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为“旭日东方”网友开开窍

   

    日前拜读了旭日东方发于中国论坛的贴子:“读《中国》、《思想者》及一枭作有感”,我很赞同他的“中国自古缺乏的不是急风骤雨的洗礼,而是脚踏实地的精神”的看法,我曾在有关文章上多次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几千年来,多少农民革命、资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哪一次不是对生产力的极大破坏,对民族元气的极大qiang残?中国人民吃“急风暴雨的洗礼”的苦头还不够吗?灾难深重、百废待兴的祖国,还经得起再折腾吗?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社会的进步人民的福祉,祖国的兴旺强盛。

    然而,他“读《中国》、《思想者》及一枭的作品好多了”,得出的结论居然是“洞察一枭等人的言论,很多实荒谬不经、不切实际的空谈”,未免令我大伤其心。因其“摭我华而不食我食,过我门而不入我室”,谈何洞察?他是根本未读懂。他只感觉我气势之大,“俯视百姓,嘲笑历史”,不能体察我用情之深、勘事之切,忽略了我“欲疗人天千古疾”的葫芦妙药和济时济世的一片热诚!

   

    我说过,“老枭说法,为上乘者说,为上上根器者说”,可是,不论网上还是网下,不论政治经济社会还是思想文化乃至诗词武术气功,上上根器者,实在是万中无一。我不得不作些调整,尽量通俗、罗嗦些吧,比如对旭日东方(顺便吹几句牛,老弟别生气,哈哈)。

    首先我要告诉旭日东方的是,社会是多元的,每个人分工不同,所扮演的角色不同,所尽的责任和义务也不同。工农兵学商,各在其位,各谋其政。一个正常、健康的社会,需要有“一个一个解决具体问题”的实干家,也需要“孤身奋战的勇士,抚哭叛徒吊客”的热血青年;既需要“日复一日为生计而操劳,从媳妇到婆婆”的升斗小民,也需要“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英雄;既需要“广大人民”也需要“独醒者,不醉于世者,如一枭之辈,以关注民生为已任,以抨击社会为能事”…。何况,“从“路漫漫其修远”到陈天华蹈海自杀,从万般皆下品到本世纪30年代的“人权派”、“改组派”、“第三党”。”,中国的历代知识分子本身,也是中国人民的一分子,他们对“推动中国革命前进”(一听说革命二字我就浑身发抖,改为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发展吧),也是作出了贡献的。以“一群吃饱了喝足了而喋喋不休的饭客”来贬斥他们,以“清淡误国”来指责他们,实在有伤厚道、有失公平啊。

    以“遇事则夸夸其谈,真正的纸上谈兵之辈”来看待清未的“台谏词坦”之辈,也是大谬。台谏是古代监察制度,包括御史监察系统和谏官言谏系统,御史又称台官或宪官,职在纠察失误、肃正朝纲,主要对皇上;谏官又称言官或垣官,职在讽议左右,广开言路,主要针对文武百官,他们都可以风闻言事。清朝称都察院。词垣,指翰林院,唐朝开始设置,以文学之士备皇帝顾问,清朝翰林院掌编修国史及草拟制诰等。在封建家天下里,国家是皇上的,与文武百官一样,“台谏词坦”之辈也不过皇家养着的狗而已,遇上开明点儿的主子还好,遇上愚暗残暴之主,只能当摆设了。况且他们的职责本就是“清谈”,就是“纸上谈兵、议论朝政”,倘能“抨击权贵”,已是难能可贵矣,总比阿谀、依附权贵要好吧?

    在枭眼看世之六十七,我说过,我给自己的定位是:二十一世纪中国最大的民间诗词家、思想家。要过年了,很惭愧,除了拟给乡下亲人寄了笔小钱贴补家用之外,既没有“为西部农村尚在饥寒中的老人送去一丝棉一粒饭”,也没有“为解决明年春季春耕用水而加班加点”,我是真的很惭愧。我是否该与各级公仆一起“送温暖”去?

    广大的下岗工人、老少边穷地区的农民,太需要温暖太需要棉衣粮食了,然而,仅靠已多流于作秀的访贫问苦活动,治标不治本,是远远不够的。我有诗讥之曰:《过年好》

   

    满脸慈悲礼意加,访贫问苦乱如麻。

    侠踪现处腾欢笑,公仆争当慈善家。

   

    这个话题过于沉重和复杂,另找时间再谈吧。

   

    话说“议论朝政,抨击权贵,以“西学”而改造国民,以“宪法”而审查政府”,正是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义务所在、大义所在,何错之有,岂能随便扣以“于事无益、误国殃民”的大帽子呢。

    以“西学”而改造国民,是清末以来启蒙运动的主旨。谭嗣同、梁启超、章太炎、孙中山、鲁迅,包括国共两党许许多多知识分子,不都做过这项富有伟大意义的工作吗?

    而宪法,乃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国民利益的根本保障,如果在一个国家里宪法被虚置,它就不是一个法制国家,或曰它还是一个距离法制国家很远的国家。

    前不久,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司法部召开“十二·四”全国法制宣传日座谈会上,李鹏指出,一切法律、法规、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的特权,决不容许对宪法根基的任何损害,任何违反宪法的行为,都必须受到追究。党和政府各部门,理当带头遵守。

    误国殃民的,不是妄图“以宪法审查政府”的极少数老枭之辈,而是违宪枉法的特权阶层和腐败黑恶势力!

    对于“目前中国农村正在发生的和发展的变化——以村民逐步自治为基础的自下而上的民主进程”,我正密切关注着,并为之欢呼鼓舞。这是我国在现代民主的道路上迈出的可喜的一步。改革开放以来,民主的进步确实较大,但我们不能老是“比之历史”,老是忆苦思甜。孩子总要成长,社会总会发展的。而且我以为当前中国的民主进程和体制改革,是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的步伐的。“比之国际”,如果说“有很大进步”,所参照的对象,可要严格挑选才行。

    关于互联网,对色情网站和黄色网页的过滤,我当然鼓掌欢迎。但对许多政治问题、敏感话题、“国家大事”的“严防死守”,也是有目共睹的吧?

    老枭当然“吃饱了喝足了”,衣食无忧,不用“曰复一曰为生计操劳”,不然,哪有闲功夫上网“喋喋不休”,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相反还要讨老妻骂、讨政府嫌的傻事?

    罢了罢了,何苦何苦。“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美人之所居”,还是多挣些钱、多泡些妞去吧,呵呵。

   

    200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