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陆续有不少人问我对轮子功的看法和态度。这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明白的。
   
   简言之,对于不许批评、不许质疑、不许异议、不许反对的东西,不论是什么组织什么

   人什么“神圣之物”,不论什么政权、宗教、思想、理论、主义以及别的什么东西,我
   都不喜欢。要让我喜欢,就要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就要大度能容大气磅礴,允许任何人
   自由开骂。可以反骂,但不许堵人的嘴封人的笔。我相信真理、真人、真善美的事物是
   骂不倒、骂不成假恶丑的。怕批评异议反对怕骂的东西,大有可能是假恶丑的。如果我
   当了总统(老枭不出,奈苍生何。中国猪哪有那样的好运气?老枭又岂甘为民作仆?呵
   呵),第一件事就是建议人民办一张(个)专门批评、质疑、反对老枭和专门骂政府的
   报纸或电视频道。谁如把我激怒了,我就跳上报纸或电视与之对骂,看看谁有理、谁厉
   害!
   
   所以,我对实行报禁网禁的中共小小朝廷充满厌恶鄙视,也不喜欢不许批评异议的别的
   什么组织。但在目前轮子功受尽迫害和镇压形势下,我同情并且敬佩轮子功教众威武不
   屈、英勇抗争的大无畏精神。如果一定要我在共产党与轮子功之间作一选择,我会毫不
   犹yu地站在轮子功一边。
   
   古人尚知豺狼当道、焉问狐狸的道理,奉劝那些严批狠揭轮子功的自由独知可以休矣。
   骂轮子功的文章,大不了轮子功媒体不给发表,总不至于受到什么迫害;骂中共贼党,
   无处发声是小事,多少人为此“捉将官里去、断送老头皮”呀。如果说轮子功具有一定
   危险性(我并不这么认为),那也是未来的事,而且其程度与性质,岂能与眼下危害中
   国和中国人民的专制主义相提并论?
   
   重贴旧文一篇,以表明我的态度,亦向广大轮子功学员致敬!
   
   一枭2005、7、14
   
   

平书之七十九:


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对于法轮功,老枭一向是"不敬而远之"的。当它得到政府和大小官员的鼓励和支持而风
   靡九州的时候,我视之为伪气功团体,曾有诗冷嘲之;当一些媒体因发表了对它的批评
   文章而向媒体隆重抗议的时侯,我讨厌它心胸狭隘小题大作-----我对容不得异议的东
   西都很反感;当中共作出禁止党员和官员习练此功、要对其学员开展教育转化工作的时
   候,我仍以为可以理解-----一是党章本就规定党员只能信仰共产主义(真伪是另一回
   事),二是通过科学知识的普及,提高广大人民特别是底层民众的科学文化素质,减少
   各种非理性的思想和信仰,有何不可?
   
   当法轮功被定性为邪教的时侯,我认为太过分了;当我通过各种途径逐步了解到中共对
   轮子功的批判和对其学员的转化已经演变一场大规模的腥风血雨的镇压的时侯,我震惊
   而愤怒。曾于2003年写过《关于轮子功的一点意见》,对此表示抗议,希望政府能善待
   轮子功学员。由于对它只反江泽民不反共产党的取向不以为然,虽抱同情,文章中仍不
   无微词。
   
   法轮功从与中共眉来眼去,到反"贪官"不反"皇帝",再发展到反老江不反老共。而今《
   九评》的问世,表示法轮功已走上了彻底的反共道路,这是一条荆棘丛生的不归路,也
   是一条通向自由的光明大道。《九评》的推出和退党大潮掀起,对中共反动势力的打击
   震慑,对民心民意的鼓舞,对民主大业的贡献,都是难以估量的。这"一体两面"相辅相
   成的两大事件,于我中华民族,具有巨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那些坚持骂不还口
   打不还手的学员,深受迫害而不诉诸暴力,委实了不起。这不就是中国式的和平理性非
   暴力抗争么?在此容我向它的广大学员表示崇高的敬意。
   
   在中共眼里,法轮功将不仅是"邪教",而且属于"反动政治组织",一些知识分子也加深
   了法轮功在"搞政治"的疑惑和批评。法轮功一再声明不问政治、不参与人间政治、对政
   治不感兴趣,在质疑者看来,反成了不真不善、欺人欺世之谈,或者是一种"深挖洞、
   广积粮、缓称王"的韬晦之计。
   
   法轮功究竟是否在"搞"政治?这先要视"政治"二字如何理解和定位。在中共秘密字典里
   ,政治乃是一种可以合法垄断各种资源和利益的特权和威权,是它的禁脔,它正搞邪搞
   明搞暗搞怎幺搞都行,别人搞则一律非法。它要你"讲政治",是要你坚持它的领导,维
   护它的权威,一切围饶着它转。凡是不利于中共统治的言论、行为、组织,都可以上纲
   上线到政治的高度,予以严厉打击!
   
   用中共的标准看,法轮功对中共特权统治的冲击越来越大,其危害正未有穷期,乃是它
   执政中国半个多世纪所未有的劲敌,难逃搞政治之嫌。而今弄出九评和退党潮来,不论
   法轮功是否真有"问鼎中共"的野心,已明明白白在搞政治啦。
   
   按照文明世界的标准,政治乃是一门高尚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法轮功宣讲真相
   ,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利,抗议所遭受的迫害;九评中共,发起退党,则是进一步揭假驱
   邪,反恶抗暴。我对法轮功教义缺乏深入了解,但按传统佛道的观点言,驱恶即是行善
   修道,除暴即是积德修炼,所谓霹雳乎段菩萨心肠,慈悲与威严同在,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法轮功一再声言它是超越政治的纯粹修炼的团体,它的世俗行动是在救度世人,并
   为自己争取一个合法自由的修炼环境。
   
   从法轮功不是在管理公共事务或追求政界权力这个意义上讲,它当然没有搞政治。至于
   法轮功将来是否会对世俗政权产生兴趣,或者,是否现在处于"深挖洞、广积粮"阶段,
   以便时机成熟好"称王",我不敢断言。我个人相信这些疑虑是没有必要的,乃以世间人
   之心度世外人之腹。从世俗政治或利益的角度去分析宗教、修炼人士的所作所为,难免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如老枭,拔笔而起挺身而斗,何尝对现实政治和官场有啥子兴趣
   ?偏偏多数朋友误会我想在将来政坛大显身手,呵呵。
   
   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