤》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尚留三字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来化缘,谁能施舍?----兼答随便先生

   
   
   
   
   我在《怎一个谢字了得?----关于林案的总结、感谢、赠剑、化缘及其它》中化了个小缘(见附文),倒也有几个人准备"上当"(随便网友问:东海还要以募捐的名义刮网友一笔。不知有上当的没有),但我没给他们机会,因为这几个热心网友在经济上似乎都不太够格。林案告一段落, 定制寄赠宝剑,或者搞一个赠剑仪式,或者汇集林案文章资料出版,或者召开维权英雄大会,都是有趣的事,如果让穷苦人民从牙缝里挤出点钱来赞助,把一件趣事弄得悲戚戚惨兮兮,就没意思了。

   
   
   
   老枭生平首次降身辱志为人化缘,乃是为了度化有缘之人,给有缘有钱者一个施舍的机会,不是阿猫阿狗谁都可以施舍的,呵呵。首先他不能太穷,至少不能比老枭更穷。这叫取之于富,用之于贫。穷人是没有资格被我"取"的,所以靠工资吃饭的伙夫网友被我谢绝后叹道:俺想被"刮"一次都没门!又 如刘路君,律师证被缴失业了两年多,我没钱支助他已是惭愧之至,焉有让他出血陪我玩之理?(刘路兄表示,林案二审他将无偿并自费出庭辨护,谨此预谢)。
   
   
   
   其次施舍者得好言好语,毕恭毕敬,主动"上钩"。嗟来之食最丰盛,老枭正眼也不会瞧过去。凭我交际之广、能力之强、智慧之高,若非骨头太嶙峋,也不会落魄到今天这个地步!第三,施舍者人品要好、要正派。如果是象随便那种贼眉鼠眼藏头露尾的家伙,便是捧着巨款跪向枭门苦苦哀求,也难获首肯。
   
   
   
   还有呀,施舍者应与我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和"特殊"交情。不然,倘我明示或暗示一下,愿意 "打破悭囊"者难道还少了?前不久为文声援某公安维权,当事人就强烈要求予费予酬,我当然坚决谢绝,表示不存在任何费用问题,此话再也休题。谋利当谋万众利,求名当求千古名,这就是我这个"当代讼棍"、"第一刁民"与古代讼棍、其它刁民不同处。
   
   
   
   高僧化缘,化之有道。然而,不该施舍的要施舍,该出血的却象故事中的老虎,闻风而逃。故事是这样的:强盗与和尚在路上遇见老虎,强盗拿着弓抵御老虎,老虎不怕。和尚不得已,就把化缘簿扔在老虎面前,老虎吓了一跳,马上逃走了。小虎问老虎为什么,老虎说:"强盗来了,我可以与他格斗;和尚向我化缘,我将用什么来打发他呢?"
   
   
   
   畜牲毕竟是畜牲,不懂得区分真假和尚,不知道因为一时的小气错过了得道高僧,错过了度化证果的机缘。
   
   
   
   关于施舍的经文很多,《古兰经》认为,施舍是先知的品德,佛教强调,施舍是一种大功德。圣严法师说得有理,"所谓化缘,乃指化度的因缘。因缘这样东西非常微妙,如果往昔生中未曾结过佛法的缘,即使遇到佛陀,佛陀也无可奈何;佛陀是大觉智人,但亦无法化度一个无缘的人"。舍得舍得,舍了才得,舍就是得。但是,时逢末世,大多数人对穷人弱者、对高僧真佛一毛不拔,就象故事里的老虎一样,却喜欢为权贵、强者、假和尚捧场添花,殊不知,那不是施舍,那是助恶,是造孽!
   
   
   
   随便说,"上次修路案件,估计没少让林樟旺一家破财",此言差矣,让林樟旺几家人破财的是龙泉市森林公安,连累我亦为之破财数万。我早说过,林案涉案人员中,林樟旺是我妹夫,其它几个是邻村乡亲。他们几个出点钱向"龙泉十八剑"制剑以酬,原也应该,只是我有所不忍,故想出"杀富济贫"这一妙招来。
   
   
   
   "龙泉十八剑"不仅有富有现实和历史之双重意义,而且其剑本身亦颇有纪念意义和收藏价值。如果再加上出维权书、开英雄会,就更好玩了。 谁能一力担荷,与结善缘,陪我玩点比女人麻将之类更有意义的事?
   
   
   
   东海一枭2005-10-23
   
   
   
   
   
   
   
   附《怎一个谢字了得?----关于林案的总结、感谢、赠剑、化缘及其它》五、六节:
   
   五、雄文佳章
   
   关于林案的法律分析、理论探讨、道义声援、网络评论等文章诗词,当数以百计,难以准确统计,凡寄我邮箱或被我"发现"的,已列出名单附后。
   
   在致海内外同道友人邀约函《安得龙泉十八剑,"杀"向世间大不平!》中我写道:老枭一介布衣,财薄势寡,能量有限,为此不得不向海内外社会各界尤其是法学专家和律师以及求援,希望您们关注一下"林樟旺案",从法律、法权、人权、公安制度、三农问题、农民维权问题等各个不同角度,撰写分析、阐释、评论、呼吁、抗议等雄文佳章,助我一臂,共拯我的亲人和乡亲父老无恙归来。老枭无以为报,唯有深铭各位恩义。俟此案了结,将向龙泉宝剑厂定制好剑十八口,刻上受赠者大名和东海一枭敬赠字样,奉赠给为此案拔法律之剑和正义之笔相助的"十八条好汉",以作纪念。龙泉宝剑,天下驰名。案在龙泉,剑出龙泉,法律如剑,正义如剑,利舌大笔如剑,名之为"龙泉十八剑",不亦宜乎。
   
   我想,也可名为"震旦十八侠",一则震旦乃中国之古称,二则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乃本案义援单位,三则龙泉十八侠试剑龙泉,实我大中国之骄傲和荣耀也。此役虽败,非战之罪也,时机未熟耳。如枭诗《 或者》所写:"或者连一只小犬也斗不过/或者可以把成群豺狼虎豹/一击而倒/或者连一块顽石也搬不动/或者移山填海,只需我/拈花一笑…关键在于时间/它开始了没有"。我相信,一旦时间开始,岂但周光明之类小犬,成群豺狼虎豹、许多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都将在剑光中屁滚尿流。
   
   无论成败,经此一役,"震旦十八侠"的侠骨豪情、良知正气、法学辨才,将更加为世人所钦仰。"龙泉十八剑"("震旦十八侠")之名,富有现实和历史之双重意义。黑暗已成公安和官场的常态,世间种种大不平之铲除,平等光明新中华之重铸,终有赖于我辈冲锋在前、师范天下也!
   
   林案曝光后,拔剑相助者络绎不绝,通过各种方式、手段、渠道介入林樟旺案的相识或不相识的朋友,数以千计,都是我和我亲属、乡亲的"贵人",一一赠剑,力所不及,只能按原来约定,从为林案写了文章的作者中选取代表。此案林樟旺决定不上诉,林樟法、梅善良、毛根寿则已上诉。等此案结束,我当从林案文章作者(见附件。三个当事人上诉,欢迎大伙继续予以支持,有新的文章,自当列入)中选萃部分,制剑相赠,以践前言,以酬高义!
   
   六、化个小缘
   
   老枭近半年来全副身心扑在林案上,付出的时间、精力、金钱都已到了我所能承受的极限。首次携律师到龙泉取证、北京开研讨会等,都是我掏腰包。虽朋友们的义助多是无偿的,但许多必要的成本费用如车旅、场租、食宿、录像、招待等等,却是必须的。鄙夫妇七、八年之久没有工作,没有正常收入,仅靠我的一点"老本"和稿费维持。 毕竟我还有自己一家人要把日子过下去,很多事需要有一个度,一种均衡。在林案上我已过"度"了。
   
   林樟法、梅善良、毛根寿作为除林樟旺外林案最大受益人,且不论上诉成败,至少,他们三人被以"治安"名义"抢"走的六万元总是退还了,赠剑致谢的资金,论理论情都应由他们出。但考虑到他们的拮据,我亦犹疑…。我想,订制、寄赠宝剑,万余元足矣,就"饶"了乡民吧,不如给某位热心肠人士一个"打破悭囊"的机会,互利多赢,皆大欢喜。如果资金充裕些,可以尽量把剑制得高档些,把赠剑范围扩大些,或者汇集林案文章资料出版,将是一本很有价值和意义的维权文集,或者以赞助人名义开一次英雄大会,搞一个赠剑仪式,大伙儿借机到哪儿聚聚,一起斗斗嘴斗斗酒斗斗诗,岂不都很有趣好玩?所费无多而功德殊胜,有缘有钱(不必大款,比老枭和几个当事人有钱不就行了?呵呵)的朋友别错失机会哦。有何条件和要求,可以向我提。如一时没有合适的家伙一肩担荷勇襄盛举,请大伙耐心点,容我再与枭婆商量商量啦。
   
   ----摘自《怎一个谢字了得?----关于林案的总结、感谢、赠剑、化缘及其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