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古人尚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思想,何况今人,更何况一向崇尚西方法治的我?尽管中共治下恶法多如牛毛,人民动辄得咎,中共对法律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心,但是,如果亲人和乡亲确实触犯了法律,理当接受相应的处罚,之所以找律师,只是希望在法律许可的前提下,争取从轻发落。
   
   林樟旺等四人被刑拘后,我咨询了律师朋友,凭所掌握的事实而断,程序违法的非遂昌林樟旺方而是龙泉姚坑村民,林等人因失于督察而小有过错,但绝不到刑拘的程度(对此高智晟大律师已有详细分析,多位法学专将有深入阐述)。遂致电该市某副市长,请他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一下,别让樟旺和乡亲们蒙冤。中国各种法律法规被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已毫无严肃性可敬度可言,我是实在信不过。

   
   该副市长是我二十几年的老诗友了,当年我在县团委,他在文化局,与另二位友人结成小城“四人帮”,共编诗刊共论天下事,往来紧密。后各奔东西,但一直保持联系。去年回故乡觅养老隐居之地,曾与之重会。酒桌上,此君除了叙旧情外,话题始终围绕一“喝”字。故友重逢,自是百无禁忌,我当众嘲他“饱醉终日,言不及义”,感叹中共官场的厉害,把好好一个诗人变成了“四大皆空”、“胸无一物”的无聊之辈。记得当时此君脸红如火,不知酒红耶,羞红耶。
   
   很快有消息传来,林樟旺可以取保,龙洋乡党委梁书记亲自去“领人”。老怀大慰。然而并未领到人,梁书记与龙泉公安分局长周光明大起争执。4月30日,其他人都取保候审,林樟旺独被批捕。我大惊,马上与该副市长联系,手机一直关机。两天后终于打通电话,答曰已尽力,说有人因此还怀疑他收了我多少好处呢。只好又与遂昌一副县长与龙泉一副书记联系,又向丽水市检察院一处长打听,开始都很热情,后来皆不了了之。省委办公厅一故人为我致电龙泉市委领导,也无下文,令人不得要领,只觉扑朔迷离。
   
   5月6日,我与律师到龙泉时,曾提出对林樟旺取保候审的申请。今天,二妹传来了龙泉市公安局《不予取保候审通知书》,理由是:经审查认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1条规定的取保候审的条件。《刑事诉讼法》第51条对取保候审有这样的规定: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不知龙泉公安是怎么得出林樟旺取保候审会发生“社会危险性”结论的?余建英到公安局追问,答复是:你问市委去!居然惊动了市委?是龙泉市委作出决定不许林樟旺取保?市委怎么会、又凭什么作出这种决定?
   
   别人也罢了,少年之交、友情颇深的某副市长也对我守口如瓶且借故避而不见,实在大失常态。如果确无能为力,或不愿多管闲事,我都理解,岂敢相强?但看在二十多年交情的份上,给我一个电话,将实情相告,也是对老朋友起码的尊重和礼貌吧。
   
   难道真如柏光兄及一些朋友所猜疑:“从重从严从快”地无限上纲地对我妹夫,是因为我的原因?我没有任何凭据,却越来越感觉近年来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幕后与我处处作对,让我干什么都极不顺利,从一员福将变成了一颗灾星。尤其在妹夫林樟旺这个案子上,我确有帮倒忙的感觉。但愿是我多疑了,但愿此案仅是龙泉市委个别领导主动巴结“为党分忧”而已。枭婆笑道:以前是余哥出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是老枭帮忙越帮越乱越帮越忙。
   
   老枭一向以敢作敢为、恩怨必报、心细如发、胆大泼天的大中国第一亡命徒自许(袁崇焕有“大明国里第一亡命徒”之称),“落网”以后,更是豁出去了!但我无法也无权把亲人和乡亲们一起“豁”出去。如果他们因为我而“小事化大”,我心何以得安?
   
   已乱了方寸。特别是原定律师以我的网文给案件、给律师造成被动为由, 于5月19日突然决定不再代理本案,给我迎头一棒!(详情不说也罢)真实原因何在?百思不得其解。该律师是在网上认识的,多次来访,极尽热情,看了有关材料,断定这是一起严重的冤案和错案,慨允免费出任辨护律师。突然临场而退,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总之,此案处处透着古怪。古人云,每逢大事有静气。项羽要烹刘邦老父,刘邦脸不改色,笑傲疆场:煮熟了,别忘了分碗肉汤给我哦。那是何等冷静,何等气概,何等铁石心肠!而老枭,不过是亲属出了点事,便如此焦虑失措自乱阵脚,惭愧啊惭愧!
   
   
   
   东海一枭2005、5、16
   5、19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