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草根兄弟在《老枭免费送网站,吓倒一群人》中写道:其中一个女孩子居然从未听过东海一枭的名字,上网查询才知道原来这么酷的一个名字居然是个长胡子的老头的网名,从照片看,不帅,云云。令我哭笑不得。
   

   老枭一向隐身隐踪,深芷不露,不怕出名,却怕出“身”。不是怕丑,而是怕真身真容曝光多了,容易被人认出,被人盯上,干起什么坏事来-----主要是勾引plmm------就不方便了。本人照片在几本诗集里出现过,因为那传播范围有限,照片上网,则被我视为大忌。记得胡平先生两年前就向我索取过照片,要登在《北京之春》上,我奉寄了片片,但希望不要刊发。对了,为巴结和感谢各位版主,曾在震旦网版主秘密内坛贴过几张,仅限版主以上权限网友才有缘目睹。
   
   搜索网上的东海一枭图片,都不是我,终于在雅虎一搜中搜出我的一张pp来,不知是怎幺流落江湖的。此照黑衣黑裤,半盘腿歪坐黑木椅上作沉思状,但面目模糊,不知草根那个女孩子怎幺瞧出老枭不帅的,信口开河,坏我英名,诬陷诽谤,可恶!
   
   古代美男子的标准有五大条,曰“潘”“驴”“邓”“小”“闲”。潘指貌美,“驴”指器雄,邓指多财,小指性柔,闲指空闲。除了“邓”、“小”与“闲”自感惭愧外,其余咱是可以拍胸脯借“党性”担保的。论枭容枭貌,翩翩浊世佳公子也,端得是面如冠玉,鼻如悬胆,剑眉凤眼,丰神俊朗,“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蕴藉。”(魏颢夸李白之语),临风玉树,充满了男性的诱惑。生平除了枭婆眼拙不识金镶玉外,谁见了我不是惊羡交集?老枭纵横江湖数十年,从未吃过什么大亏,得外貌之助益不少。一般俗世男女见了天神一般的貌,那有不心中暗生畏怯或敬慕的?
   
   俗话说,貌由心生。且莫说老枭凛凛一躯堂堂一表,天生有万夫不当之美,便是普通相貌,由我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一腔豪气衬托着,也自有一种庄严气象,一种大丈夫奇男子风采。
   
   《史记》记载孔子其颡似尧,项类皋陶,额头像唐尧,腰以下比大禹矮三寸,形象应不错,后世却以讹传讹,把孔子画成一个唇露齿,眼露睛,鼻露孔,耳露窿,奇丑无比之人,唐突圣人,莫此为甚。好在有大专家出来为孔老二打抱不平,还其本来面目。老枭被冤,却不见有人出来说句公道话,因有幸见过我的网友极少也。为免鲁鱼x豕,坏我大计,只好忍耻含羞自己为自己洗冤啦。
   
   反正干坏事的兴趣越来越淡了,反正网上已现真容,与其谬照流传,不如佳画自传,等有空了,老枭拟好好洗刷一下,照几张好片子给《北京之春》或别的什么名牌刊物送去,以飧天下。如有胆子眼晴和波都较大plmm感了兴趣,可来电来函索取我的丰姿奇容,也可亲自登门瞻仰,保证一见倾心再见伤心:盖老枭为人夫为人父,已不能另起炉灶再办无限责任公司矣。
   
   其实,一付臭皮囊,美丑妍媸,根本无关大局、不足挂齿。老枭貌好心更好,我真正的美,乃是美在内心,美在骨头,美在精神世界。那是一种智慧的、品格的、感情的、道德的、气概的高层次的美。我的豪情壮概浩然之气,我的满腹诗书满腹经纶,我的赤子情怀慈悲心肠,我的男儿身手英雄肝胆,何一非天地之间的大美?潘安卫玠兰陵王子都吕布宋文公宋玉邹忌之流的美,不过世俗小美而已。小帅哥们碰上老枭这种全方位多层次的大帅,就象萤火与明月、小巫与大神相比一样,相差不可以道里计。冠我以中华第一美男子,不亦宜乎。
   
   在此五浊恶世,在这沉闷枯燥万马齐喑、平淡乏味一马平川的时代,老枭的出现,不啻是一声惊雷、一道闪电、一阵风靡天下的狂风、一座傲然高耸的孤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知子都之美者,无目者也,便是凶邪毒辣无恶不作的中共,便是强调党性丧了人性的中共鹰爪孙们,也难免惊一回艳,可谓美得惊动了党中央,估计此乃老枭至今平安无事的原因之一,哈哈。真以为它们怕了老枭么?那就太低估此辈的包天狗胆、绝代奇恶矣。它们是猛然间被中华第一美男子的大帅大美镇住啦。
   
   
   东海一枭2005、2、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