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岁暮邕城闲居(附点评)
   其三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
   
   [点评]
   
   江婴:人皆嫌见闻少,君独恨见闻多。此见闻非彼此闻也,多则悲愤亦多矣。
   
   莼鲈归客:尾联几可传世
   
   象皮:最后一联的确好。
   
   落花风雨:比照颈联看,颔联略弱。老枭诗自有一番况味,尾联当可传世。
   
   辽东散人:恨无恨处,舞剑为诗;悔无悔处,杭育狂歌!真性情语啊!
   
   音信: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句我喜欢,简单但很有感染力。
   
   森贺:诗人悲愤快语,诗泪交迸,恨不能按剑而起,既豪且壮矣!
   
   穿墙屁:好一句"满天风雨度黄河"! 既有"暮雨撒江天"的氛围,又有"雄师过大江"的
   雄浑,更有"易水勇士"的气魄。我喜欢这一句。
   
   LittleFish:就诗而言,我认为这首诗还是不错。有几个好处:一是篇章上的,尾联异
   军突起,但又合乎前文的情理,读起来的确有一种壮气,不然就还是牢骚牢骚不停地牢
   骚了。二是颈联的确生色。而且能细看--细看:"诗无处写"对于老枭来说的确不是虚言
   ;"泪不能流"也符合老枭身份。若是换个人,"诗无处写"很可能只是矫情。当然也有些
   不够好的地方。比如颔联就比较一般,不能说差,但也不能说好,至少我没看出好在哪
   里。另外"吁天拍案"也比较抢镜。
   
   老枭若肯稍多用些"兴"法,诗的层次感会好很多。这首则是个反面例子。
   
   另外还有些不便褒贬的东西,比如尾联。我欣赏尾联,是从章法角度,但从文意、诗意
   来看有些不明白--"昨夜群英齐梦醒",这情况我不太相信呢 。
   
   梅花院落:由于后两联的弓张弩拔,我想这诗是志士如秋瑾、闻一多、方志敏类人的慷
   慨高歌,对黑暗现实的奋争。因此非写境,是上佳造境。当然也可以由写史而鉴今,英
   雄百年同慨。
   吁天拍案欲如何,忍看堂堂岁月过。--这是在当时黑暗的现实情况下,革命志士常会产
   生愤慨。着笔已见人物之形象。
   路远常愁同道少,忧深每恨见闻多。--本来这一句句式太过常见,但要在此描摹志士的
   真实所见(官吏横行,社会黑暗、人民处于水深火热)和真情实感,也自忧情昭昭,沉
   痛无尽。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这一句句意、表达与气势实为上好,表达在黑暗
   社会现实下,英雄无可作为的愤懑。读来沉痛、压抑、隐忍、渴望,终于在尾联爆发。
   
   昨夜群英齐梦醒,满天风雨度黄河。--这一联直读得我血脉喷张。我解是:忧国忧民的
   群英,不得报国之郁闷使他们常常难以安然入眠。夜来大风雨,懼然惊起。他们齐梦醒
   ,夜不成寐,是为了同一个燃烧的理想啊!满天风雨,预示将要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
   化。这联应该这样解:群英被风雨惊醒,振身而坐,看到大风雷雨已经震撼了抑压、腐
   败的旧社会!何等振奋!何等令人豪气勃发!何等令人回味!要是我在那个年代,定已
   拔枪狂啸了!
   老枭把这联解为英雄一窝蜂半夜挤着度河,毫无余味,简直是化神奇为腐朽,点赤金成
   烂铁。
   总之,从章法上,起句之后,承而不转,逐渐推高,到末句爆发,是一上佳之作。
   
   山居读易生:众网友对此诗好评如潮,老道却以为这是一首烂诗,呵呵。说其烂,并不
   在文辞工夫,而是立意。老道以为立意乃诗之关键,立意高,词稍逊亦无妨。起首"吁
   天拍案",凸显拔剑张弩;次接"堂堂岁月",诗味荡然无存。二三两联,因见闻而生愤
   怒,由牢骚竟期乱世,如此立意,真下下也。"满天风雨度黄河",亦是化"满城风雨近
   重阳"而来,手段太过明显。莼鲈归客谓"尾联几可传世",象皮谓"最后一联的确好",
   不由使老道对他们"另眼相看"了。不过依老枭个性,拍马未必领情,呵呵。
   
   
   
   东海一枭:此诗是《岁暮邕城闲居抒怀》系列组诗之三,出贴之后,网友们对之评价颇
   高,我亦颇以优秀自许。唯阿夏有意无意地曲解其意、死解其句,冷嘲热讽了一番,倒
   也好玩。
   首二句写作者岁月蹉跎、壮志成空的惋惜忧愤之情。前句既有动感,又有悬念,起得灵
   动;后句堂堂二字,阿夏以为是凑数,其实少它不得。堂堂有庄严、阵容壮大、有志气
   有气魄等含意,以堂堂形容岁月,有韶华壮丽、气概堂皇之意。猥琐、苍白的日子,白
   白过了也就算了。堂堂岁月等闲过,岂不痛煞人也么哥?
   颔联承上,接着写愁之大、忧之深。想行"道"吗,不但道远难达,而且同道之人太少;
   想好好闲居独善其身吗,偏偏知道太多丑恶的内幕、惊人的真相,身闲心难静。
   颈联是此诗着力重点。上句暗用了鲁老爷子"好句吟成无写处"的诗意。阿夏笑道:诗你
   写就是,不是写了吗?这就问得太浅薄了。我的意思是,世界虽大,媒体虽多,却容不
   下我吐真言抒真情探真知的一支笔!于是只好寻出古剑来磨啦。别问我有没有这么一支
   剑,剑在我心里;别问我磨剑干什么,丑恶的东西有时需要武器的批判!
   下句,为什么泪不能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吗,怕妻子儿女笑话吗,或者,只许假笑着歌
   功颂德不许流泪给当局抹黑?为什么放歌,长歌当哭吗,以歌抒怀吗?读者自己去领会
   好啦。
   结尾写我梦情景:沉睡的国人终于醒来了,满天风雨声、黄河波涛声中,一群群英雄人
   物飞度而去…,这是一个多么壮观的镜头啊。不必问作者是否其中一员,更不必问群雄
   冲风冒雨深夜度河要干什么,只要想象一下这个镜头足矣。
   可惜,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幅作者梦中的幻境罢了,从而倍加衬出了国人的醉梦昏昏、现
   实的死气沉沉,衬出了作者落寞、哀忧而又无奈的心情,可谓以乐景写哀,倍增其哀,
   以壮景写郁,倍增其郁。
   略解拙诗,想到不但思想上少同道,感情上乏知己,艺术上也少赏音,不禁长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