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你既无心我便休
·《东海老人:人能“三明”始为高》
·《东海老人:韩寒的小》
·宋庆龄们是被什么搞定的
·东海老人:王道杂谈(之一)
·东海老人:刚的更刚柔的更柔(小诗四首)
·阳朔太极武校小记
·东海老人:是非善恶之际
·文人旧习渐祛却,国骂不留三字经(附言更正)
·一事偏差吾有愧
·《辱人的大师,骂架的高手》
·《东海老人:儒佛道三家的适当位置》
·《东海老人:道不同不相为谋》
·东海老人:因缘不可思议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代新王的抱负和境界-------小析枭诗《二号令、三号令》

   
   
   一
   《二号令、三号令》是我以“王”自居写给国人的两首诗。诗写于1996、5,收入作家出版社《萧瑶诗选-------在命运之上》,给过一些诗人和评论家看,但从没人读懂其中深意。要理解这两首诗,先要对“王”字有所理解。
   

   古汉语中“王”字有“帝王、天子”之义。周朝的最高统治者周王,拥有极大权威。但平王东迁之后,王权逐渐削弱。先是强大了的楚国自称“楚王”,继而吴、越也陆续称“王”。秦王自称“始皇帝”后,“王”就不再有“帝王、天子”的意义,而成了臣子的最高封爵。
   
   其实王字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字圣”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关于“王”的解释是“一贯三为王”,原儒讲“王道通三”,讲“王三重”。董仲舒曰:“古之选文者,三画而连贯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者王也。”“三”指“天地人三才”,即人类三重最高的价值:超越神圣的天的价值、历史文化的地的价值和人心民意的人的价值。“通三”是贯通或包含“天地人三才”。于此可见,并非拥有世俗权力便有资格称王的,历史上称王、封王者皆僭也,多数乃草寇王八耳。
   
   公羊学家认为“孔子不但是圣,同时也是王。在公羊学看来,孔子作《春秋》是新王,孔子改制立法是后王,孔子继承文命是文王,孔子有圣德无圣位是素王。”所谓《春秋》当新王,是指孔子作《春秋》,以《春秋》一经行天子褒贬进退、存亡继绝之权而为一新兴之王。也可以说孔子虽非现实中之王,却是《春秋》中之王——天子,或者说其中之“王”是孔子假托之“王”,而其实质乃是孔子以平民身份而行天子之权。“虽有僭越之嫌,为救民命,为传文命,为还历史公正,为给生民希望,孔子奋然不顾一己之私名,作《春秋》而加王心,宣布一新王已诞生,一新时代已来临。”(《公羊学引论》,第92-83页)。
   
   二
   在《移居杭州寄友人》组诗中,我有句曰“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有名家以为我弄错了,来函指教:素王,指有其道为天下所归而无其爵者,所谓素王自贵也,后儒家专以称孔子。其实我恰恰是早就“狂妄”地立下了为王之志呢。作为诗人、诗词家,我的自我期许是诗王;作为民间思想者和“民主”传播者,我的抱负就是素王、新王。我现在从事的民主事业,就是一种开天辟地创世纪的当代新王事业。
   
   在《我的梦想》一文中,我深入浅出地指出:男人都喜欢“搞”女人和“搞”政治。女人有两种“搞”法,一种有情有爱,一种唯我唯欲;政治也有两种“搞”法,或曰两种追求:一种是把权力集中到某个人、一小撮人或某个组织的手中,集权于君,集权于党,这是古代帝王将相和现代军主党主及其帮凶帮闲们的政治追求,可称之为集权事业----不过君主集权曾有其一定的传统合法性和历史合理性,党主集权则从来就没有任何合法性可言;另一种是散权于众,还权于民,把被无耻剥夺的自由人权,把民众原本享有、应该享有的一切还给广大民众,变臣民为公民,变党主为民主,建立起“权为民所授”的授权程序和一整套必要的权力制衡制度,从根本上限制权力,消灭特权,这就是民主事业,乃公益事业,大众的事业,乃大慈、大雄、大丈夫之事业也。
   
   还权于民,对于中国而言,这是比孔子的新王事业更为伟大的事业,是比自古以来所有英雄圣贤的追求更为远大的追求啊。国民的命运、中国的命运系之于新王。这里的新王不单纯指某一个人,而是一个好的制度。
   
   三
   了解了“王”字原义、真义与我的理念和追求,对两首枭诗就很好理解了。我居高临下地以“皮鞭烈火”相待,是为了让国人早日觉醒过来,站得与我一样高,成为有思想、有尊严、人格高贵的人。当国人“历经险途绝境踏入我圣殿的中心”之后,就应该推翻一切偶像,包括我,“赤足在我头顶漫步”、“成为自我的最高当局”;应该迅速“抛弃”我、“背叛”我,就象英国人“抛弃”丘吉尔、美国人“背叛”华盛顿一样,“毅然焚毁/我所有的黄金典籍/叛我而去”。那样,国运民运才能永久,岂非“对我最好的报答/最高的忠诚”?
   
   当然“开悟”之前的愚民是不配与我这个“有道之士”“平起平坐”的。所以诗中以“尔等”称之,颇露蔑视意味。佛说众生平等,那是指本性而言,人人皆有佛性。“尔等”尚未明心见性,便如蠢牛木马一般,令人不耐,便如明珠落在屎坑里,奇臭熏天也。故理当“臣服”于我,谦虚受教。我的喜笑怒骂鞭打棒喝、“皮鞭烈火”“风暴霜雪”,都是为了启蒙国人的混沌,唤醒他们的愚昧,都是出于一种大悲悯和大仁爱,都是“我的恩典”,“尔等的殊荣”。
   
   因为我辈的事业不是企图从某党那里抢班夺权,不是要成了民众新的精神偶像或特权统治者,而是为了让同胞们从非人发展为人,从臣民进步为公民,为了让每一个同胞都能成长为有自由思想、独立人格的真正的人,享有一切公民应该享有的民主权利。所以,国人终将对我“怀着至诚感激”。
   
   理想美好,前途光明,但道路还很曲折,还要在“晦暗的日子沉重的日子/漫长的雨季”继续坚持一阵子,但是没关系,只要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金盆洗手”“接受我的赐福”,接受我的启蒙,“星星的火种”就一定会燎原成万里春光。
   
   开天辟地我为王。天地开辟之后,五千年长夜将从此结束,在新东方的美丽曙光中,我的每一个同胞都是自己的王,也都是国家的王。就象枭文《我的梦想》中所写:“我相信那样的日子已为期不远:想跑就可以跑,只要有双脚;想飞就可以飞,只要有翅膀;想唱就可以唱,只要有喉咙;想闯就可以闯,只要有胆量。没有特权,每个人只接受法律制约没有帝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帝王!”
   
   东海一枭2005-9-4
   驸:
   二号令
   尔等要怀着至诚感激
   笑领我的皮鞭烈火
   鞭声火光中绽开
   纯粹的花朵
   那是我的恩典
   尔等的殊荣
   
   尔等要经常从狭隘的身体里
   走出来 踏上我
   诗篇铺就的圣道
   从山脚到山顶 从大海到天宇
   到处亮起喜乐的颂歌
   
   尔等臣服之后
   乃可赤足在我头顶漫步
   笑谈间突破
   无言之印的封锁
   打开奥秘的生命宝库
   成为自我的最高当局
   1996、5
   
   三号令
   晦暗的日子沉重的日子
   漫长的雨季
   尔等要金盆洗手
   在檀香和烛光中
   接受我的赐福
   从灰烬里唤醒星星的火种
   
   尔等要通过阳光雨露
   或风暴霜雪
   直接曲折地
   领取我的惠恩
   一遍遍念动我的名字
   历经险途绝境
   踏入我圣殿的中心
   
   然后 尔等要毅然焚毁
   我所有的黄金典籍
   叛我而去
   那是对我最好的报答
   最高的忠诚
   1996、5、5
   
   原载《议报》第214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