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最大的国耻
·存在主义微论
·杂时代微论四则
·今日微言(儒家的一大特色和小人的重要特征)
·瑞典事件微论
·云飞风起看秋潮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有友人问我:世间何事最难?答曰:找情人。

    自古以来,唯慧眼才能识英雄,唯英雄才配爱美人。美好的女人是男人最好的慰安和鼓励,是男人成功的催化剂和失败的消愁散。

    在《泡泡又何妨》贴尾,我曾谈及好情人的标准:情貌相悦、心灵相通、思想与身体皆可交流。言易行难啊。

    美貌女子不难找,难在我喜欢;我喜欢的不难找,难在喜欢我;情貌相悦的美人不难找,难在心有灵犀一点通,思想境界两相侔;心灵相通境界相侔也不大难,难在其富有牺牲、奉献的精神-----能容许我只负有很责任也。盖老枭为人夫为人父,已无资格再开办无限责任公司矣。

    民国海鸣《求幸福斋随笔》,妙语解颐而真知闪烁。其中写道:“予生二十余年,曾为孤儿,为学生,为军人,为报馆记者,为假名士,为鸭屎臭之文豪,为半通之政客,为二十余日之都督及总司令,为远走高远之亡命客。其间的能而又经过者,为读书写字,为演武操枪,为作文骂世,为下狱受审,为琦马督阵,为变服出险,种种色色,无奇不备。独未一涉猎于情场。论交不得一好女子。情海茫茫,大有望洋兴叹之慨,遂致一念欲灰,悲酸刺骨,把镜自怜,问天无语。休矣休矣,此生已矣,夫复何言?言之亦惟徒呕心血耳。”

    老枭鹦鹉学舌曰:予生近四十年,曾为野山民、为穷字生,为团干部,为小报记者,为浪迹天涯之游子,为假名士,为鸭屎臭之诗人,为二十余日立之局长,为半通不通三心二意之小老板。其间所能又经过者,为读书藏书,写新诗旧诗杂文,为耍拳养气,为骂街骂架骂世,也曾涉猎于情场,独未能论交一好情人。情海茫茫,大有望洋兴叹之慨…

    “不向风尘智剑戟,便当情海对蝉娟”。奈老枭龙威虎猛,人中之杰,而天下无事,既无剑戟可磨;怀中多忧,又乏蝉娟可对。逝者如逝,华年蹉跎,中宵独坐,能不悲从中来吗。

    苏东坡一日酒后兴起,问左右侍妾道:你们知道俺肚子里都装了啥?一妾说,是锦绣文章;又一妾说,是经邦济国的学问;东坡都笑而不答。侍妾朝云说,“学士一肚皮不合时宜”,东坡大笑,连称答得妙。

    东坡兄好福气。老枭一肚子锦绣文章,济世学识,还有一肚子不合时宜,又有谁知道啊。

    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英国作家奈保尔曾坦言,因无暇去追求体面的情妇,只有常常在妓女怀中寻求慰藉。老枭深有同感,却不屑效颦。

    淑女,是落魄书生最佳栖隐地;情人,乃失路英雄最后的避难所。不然,何以销化千秋犹热的一腔血,何以祛除曼曼长夜里的地鬼天魔?

    自今而后,不求发大财,不求当大官,不求享大名,不求建大功,愿只愿求一红颜为知己。倘求之不得,则学何海鸣先生,也发一宏愿:“愿当今小说家将我名字嵌入一言情小说内,得一纸上佳人成为情妇,使享艳福,聊当望梅。虽曰欺我,我固甘之。则不佞数千万年后骨化为灰,灰复飘渺四散,而一缕精魂,尤有余乐也”。哈哈

   

   2002、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