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昨日,接一位热心肠的无名氏网友函:“看到您的文章真的觉得您是一位正义之士,但愿您一路走好,别被污水脏了身子。现在社会人欲横流,正义的人士少了许多,但是您的一番言论使我们看到,毕竟中国的正义人士还有。希望您注意,有关部门好像在调查您”。

    且让我来“调查”一下自己,看看我是谁,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我在码头扛包在餐馆洗盘子的时候,我是打工仔;当我浪迹天涯“流落街头无人问”、“几年书剑走江湖”的时候,我是流浪汉;当我在团委写八股稿子发八股文件的时候,我是团干部;当我“千言倚马七步诗,写尽人间绝妙词”的时候,我是伟大的诗人;当我“高擎智慧灯一盏,乘风破浪去远游”的时候,我是优秀的思想家;当我“旧梦频温成酒鬼,此情难忘作诗痴”的时候,我是情种;当我抨击现实弊病纵谈天下大事的时候,我是政论家和斗士;当我投身商海“钓鳌无计钓泥鳅”的时候,我是小老板;当我在酗酒打架乃至调戏良家妇女的时候,我是小流氓;当我携情人到宾馆开房盘肠大战的时候,万一被查,可能就是嫖娼犯…。真是:

   

   也酒也诗也打工,也与烂仔称弟兄。

   也搓麻将也风月,谁识浪子是英雄?

   

    老枭大事上明月皎皎,大节上铁骨铮铮,但日常生活中却是糊里糊涂马马虎虎大有问题,经不起美色的诱惑、美洒的考验,动辄犯一些美丽的或者不太美丽的错误。

    鲁爷说过,愈伟大的战士,愈多缺点和伤痕,而且也要性交,也会骂人。但是,倘截取战士床上翻云覆雨的英姿,或怒时使酒骂座的丑态,挂在墙上曰:此性交大师也,此骂街高手也,可乎?

    “有关部门”曰:当然可以。此乃咱整人定罪之秘传妙术呀,焉能弃而不用?

    那好,自已招供吧,也免得衮衮诸公拿着纳税人的钱,东调西查,费时费力,游山逛水,受苦受累。干脆,将对自己的起诉书也草拟了吧:

    东海一枭,原名余樟法,笔名萧瑶、若愚、碧侠等,,1964年12月10日出生于浙江遂昌县龙洋乡,当过农民、流浪汉、打工仔、记者、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现为无业游民。八十年代以来,创作了大量的新诗、旧体诗词、散文、杂文、随笔等,先后在海内外四百多种报刊杂志发表作品二千余首(篇),陆续结集出版了新诗集《浪子吟》(香港金陵书社出版公司1993年版)、《未必逍遥》(民族出版社1993年版)、《剑魂琴心》(广西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在命运之上──中国诗人自选诗丛·萧瑶卷》(作家出版社1998年版)、散文集《呼唤英雄》(新华出版社)、旧体诗词集逍遥山庄诗稿》及续集、三集、四集(均由银河出版社出版)。

    某年月日,因涉嫌恶毒攻击和危害社会、国家言论被我局拘留。

    该嫌犯一贯吃喝嫖赌、作风败坏,忧天骂鬼、思想反动,经我局侦察终结,证实犯罪嫌疑人东海一枭有如下犯罪事实:2001年8月以来,该犯利用所掌握的自由、民主理论和电脑知识,在互联网上以东海一枭网名大量发表文章,大肆宣扬西方虚伪、反动透顶的民主理念,妄图推翻无产阶级专政,让广大劳动人民吃二碴苦、受二碴罪。同时从该犯电脑的收藏本和电子邮件中,发现其收集、阅读古今中外大量阐述自由、人权的文章,并拟把东海一枭主页办成“民主主页”等证据材料。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东海一枭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 和国刑法》第xx条,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煽动国家政权罪,同时,还涉嫌犯有嫖娼卖淫罪、流氓罪、泄露国家机密罪、里通外国罪、酗酒打架罪、讽刺公安人员罪,根据《中华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xx条之规定,特将本案移送检察院审察,依法起诉。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民间诗词家、思想家东海一枭,就从人变鬼、从战士变成性交大师罗,哈哈,哈哈!

   

    2002、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