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古人尚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思想,何况今人,更何况一向崇尚西方法治的我?尽管中共治下恶法多如牛毛,人民动辄得咎,中共对法律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心,但是,如果亲人和乡亲确实触犯了法律,理当接受相应的处罚,之所以找律师,只是希望在法律许可的前提下,争取从轻发落。
   
   林樟旺等四人被刑拘后,我咨询了律师朋友,凭所掌握的事实而断,程序违法的非遂昌林樟旺方而是龙泉姚坑村民,林等人因失于督察而小有过错,但绝不到刑拘的程度(对此高智晟大律师已有详细分析,多位法学专将有深入阐述)。遂致电该市某副市长,请他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过问一下,别让樟旺和乡亲们蒙冤。中国各种法律法规被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已毫无严肃性可敬度可言,我是实在信不过。

   
   该副市长是我二十几年的老诗友了,当年我在县团委,他在文化局,与另二位友人结成小城“四人帮”,共编诗刊共论天下事,往来紧密。后各奔东西,但一直保持联系。去年回故乡觅养老隐居之地,曾与之重会。酒桌上,此君除了叙旧情外,话题始终围绕一“喝”字。故友重逢,自是百无禁忌,我当众嘲他“饱醉终日,言不及义”,感叹中共官场的厉害,把好好一个诗人变成了“四大皆空”、“胸无一物”的无聊之辈。记得当时此君脸红如火,不知酒红耶,羞红耶。
   
   很快有消息传来,林樟旺可以取保,龙洋乡党委梁书记亲自去“领人”。老怀大慰。然而并未领到人,梁书记与龙泉公安分局长周光明大起争执。4月30日,其他人都取保候审,林樟旺独被批捕。我大惊,马上与该副市长联系,手机一直关机。两天后终于打通电话,答曰已尽力,说有人因此还怀疑他收了我多少好处呢。只好又与遂昌一副县长与龙泉一副书记联系,又向丽水市检察院一处长打听,开始都很热情,后来皆不了了之。省委办公厅一故人为我致电龙泉市委领导,也无下文,令人不得要领,只觉扑朔迷离。
   
   5月6日,我与律师到龙泉时,曾提出对林樟旺取保候审的申请。今天,二妹传来了龙泉市公安局《不予取保候审通知书》,理由是:经审查认为,采取取保候审尚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1条规定的取保候审的条件。《刑事诉讼法》第51条对取保候审有这样的规定: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不知龙泉公安是怎么得出林樟旺取保候审会发生“社会危险性”结论的?余建英到公安局追问,答复是:你问市委去!居然惊动了市委?是龙泉市委作出决定不许林樟旺取保?市委怎么会、又凭什么作出这种决定?
   
   别人也罢了,少年之交、友情颇深的某副市长也对我守口如瓶且借故避而不见,实在大失常态。如果确无能为力,或不愿多管闲事,我都理解,岂敢相强?但看在二十多年交情的份上,给我一个电话,将实情相告,也是对老朋友起码的尊重和礼貌吧。
   
   难道真如柏光兄及一些朋友所猜疑:“从重从严从快”地无限上纲地对我妹夫,是因为我的原因?我没有任何凭据,却越来越感觉近年来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幕后与我处处作对,让我干什么都极不顺利,从一员福将变成了一颗灾星。尤其在妹夫林樟旺这个案子上,我确有帮倒忙的感觉。但愿是我多疑了,但愿此案仅是龙泉市委个别领导主动巴结“为党分忧”而已。枭婆笑道:以前是余哥出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是老枭帮忙越帮越乱越帮越忙。
   
   老枭一向以敢作敢为、恩怨必报、心细如发、胆大泼天的大中国第一亡命徒自许(袁崇焕有“大明国里第一亡命徒”之称),“落网”以后,更是豁出去了!但我无法也无权把亲人和乡亲们一起“豁”出去。如果他们因为我而“小事化大”,我心何以得安?
   
   已乱了方寸。特别是原定律师以我的网文给案件、给律师造成被动为由, 于5月19日突然决定不再代理本案,给我迎头一棒!(详情不说也罢)真实原因何在?百思不得其解。该律师是在网上认识的,多次来访,极尽热情,看了有关材料,断定这是一起严重的冤案和错案,慨允免费出任辨护律师。突然临场而退,打了我个措手不及。
   
   总之,此案处处透着古怪。古人云,每逢大事有静气。项羽要烹刘邦老父,刘邦脸不改色,笑傲疆场:煮熟了,别忘了分碗肉汤给我哦。那是何等冷静,何等气概,何等铁石心肠!而老枭,不过是亲属出了点事,便如此焦虑失措自乱阵脚,惭愧啊惭愧!
   
   
   
   东海一枭2005、5、16
   5、19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