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近五年来,老枭采取各种合法和非法手段,到处煽阴风,点鬼火,与境内外敌对势力勾联聚合,丑化我党和政府形象,攻击我国政治法律制度,插手人民内部矛盾,假手推进民主法治与我党对抗(罗干语也)…。论笔刀舌剑之尖锐,反共态度之坚决,用一句网友的话说:枭鸣东海,谁与争雄!
   
   不知何故,一向贼眉鼠眼极端小气、文网之密古今无两的中共,偏偏对我网开一面,至今未正面接触、骚扰过我。反而是不少网民和海内外的民主志士、自由独知,恶我如仇,恨我入骨,加给我的恶谥和罪名层出不穷!什么村夫、老匹夫、弱智、白痴、废物、人渣、民运骗子、做秀、精神病、混稿费的无聊文人、投机民运、反民主的中国腐朽文化僵尸、替党国暗中出力、来历有问题、文化特务、共产党的托、卧底…,等等等等。自老枭“落网”以来,以安魂曲先生为首、由海内外“网络民主志士”组成的反枭集团,从未停止过对老枭漫骂、攻击、造谣、诬蔑以及恶意的曲解、猜疑,最近由于著名独知芦笛先生的加入,更是掀起了一个反枭高潮。

   
   芦笛反得特别高明也更恶毒,主要招术为“栽赃法”,先无中生有地把一些愚蠢的观点“栽”在老枭身上再施以攻击。如说我主张“大义灭亲”,说我“崇拜毛泽东”,说我根本不知道人权是超越于狭义的民主之上的,说我基本教义就是“仇恨”、“革命的坚定性”与“彻底革命精神”,相信的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就是“人民万能论”、“人民无罪论”与“人民全知论”…等等,然后凌空一击,凯旋回朝。尽管没打到我真身,却也达到了将我抹黑搞臭的目的-----谣言止于智者,泛滥于愚民丛中。
   
   同时,一些“有志之士”的过度“热情”令我忍无可忍。对于QQ、MSN、电邮等问候,我一般固定答复是:先生好,谢谢您的信任和关爱,很抱歉不会打字不能多聊。有事欢迎来电。公布电话后我发现太多中国人包括海外华人都是自我中心主义者,不懂得尊重别人反而责怪别人不尊重他。如日前一个海外来电,自称有志民主,并怀反共妙方,不顾我一再提示时间太迟耗时太久,絮絮叨叨言不及义,最后我只好强行挂断。第二天收到此君电邮,大骂我无礼小气,与那些民运领袖一路货色。呵呵。
   
   老枭反共,是气不过专制主义殃我人民祸我中华,并非想当民运领袖;竞选网总,是这个活动好玩又有利于民主。但我没有义务与我不喜欢的人或陌生人应酬交往,浪费时间倾听他们的废话傻话!我不需要愚夫愚妇的帮忙或拥护-----许多人不论拿了多高文凭,出过多少国家,落在枭眼里,依然无知愚民耳!
   
   当然也有值得尊重和感谢的民运领袖、民主英雄,只是比例太低了。数年来耳闻目睹,身经体验,似乎中国人装神装圣、称王称霸、狂妄傲慢、唯我独尊等“主子性”(奴性的特殊表现)以及猥琐、奸诈、愚妄、搭便车、擅内斗、枪打出头鸟等劣根性,反而在民运圈子里和民主志士中表现得特别突出。
   
   我说过,我深知这几年居高临下放言无忌,大违“温良恭让”之教,开罪中共的同时,也得罪了不少网民,辱我、骂我、毁我、恨我、忌我、害我、反我者亦不少,还有些人对我身在狼窝而至今不被狼咬甚是不忿(这与我许多体制内师友敬我、爱好、护我、助我恰成对比。有时扪心自问,是我辜负了。无颜见当年师友啊)。这我都明白,都理解,不那样也就不是我中国人了。可是,理解归理解,讨厌仍讨厌。老枭不怕中共的明刀,却怕来自同道中人的暗箭----与其说怕,不如说厌恶。如果说中共高压激起的是我的战志的话,来自同道和民众的挑衅仇视,挑动的则是深深的厌倦。
   
   民运无疑是一项伟大的事业,老枭却不是一个伟大到无私无我、任劳任怨的人。袁红兵曰:“对于我,一个在高山激流中沐浴净身的高傲放狂之酒徒,必须终日戴上铁铸的面具,厕身于人格腐烂者间,乃是大艰难。”我却深以为然。袁出于民运工作的需要,不得不“把这艰难搂在胸前,就像紧搂一位丑陋的情人。”不得不忍着“恶臭的气息”、“捏着鼻子走近那些自称民运人士的小政客”,老枭可没有那么高的思想境界和忍耐度,宁孤灯独眠,孤家寡人,也绝不愿委曲自己去“紧搂一位丑陋的情人”!
   
   中共专制腐朽黑暗,老枭拍案而起,义所当为。可是,看多了网上网下芸芸众国民的三无牌(无知无德无耻)恶心表演,看够了自由独知(如芦笛)的轻薄浮浪和民主英雄(如安魂曲先生)的卑琐龌龊,有时忍不住想,中国人受压迫受奴役,也是理所必然!老枭反共骂贼,悲悯众生,未免自作多情自寻烦恼了。弄得自己到处树敌,两边不是人,两头不着地,中共视我为异己,民运疑我为奸细,真是何苦来哉。
   
   清者自清,受辱受诬原无所谓,况民间独立之绝世大知,岂中共或民运得而笼络之?况大人君子阳春白雪,从“千秋”的高度看,又岂是小人小丑下里巴人抹得黑、搞得臭的?只是国民和网民中下五门弟子何其多,败尽了老枭的清兴。还有太多真言未吐太多真知未阐,奈我眼下兴味寡然,找片清水静地洗洗耳、养养心再说吧。乘兴而来,兴尽而返,拂袖而去,不亦宜乎。
   
   近年来特别理解屈原的悲愤和绝望,但老枭毕竞受佛道熏染,虽然“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却不会“吾将从彭咸之所居。”而只会“吾将从美人之所居”,只会学陶渊明高唱: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感事
   
   其一
   厌闻乡里事,所竞在千秋。
   坦荡无私党,情怀有白鸥。
   性乖难合众,冠小不宜头。
   腐鼠何滋味,鸱疑竟未休。
   
   其二
   悠悠云外客,肯惹市间埃。
   懒散原天性,应酬非我才。
   鸡毛何琐琐,鹰翅自恢恢。
   天末凉风起,飘然归去来。
   东海一枭2005、4、5
   
   
   附言一:近日家里电脑凡电邮均打不开(网页却可打开,太奇怪了),阅信复信不便,朋友有事最好请来电。又,谁愿与我结伴往西藏一游?男性AA制,要品德好,有一定学识修养写作能力等。
   
   附言二:近年多数上书皆局限于网络,由于网络封锁或“事关重大”令人“望而生畏”,签名人大多局限在一二百以内,影响微小。为此,我草拟了《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呼吁书》(综合两篇枭文《惩腐除恶待"阳光"-------关于政治改革的系列建言之四》、《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而成,根据郭飞熊等多位共同发起人意见作过修改),不拘网上网下、国内国外、党内党外、体制内体制外,凡赞同本呼吁书内容的中国人,均欢迎联署。能征集到数千或万人连署,将通过各种渠道呈交全国人大、国务院并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当今中国办种问题堆积如山,要呼吁待解决的大难题俯拾即是,之所以选择“阳光法”,一是兹事体大,对于反腐保先、推动政治改革和进步、支持体制内健康力量等,皆具重要意义;二是十几年来已有诸多讨论、建议、呼吁、提案,参与签名者,当无丝毫政治风险,这样就便于活动从网上走向网下,争取普通民众支持。
   
   特别感谢几个平时很少上网和出头露面的网下朋友,如钱明锵(企业家老诗词家,浙江新时代诗社社长)、陈冰(广西中企联商标专利事务所总经理)、薛振标(广西,工程师,南宁市广望网商贸有限公司经理)等,知道消息后,都表示大力支持。自古诗人的正义感、社会责任感相对比较强烈。老枭在海内外新旧诗界的师友和互相慕名者没有一万也有几千。原拟将此呼吁书印刷出来寄发(因大多数中老年诗人不上网)。
   
   只是担心“有关部门” 从中拦截让我劳而无功,同时由于没有助理和秘书,没人抄写信封,枭婆坚决不肯帮忙还大骂我吃饱了撑的,寄信也要一大笔邮资(国外尤贵)。特别是近段时间深深的厌倦感作崇,想想也就算了。新的签名我亦懒得收集和整理了,就发到网上吧,希望有热心肠人士接过我手中的火把,传承下去,则幸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