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案发生两个月来,我全付身心投入到营救之中。携律师亲赴浙江龙泉了解情况、调查取证,向法学界律师界,向海内外同道,向老同志老将军,向社会各界求助,向龙泉市、丽水市、浙江省和国家有关部门申诉控告,与律师研究探讨案情,向国土局、交通局等有关部门查清机耕路属性,要求提供确证…,每天每夜,不停地写文字材料鸣冤文章,写信,回信,打电话,接电话,接受采访,研究法律条文,了解案件进展,答复各种质疑,寻求对方软肋,步署后续"攻击",忙得不可开交。发烧,头疼也不敢休息,怕耽误事…时间、金钱也罢了,所付出的精力精神代价之沉重,难以言喻,真正体会到什幺叫心力交瘁、鞠躬尽瘁。宁愿自己坐牢啊。
   
   通过林樟旺案,我进一步认识到潜规则的强大力量,发现了个人和法律、潜规则面前,在特权阶级面前的无力和渺小。枭犹如此,人何以堪!此案不论输赢,都给了广大弱势群体一个教训:千万别打官司。有理无钱莫进来,理多钱少也莫进来。即使是一个论情论理论法都站得住脚的小官司,所耗费的时间精力金钱, 都不是普通百姓能够承受得起的。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此话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样,皆谎言也,不同是前者小民自欺,后者公仆与"代表"欺人。有权走遍天下,有钱走遍天下;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此乃古今一脉的现实,而且"今非昔比"、今不如昔。
   
   君主时代,崇尚强调道德主张仁政的儒家学说,极其严格相当"科学"的科举制度,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官吏的道德修养,故吏治时好时坏,黑暗衙门在某时某处犹有偶尔一亮的希望;中共信奉的是亚西方和传统的两大垃圾哲学-----马列主义和法家的权术势思想,外缺有效监督,内乏道德律令,吏治之坏、官风之堕、衙门之黑、法律法规之不公,皆已达古今中外之极致;与纳粹比,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连邪恶的纳粹党和法西斯党以及他们的国家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都不如。徐水良先生说过,纳粹的国家社会主义没有中国惊人的贫富差别,几乎看不到贪污,更加没有中国这样铺天盖地的贪污腐败。纳粹党吸引了大量工人,其党员往往带着理想主义色彩,深入基层社会,到工厂,街道,社区组织生产…。

   
   有人说,经是好的,被小和尚念歪了。意谓党中央国务院的方针政策是好的,都是下面的人搞鬼。例如,关于三农问题,党中央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把三农问题当作"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要为农民的增产增收、开拓思路、发展经济提供政策支持和宽松环境。错在龙泉森林公安的所作所为严重背离了党中央国务院有关利民、富民、爱民政策和关于三农问题的指示精神,严重背离了胡锦涛主席建设和谐社会的号召,是这些贪官恶吏滥用法律法规坑害、勒索农民!
   
   老枭曰:如果一部经老是被广大小和尚念歪,被广泛普遍地歪念,它就不是一部好经。西方的经,就没有被歪念之虞;如果小和尚野蛮胡闹,嘴歪舌斜,老和尚不论有意纵容、无力管教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皆难辞其咎。上面动辄三令五申,下面依旧胡作非为,难道仅仅是下面的责任?如高智晟大律师所说:"三令五申"是甚么东西?它在宪法之上还是宪法之下?堂堂一部国家宪法尚且一文不名,软弱无力,三令五申又如何?
   
   昨夜有人托梦曰:你别不识好歹!没有老和尚的关照,岂容东海鸟猖狂?早被捉将笼子里去了。老枭笑答:一、老和尚大多拘谨萎缩,顾后瞻前,一切唯利,一切唯权,哪有大魄力热心肠庇护老枭?二、当真某老和尚对我情有独钟,网开一面,自然铭感刻骨,如有机会,敢不勉力图报?但灵魂与原则是不能出卖的。与民主事业相比,私恩毕竟是私恩,我不能为私恩而弃公义、大义,出卖原则和灵魂,投向老和尚座下也。
   
   通过林樟旺案,我更深刻地认识到,中共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管理社会、解决问题的正常能力和欲望正在急遽丧失,好的法律法规方针政策指示大多无法执行和落实,坏的法律法规政策指示则越到下面越坏。往往一点小矛盾一个小问题小案件,一不小心就会扩展为大事件,最后需要高层领导批示才能解决-----甚至依然不能解决。
   
   想起《杨乃五与小白菜》,一个民间的普通的命案,由于官员的受贿,越搞越大,越来越多的官员被卷入,最后借助西太后的力量才得以解决。但这时候,被判决的不再是一个凶手,而是牵涉到了江南数百位的各级官员。这还是最后得到解决的情况,多少无辜无助百姓蒙冤能够得到老佛爷的批示呢?
   
   老枭一代大豪,照样连一个小小的不入流的公安分局局长都斗不过,只能眼睁睁看着龙泉森林公安周光明之流勒索农民、迫害无辜、制造黑暗!纵然我侥幸得到了某个良知未泯的老和尚帮助,或者承蒙老佛爷过问,斗垮了周光明,那也是意外事件,不具普遍意义,也是特权的胜利而非法律、道义、舆论的胜利。倒了周光明,还有数不胜数的李光明王光明继续"黑暗的事业",还有数不胜数的弱势群体受尽勒索迫害,在无边黑暗中挣扎!
   
   中共治下的一整套法律以及适用这种法律的司法体系都是受中共绝对控制并为特权阶级和既得利益集团服务的,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保障民众权益、伸张社会正义。蒙冤受屈的老百姓只能永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永远为特权的蛮横和“自由”埋单!当今中国政治之黑暗,堪称五千年不遇!五千年不遇之腐败,五千年不遇之堕落,五千年不遇之无耻,五千年不遇之邪恶!
   
   在党用媒体声嘶力竭营造的盛世辉煌、和谐社会的无耻喧嚣中,中共王朝的末世悄然逼近。道德沙化,官员痞子化,官场黑社会化,腐败全方位大规模化,两极分化,官民矛盾深化激化,法律法规成了潜规则支配下的玩偶,警匪一家,猫鼠一窝,冤案遍地,民愤沸腾,民变纷起,《三国演义》中诸葛亮骂王朗:“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这种种现象,这正是历代末世王朝的真实写照,与历代君主王朝的末世相比,何其形神兼似,而且表现得更加于今为烈、“与时俱进”。
   
   在此五浊末世,爱是唯一的拯救。追求民主,乃爱中之爱,乃大爱博爱的表现。只有民主法治,才是金刚真经,才能庇护所有同胞平安,保证所有同胞平等,保证司法公平,国家太平!
   
   
   
   东海一枭2005、6、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